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创]西方美学的困惑与东方美学的曙光[美学扎记之二]   

2008-03-09 18:23:00|  分类: 美 学 扎 记 [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西方美学的困惑与东方美学的曙光[美学扎记之二]

陈迅工

 

近来读山东大学陈炎教授美学方面的另一篇学术文章,题为“建立东方美学的必要性与可行性”,让我们从西方美学的困惑中看到东方美学的曙光。本着尽可能使学术味淡化的企图,下面继续尝试用浅白的语言,浅显的道理解读如下。(小标题系笔者所拟)

 

西方美学形而上到形而下的尴尬

人类面对的世界有三个:一是形而上的纯粹理性的思辨领域,一是形而下的纯粹感性的现实领域;在这两者之间,还有一个形而中的感性和理性相交融的情感领域。形而上形而下的说法来自《易传.系辞》中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形而上问题的研究主要依靠逻辑演绎的方法,形而下问题的研究主要依靠经验归纳的方法;而“形而中”既不适于单纯的逻辑法则,又不适于具体的实证经验。考察西方美学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西方人感性和理性相对分裂,很不擅长“形而中”的思维。

西方美学原属于哲学一个组成部分。哲学的思辨活动注重的不是经验归纳,而是逻辑演绎。哲学家的理性通过语言,按照逻辑进行推理,在确立命题时获得真理。问题在于,审美活动的本质是情感而不是真理,情感活动的微妙之处在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从这一意义上讲,尽管西方美学史曾经有关于美的本质的各种说法,然而西方学者不得不承认自己陷入了一种形而上学的误区。

为了走出哲学美学的研究误区,现代一些西方学者又打出“科学美学”的旗号。与以往自上而下的美学研究不同,这些学者不从抽象的命题出发进行逻辑演绎和推理;而是主张“自下而上”,从具体的现象入手,把一切可能得到的线索合并在一起,进行经验归纳和总结。结果如何呢?

要把那些与审美本质相关的线索合并起来,谈何容易;即使能够合起来,也未必能够找到真正的原因所在。画布或颜料的分子结构可以分析,但作为审美对象的蒙娜丽莎,并不是单纯的经验事实,而且它的美感效果和艺术价值是不断变化的。研究来研究去竟应了两千年前那位希腊哲人留下的语“美,是难的”。

 

西方美学命题和话语形式的危机

为什么难?就因为情感活动的意义无法被任何一种逻辑和概念所规范,因为审美对象的秘密恰恰在于,它不是单纯的经验事实。这样一来,无论是自上而下的哲学美学,还是自下而上的科学美学,都无法抓住美之所以美的关键所在。在感性和理性相交融的情感领域面前,西方人擅长的演绎法归纳法统统失灵。

西方的鲍姆嘉通曾经这样界定美学:“美学是感性认识的科学,美学的目的是感性认识的完善,这也就是美”。在这里,他并没有抓住美学作为独立学科的属性,在他看来审美活动只是认识活动的组成部分。

真正为美学开辟独特领域的是康德。他发现,在人的认识领域和实践领域之外,存在一个独特的情感领域。在这一领域中,人类的审美情感具有普遍可传达性。不像科学认识那样以概念和范畴为依据。然而,康德虽然为西方人打开了美学的大门,却无法深入进去。因为审美活动是想象力同可知性之间的协调,难以用概念的方式加以描述。

康德之后,西方美学所陷入的危机,不仅仅是学术命题的危机,而且是话语形式的危机。新康德主义代表人物意识到,语言尽管是人类最重要的符号系统,但却不是唯一,更不是万能的。在人们需要表达的范围内,存在着一些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内容,而这正是艺术和审美的意义所在。西方人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却无法跨越。

 

东方体悟的方式更接近美学要义

其实,中国的古人早就意识到语言的局限性。《老子》开篇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庄子》说的更清楚:“可以言论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者,物之精液;言之所不能论,意之所不能致者,不期精粗焉。”说的是,人类的语言和逻辑虽然有用,但也有限。

王弼进一步指出“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在这里,“象”和“言”之间,虽然有着具体与抽象、表现与推理的重大区别,却不是截然分离彼此对立的,或者说,有一个结合点。这个趋近审美活动无限意蕴的结合点,正是美学研究的焦点。

人们发现,越是清晰的概念、严谨的逻辑,越发难以趋近人类复杂的审美情感。与西方人不同,中国人不去一味探讨抽象的“美的本质”,采取的是一种“以诗论诗”的灵活态度,让人们在“得意忘言”过程中去体悟情感、艺术,以致美的奥秘。这种体悟方式也许更接近美学的应有之义。

 

建立东方美学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由西方人18世纪创立的美学Aesthetics,作为一门学科传入东方之前,无论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对于美的研究和思考,长期处于不自觉不系统的非逻辑状态。因此,有必要建立起东方人自己的美学。其必要性,不仅仅在于满足东方人特有的民族情感,也不仅仅在于解释东方人独特的审美活动,而且因为已有的西方美学存在自身难以克服的矛盾和问题。

建立起东方人自己的美学,不但必要而且可能。其可能性,不仅仅在于能够梳理已有的概念和范畴,也不仅仅在于可以不向西方美学的逻辑形式靠拢,而且完全能够保留东方智慧的独特品性。

由此看来,美学作为一门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文学科,应该具有与其他学科不同的话语系统和言说方式,应该注重启迪人们“得意忘言”的悟性智慧,借助语言而超越语言,以探索人类无限丰富的情感和精神世界。这才是东方美学的真正意义。

[20080309]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