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创] 寻唯美气韵 读范曾大师(古风七言附转载)  

2009-03-12 17:14:22|  分类: 美 学 扎 记 [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寻唯美气韵  读范曾大师古风七言

--观央视《大家》栏目/范曾谈中国诗歌之美

作者 陈迅工

 

浓眉一展风云起,行风座磐铁塔屹;

抑扬顿挫声韵朗,洪钟大吕飞鸣镝。

词赋荟萃随手拈,名诗佳句探囊取;

开读长联点妙对,闭诵离骚一呵气。

神情自若态从容,应答如流字珠玑;

胸怀天地融大美,世间处处蕴雅趣。

[20090311]

 

[转载]范曾谈中国诗词之美(上)

    主持人:谢谢大家!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我们》栏目,今天《我眼中的中国》系列节目中关于中国传统文化部分所讲述的题目是《中国诗词之美》。曾经为我们讲述过中国国画之美和中国书法之美的范曾先生,能够一字不差地背出屈原的《离骚》,由此足见他对中国诗词的喜爱和陶醉的程度,我们非常希望他能为我们传达这种美感。我们请范曾老师继续为我们讲述中国诗词之美,有请。请坐。今天我们也通过思科的网真系统连线到了台北,因为台湾与我们有着同宗同源的中华文化的体系,在他们的教育系统中对我们今天要讲述的内容也特别地看重。首先请导播打开思科的网真系统。台湾的朋友你们好。

  台湾观众:你们好。主持人:六位看到了坐在我旁边的范曾先生吗?台湾观众:看到了。范曾:台湾的朋友好。台湾观众:范先生好。

  主持人:我要介绍一下我们台湾的六位朋友,她们是台北第一女中的老师和学生,其中有四位同学都是人文社会资优班的高中学生。感谢老师们和同学们,谢谢你们。

  台湾观众:谢谢。主持人:今天范先生要给我们讲的是中国诗词之美。范先生,请您先开始。

  范曾:好,在我讲以前,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讲中国、希腊、德国这三个国家,用一个文艺的形式来象征她们,你们讲这三个国家都应该用哪一个文艺形式来象征她们?我们可以抢答。

  主持人:请举手示意,包括台湾的朋友。观众:雕塑。主持人:希腊是雕塑。范曾:正确。主持人:德国。观众:德国是音乐。范曾:好,正确。那中国呢?观众:诗词。

  范曾:好。大家回答得很踊跃,很正确。的确,中国是一个诗词的国家,中国古诗最重要的功能在《论语》上有诗三百 一言以蔽之 思无邪 不学诗 无以言 不学礼 无以立 学诗 迩可事父 远可事君 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都是孔子对诗的一个期盼。孔子讲,诗 可以兴 可以观 可以群 可以怨。你谈一个问题,对一句诗忽然兴起,立刻你很多废话不要说了,一句诗把你带到一个境界,可以兴;可以观,诗呢,

  它是可以观赏的,这个“观” 要做观赏解释;可以群,你有了这样的诗句,你能唤起同样的心灵的感动;可以怨,这个“怨” 包含很多内容,比如讲:忧思、难忘的情怀、种种的顾念等等,都可以概括在这个“怨”字之内。因为中国的文字非常简练,因此它涵盖面就很大。这个是昆明大观楼一首长联,这长联写得是非常好,它上联这样写: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 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 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九十个字。下联: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 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这对联好不好,好对联。为什么好,对得工整:前面写景,后面写实;前面抒情 后面抒怀。而且这个词,联中有联,就像大观园里有潇湘馆,有蘅芜院,有稻香村;也像颐和园里面有扇面殿等等,园中有园,联中有联。

    上联里面有五副对联,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是不是一副对联,对联吧。四围香稻,万顷晴沙。是不是对联。九夏芙蓉对三春杨柳,对得好不好,对得好。下联里也有五副对联:尽珠帘画栋 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好对联。几杵疏钟对半江渔火,好对联。两行秋雁,一枕清霜。联中有联。这联语有没有点毛病,毛病就是太长。对联这种形式,从中国传统的至高的文艺人,有时候布局很完满。还有比这长的,上联一百八十个字,下联一百八十个字,成了两篇散文了。这个九十字也接近一篇散文,从诗词的要求,它是很好;从对联的要求,略有缺点,就是念了上联记不住下联。一般讲来对联有个要求,上联念完了以后,下联立刻出来,意思充分完整,这是对联语言的最高境界。什么是好对联,有三个条件:第一,它要有骈文的面貌,这对联一定要对仗。你比如讲我的博士生,我们经常做游戏,做游戏就作对联,这对联要求很高,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要叫你对副对联,作对联还要有意味。比如讲有个同学出了个“草原”,对个“砚台”,这“草原”和“砚台”什么关系啊,这不纯粹是文学游戏嘛?一点不错,艺术就是游戏之事也,艺术离开游戏,那你还做艺术干什么。真正的艺术家,就在他这领域一定是大玩家,玩出意味来,玩出深度来,玩出哲学的思维来,玩出意境来,高手。看我做的八个字:苍天作帐,滴水成文。苍天作帐是不是草原,滴水成文,砚台。

    这样的游戏我和我的博士生经常做。苍天作帐,平平仄仄;滴水成文,仄仄平平。它完全是对仗的,完全是骈文的面貌,作好的诗词有第二个要求:要有诗词的韵味。对联没有诗词韵味不行,过去有些大文人在一起老爱作对联玩,那个对联作得是好,令我们现在一百年过去,还为之心旌动摇,为什么,有诗词的韵味。他们有时候做游戏,我们来集唐诗的句子,上联要有个“女”字,下联要有个“花”字,而且要摆在第二个字,摆在第二个字,而且完全唐人的诗句。好,这个当然有很多人也能玩出来,上联:青女素娥俱耐冷。好,下联:名花倾国两相欢。好对联,有骈文面貌吧,有诗词韵味,可是缺了一个,就是我要讲的对联第三点:还要有散文的风骨。如果讲你的对联没有散文风骨,你就没有立场,也没有褒贬。青女素娥俱耐冷,名花倾国两相欢,到底说明了什么事情呀,表达了什么,这样的对联很容易作:三星白兰地对五月黄梅天,对得再好没有了,三对五 梅对兰 天对地,三星白兰地一种酒,五月黄梅天一个天气,一点意味没有。好,还是作这个对联,高手出来了:上联:商女不知亡国恨。下联:落花犹似坠楼人。一出来,大家掌声,为什么掌声,这里面有品格、有褒贬,有他的立场。所以一副好的对联,有骈文面貌、诗词韵味、散文风骨,具有了这三点,够一副好对联。

    主持人:好,我们把机会留给我们演播室的朋友们,跟范老师交流一下。好,您请。

赵飞燕(银行职员):我想请教一下范曾老师,在中国的历史上,女的诗人和词人对中国古诗词文化的影响和贡献,谢谢。

  范曾:中国的女诗人,在汉代有蔡文姬,南宋的时候有李清照,清代有王征仪,她们在中国的诗词上都写了很浓重的一笔。有时候不让须眉,甚至于李清照对苏东坡的词还有所微词,讲他某些格律上的缺陷,当然苏东坡听不到李清照对他的批评了,因为苏东坡早已死了。可是照我想,李清照有她提意见的权利,因为她是非常精通词学,她发现苏东坡这样豪放的人偶尔出点毛病,苏东坡是很可能的。你看他写的《放鹤亭记》,写一个脚步的步,这来一点,多只鞋在旁边。《放鹤亭记》你们有没有看,有个“步”字,底下他写了个“少”字,这儿来一点,可能他爬山的时候步伐太快了,丢了只鞋也许。没关系,为什么没关系,因为他是苏东坡,他有他的大成就在那儿,笼罩很大的才气,他写错个字怎么样,一个人一辈子不写一个错字。我讲的是李清照,李清照的词当然非常好,你背一首李清照的词我听听。

  赵飞燕:我背我最喜欢的一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 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谢谢。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觉得李清照的这首词写得非常美,这个意境也非常地好,就是像一幅画一样。如果当代中国的画家,有谁能够把这首词作一幅画的话,我觉得一定非常地美,谢谢。主持人:要是您的导师李苦禅先生在,作这样的画很合适。

  范曾:李苦禅要画这张画,就是惊起一滩鸥鹭,题这个字就行了,不要画人物,人物我可以给他补。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 许多愁。李清照。她的词哀婉动人,遗憾的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一句也没提李清照,可能王国维在他思维里,对一些婉约的词人要求更高。你比如讲他对姜夔是贬义的,而对李清照是不谈,因为李清照做东西太好,他一说可能影响到他其他章节的对事物的判断我想这是他的一个想法。

  主持人:这位女士。索青(北京市朝阳区诗词研究会 办公室副主任):我看过您一篇《炎黄赋》,觉得特别感人,我想每个炎黄子孙要看到都会很感动的。充满了一片爱国之情。虽然它不是诗词,但是我也想知道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写下的这篇《炎黄赋》。

  范曾:媒体这不太可信,他说范曾经过了几个月的苦思冥想,写出了这篇大赋。他们对《炎黄赋》的写作时间随意杜撰得出个结论,其实我一个早晨写出来的。蓄之既久,其发必速。对炎黄,我对他的了解,我对诗词本身的了解,我写这种赋体文的一种感受,如果讲是写慢了还写不出这样的气势来。

  主持人:您能不能有一两句 您觉得非常希望能够给大家欣赏一下的这样的句子,因为您刚才都背了别人的很多诗。

  范曾:莽莽天宇 八万里云驰飙作 恢恢地轮 五千年治乱兴亡 陟彼洪荒 文明肇创 万代千秋蒙庥 厥功在我炎黄。开始这几句我要概括一下,中华的大地为什么陟彼洪荒、文明肇创,因为黄帝是谁,他是不是一个人。这个现在两说,黄帝这个名词,可能是原始的部落联盟的一个称号,所以我在《炎黄赋》里来讲,乃神乃人:也是人,也是神。因为我知道这些故事都是神话的故事。

  主持人:其他的朋友,这位您请。蒋步葛(江苏省淮安市建工局 副局长):我和范先生有着深远的渊源,还是我在山西省忻州军分区当宣传科长的时候,我采访了范先生。

范曾:这是三十年前了。蒋步葛:范先生有一句至理名言,给我记忆非常深刻,他说我这个人求知欲,欲壑难填。范先生说,有人说我是天才,其实我是介于天才和白痴之间的那种人,就是说我范曾和多数人的智力是一样的。我之所以成为天才是因为我的勤奋,他说他用过的毛笔,三大麻袋装不完;他用过的纸张,三大卡车拉不完。

    范曾:谢谢你刚才对我的表扬,至于几麻袋我不太记得了,可能我当时故作狂语也可能,诗人都有点浪漫,我相信我如果画一辈子画可能能够装几麻袋 笔头。这可能是我当时平生多感激,最后发清狂,有点酒意。刚才您谈到一个人怎么样变成个天才,我想举马克思过去讲的话,他说一个哲学家和一个车夫的原始区别,比白狗和黑狗的区别还要小。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原始的区别,只要你不是白痴,不是智能障碍,可以使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我可以告诉你,一直到今天,我已经是七十一岁了,可是我每天早晨一直坚持五点钟起来。范曾:是那时候醒了,还是闹钟给闹醒的?

  范曾:这个几十年了,它已成为条件反射了,不需要动静来喊醒我。那么过去王国维,他说自己必须每天两小时,绝不能动摇的一定要看书。他的学问之大,当然,我说是近代第一人。他的积累是持之以恒,当然他不是每天仅仅两小时,是最低限度。那么我之所以五点钟起来,我把王国维这个最低限度早晨完成,那么其他时候也可能,我今天写文章看书六个小时,这都是很多的。可是这种坚持非常重要,一个人记忆力可能有点差距,这个差距也是可以补偿的。你们知道《秋兴八首》里有匡衡抗疏功名薄,这个匡衡就是记忆力不太好的人。结果人家念二十遍,他念二百遍。所以讲抓紧时间,尤其年轻一代的人,不要虚度。

  范曾:有什么问题要跟范先生交流吗。蒋步葛:我们时代呼唤伟大的诗人,伟大的诗作。请问范先生怎么处理好人品、诗品和文品的关系,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

  范曾:这个诗人是呼唤不出来的,就像大师呼唤不出来一样。我们不知道何时何地忽然冒出个人,这人行了。你说在黄宾虹七十岁以前,再呼唤他 他也出不来,可他占了个长寿,到了八十岁,辉煌;到了九十岁,不朽的大师。我举黄宾虹的例子就是要告诉年轻人,不要太急于地给自己定个什么指标,哪一年我成名家,哪一年我成大家,哪一年我成了大师,做不到。你越不想这个东西,可能它会接近你;你越想它,你本身就不是内美修能了。所以说我们平心静气地、孜孜矻矻地、朝斯夕斯地、念兹在兹地从事我们所喜欢的事情。记住八个字:一息尚存,从吾所好。

  主持人:好,这位女士,您有请。张淑琴(北京市朝阳区诗词研究会《雅风》副主编):范老师,你好。我的年龄已经七十二岁多了,这种年龄又没有文学的基础,怎么能进入诗词的殿堂?

  范曾:中国诗词的殿堂是敞开来,向所有年龄段的人、所有学历的人、所有经历的人,没有讲可以不可以进,这不存在。这个需要自己花一定的时间和努力。孔子五十岁开始读《易经》说明他很努力,按说像孔子这样的人应该知道《易经》是多么重要,是五经之首,他五十岁开始(读)。我想艺术对我们来讲,不像《易经》那么沉重,它会使你在游戏的状态中渐渐深入,可是自己不要对自己提出太过高的要求。你比如讲,我现在范曾,我想做芭蕾舞演员去,那空生烦恼了。所以还是游戏之状态,忽然说不定哪天出一首大家认为极好的诗,这个就是不可预料的。我希望你写得越来越好。

  张淑琴:谢谢。主持人:我们台湾的同学和老师们有跟范先生交流的吗?陈佳好(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学生):范老师您好,如果说我们自己想要诗歌创作,除了在秉持着本真之心之外,像有些诗人创作是十分呕心沥血,可是有些人却能够信手拈来。我想如果我们一般人想要尝试的时候,范老师有没有什么样的建议,谢谢。

  范曾:过去贾岛作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三年熬出这两句诗,别人一看就流下眼泪。那么我想这个是极而言之,就讲作诗有快有慢。你像祢衡,这《三国演义》诸位看过,到黄祖那儿,在宴会上写出一篇《鹦鹉赋》,我相信写得出来,叫我现在去一个宴会,三个钟头,我写不出一首短赋来才怪。因为你们看我的《急就章》都是不超过三十分钟写出来的,等稿子的编辑在旁边,提起毛笔来写。当然不是对群众不负责任,如果讲范曾那么对群众不负责任的话网上早骂开了。这个有一种神圣的自尊,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才思敏捷。作文章有快有慢,司马相如写文章慢,拿个毛笔尖含在嘴里,一直到毛笔尖都腐烂了文章还没写好呢。他不是大文人吗,也是大文人,我们看的是结果。你又快又好,当然高;你慢而好,也好。不过像这个司马相如吮笔而毫腐,像贾岛两句三年得,这都是极而言之。我们不要太相信古代文人最后发清狂的语言,讲李太白一定是醉了以后写的诗,我完全不相信。就像画画一样,画画也有快有慢。李可染先生,我的恩师画画就非常慢;南京一个大画家傅抱石,画画非常快,这个不重要重要,艺术是看结果。

主持人:您是不是要接着讲中国诗的诟病,我已经看到了。

  范曾:诟病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刚才讲的好的反面就是诟病。具体而言:第一,老是想怎么样能画好,你笔底下不动它好来不了的,你积以年月,一年、两年、十年,它必然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信的话 你就这样试,它无法限定时间,也不要空生烦恼。烦恼障是经常使我们个人坐那儿就陷入困境的那个东西,如果讲你什么东西都不能放下,你老是想到画外的事情太多,想到诗外的事情太多,画和诗本身给你的就会很少。另外不要死于章句,不要死于格律,其实我对格律是非常重视的。

    我有个学生博士生跟我学诗,十年了,现在他的格律没问题了,在格律完全没有问题的时候,在意义上面我就进一步要求。经常他们写的诗和对联等等,他们都叫我用红钢笔给它改,有的写“隔”,这个诗说的不是那回事“隔” ;“此句过酸” ,什么叫酸啊?诸位哪个谈谈什么叫酸,这个酸。对,这个酸就是嗲,这个酸就是无文而拽,是为酸;多文而拽,是为腐。因为它有个动作加进去是个拽,它不是发出来的,一拽文这个酸秀才气味出来了,死于章句。古人有这个句子,一个小儒他会死于章句。可是这是人家的东西,这已言古人口了,你要点化他才行,你不点化他那就是一个套袭别人的成语。所以韩愈讲过:惟陈言之务去,陈腐的语言要去掉。

    那么格律重要不重要呢?你如果讲要做个真正的中国诗人,它重要。那格律会不会束缚你的思想呢?当你才藻不多的时候,当你腹中的文章不多的时候,当你的词汇很阙如的时候,你会感到选择东西很有局限,这个问题就需要积以年月慢慢解决。有了丰富的才藻,你又能够严格地遵守格律在严格的格律下而恢恢游刃有余,这是本领。你叫一个演《三岔口》 几个武打的,在一个很广阔的空间打,他不算本事;就在一张桌子上,这个本事大,是不是?恢恢乎其游刃有余地,这就是严格的格律家所能够创造出来的一个艺术的极品。

  钟宛嫣(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 学生):我们在试图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也常常遇到不知道如何使用一些意象,如何使用一些古人曾经有过的意象,但是我们却能够转换成自己的语言。

  范曾:我举一个例子,像毛主席《咏梅》,他这就是看到陆放翁的咏梅词以后,他又 有一个新的境界出来,两首词都是极好的词。可是毛主席他就能够点化,这样的点化是允许的,不是词面的抄袭,而是境界上的一个相通而提升。那么这样的对待古人的诗词,融化自己的诗词里是非常好的。

  钟宛嫣:谢谢。下期预告(略)

  

[转载] 范曾谈中国诗词之美(下)

 

范曾:我给中国的诗词下了个定义:摩挲音、韵、律;通游人、鬼、神。这十个字是我对中国诗的一个简略的概括。作中国诗,你不懂声音,不懂格律,不懂诗词的韵律,你谈不上是中国的古典诗,有人讲范先生你这点讲错了,大诗人就一定要懂吗?林黛玉还讲过呢,不要以音害字,不要以音害词。是,你到了那个水准,可以,是不是?杜甫, “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西望瑶池降王母,这平仄声就有问题,可是“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这“王母”这两个字是不能动的,谁都知道,杜甫不会犯这些小学生的错误,所以再加上他诗本身好极了,因此这些都可以原谅,结果你诗还没作好呢,就叫人家原谅这个,人家不会原谅。不要讲不会原谅的,现在范曾写的诗发表了,人家都不会原谅,除非我是杜甫。

又有人讲,说艾青他本身古诗就不懂,他怎么是大诗人,忘了——他是新诗人。艾青他对古体诗词是不知道,可是他具有诗人最本质的心灵,再加上他对语言的把握,那种生动准确,他尽管不写旧诗,可是他是伟大的诗人。所以我今天讲的,不是讲新诗,我讲的是中国诗,中国诗就讲的旧体诗。怎么叫“通游人、鬼、神”呢,你不要以为这个鬼是个坏东西,在三代以前,这鬼还是了不起的,人们要敬的。如果鬼是坏的,敬它干什么?鬼和神,我这儿讲的是天地——把神作为天,把鬼作为地祗,一个人如果讲他的精神,不能与天地精神相往还,他的整个情感约束在一间屋子里,他不可能有天岸马一般的诗思,他写不出好的诗词来。

        我想诸位都会很熟悉李煜的词,请哪一位观众站起来,背诵一首李煜的词,请举手。主持人:好,有请。李莉(北京市朝阳区诗词研究会 会员):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范曾:好。主持人:谢谢。

范曾:李煜的词,我们在中学、大学时代,就这一小本,都背,为什么呢?当时就是一种直接的感觉,他感到就是他说的,“我口所欲言,已言古人口。我手所欲书,已书古人手。不生古人前,偏生古人后”,有这个感觉。这个感觉就是人类所共有的一些东西,人类所共有的一些东西,李后主他能做到。“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潘鬓沈腰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一个做过君王的人,他能够把自己的情怀,和普通人情怀等量。而且他不很光彩,你想,一个王朝才四十年,还有什么可说的。本来苏东坡就感到生气,你应该恸哭于九庙之外,你怎么还对着宫女流泪呢?

我们改一个视角来看,历代的帝王统治者,有把宫廷女人当人的吗?没有吧。所以为什么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讲李后主:“俨有基督释迦担荷人类罪恶之意。”他有一个担荷人类罪恶,他认为这一切可不是我造成的吗?难道不是我治国无方吗?中国历代统治者,治国无方而有大天才的,有几个?南朝陈后主,天才的诗人;李后主,词坛的帝王;宋徽宗,大书法家、大画家,“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如果讲中国的诗词不讲究境界的话,那它就不是一个好的诗词,过去不是讲打油诗,是吧?真的有这个人,唐代的,名字叫张打油,这个张打油一辈子爱诗,爱诗呢,写个雪景,他说:“天地一笼统”,初句不凡,有气势。“天地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这个你别看,比有些坏诗还好。至少他写出了一个自己的体悟,虽然滑稽,可是还有点意味,有点真的景物在里面,可是缺少的是真的感情。

王国维要求,好的诗词,有境界的诗词,要有真景物,要有真感情,有真景物真感情,然后论诗的境界,那么真感情真事物,有的人也有,写三句半诗。一个人犯了罪了,充军到了东北,在那儿没亲人,遇到他舅父,舅父又是一只眼瞎的,他作了三句半诗:“充军到辽阳,见舅如见娘。两泪双双落,三行”。他自己两行泪,他的舅舅一行泪,有真景物,也有真感情,可是不美,缺乏美感,也有人写三句半诗,这三句半诗,我觉得将来作为诸位愉快玩乐的时候,可以。

讲有个人,他特别崇拜苏东坡,他自己又姓苏,因此取个名字叫苏西坡,人家为他写了首诗:“昔人爱东坡,今人爱西坡。若将两坡比,差多。”作诗最好的、次好的和滑稽的,心里都要有。不要自己走上个滑稽的道路,过去我们大学里有个同学,每天决心作一首诗,你想陆放翁《剑南诗稿》一万首,一天写一首也得写二十多年,他一天写一首就投到各报纸去发表,结果没有一个报纸垂以青睐,都退回来了。可是后来毕业的时候,有个同学录,自己都要讲几句话,他的诗发表了——“早上走进图书馆,各个座位都坐满。晚上走进图书馆,各个座位无空闲。大家齐努力,奔向红与专。”完了。所以讲我们起先提笔的时候就要记住,千万不要落入苏西坡或者张打油、或者我这位同学这样的境地。

        主持人:你的同学还在吗?范曾:我想一定在某中学当语文老师。主持人:那我们这节目,他也能看到——看到没有关系呀,因为这个诗,我还给他第一次全面发表呢。

      范曾:谈到诗词,我首先谈的是境界,境界要真感情、真景物,那会有境界始出,在《庄子》书里是特别重视个“真”字,诸位都很熟读《庄子》,那么我可以问问诸位,你们大概读过《庄子》哪些篇章?主持人:远道的台湾朋友吧。台湾朋友:我读过《庄子》的《逍遥游》、《齐物论》、《秋水》篇。

范曾:我想《庄子》书里特别注意一个真假的“真”,《庄子》书里,不太喜欢圣人那个“圣”,就像《老子》书里,不赞成圣人的“圣”字一样,在老子看来,“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圣贤”,大道在没废的时候,这个仁和义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时候不存在不仁不义,而庄子所强调的“真”这个字,成为我们每个艺术家,心灵的最重要的一个标尺。如果讲你不真,你必然就伪。

要做到真,难不难呢?对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在社会的人,是有相当的难度,就讲你对这个人有看法,埋在心里,你不说,甚至当面还夸他好,那这叫伪诈之行,对不对?你的真完全失去了,你可以不说,对不对?尤其是谈恋爱的时候,好话说尽,这里面到底要提炼出几句真话来,那才是含金量高的。而且这个谈爱情时说的好话,我想几乎千篇一律,没有个性,这个离真实际上是很远的。那么我们不讲真话,在诗歌里最反对的。是伪,是诈,是“巧言令色,鲜矣仁”,是阿谀奉承之词,如果讲你为了一般的酬酢,应酬而已,那一两首可以,你不要你所有的东西都是应酬之作。

这个也难免,伟大到李太白、杜甫这样的诗人,你看他的全集上,应酬之作也不少。陆放翁的《剑南诗稿》里,应酬之作也不少,可是他们伟大的原因就是有一些,那是了不起的本真之心的体现。“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陆放翁,这个太真切了,“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哀婉动人,真。陆放翁,就这些好东西,使他名标千古,如果讲这些东西都没有,拿《剑南诗稿》里这些应酬作品出来,完了。诸位还要破除迷信,不要以为看全集,全是好东西,不会这样的。要能够做到真,我想,就是屈原讲的,“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屈原留下的诗篇,一直到今天是作为经典,大家现在不是在讲究国学吗?我想你们要能够知道国学,也有它的方便法门,你也许看先秦的书有些困境,

    先看《史记》、《汉书》、《庄子》、《楚辞》,这是唐宋的文人永远放在床头的东西。我认为诸位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你们的内美和修能一定有所帮助。要能够自己使自己美奂起来,要使自己充满了美的内质和美的外表,我想,像屈原这样的人,是非常注意仪表的人,是非常注意心灵的人。不要像今天一些现代派的艺术家,本事不大,头发很长。不是说你啊。这个艺术家本真之心,和他仪表的端庄、仪态的从容不矛盾,不一定天才都是神经病。西方不是有句谚语吗?“他是个很了不起的诗人,可是千万不要做我的邻居”。

        主持人:台湾的几位老师和同学,你们有没有问题?请举手给我示意好吗?我们是在几千里之外跟您交流。好,你请。卢宛孜(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学生):范曾先生,您好。我想问您,刚才提到好诗人要有真感情,还有真景物。那你觉得在历史上哪一个人最有这样的风骨?他不一定是诗人,但是他有诗人这样真的风骨,谢谢您。

        范曾:够得上这两个条件的人,要比诗人多得多。诗人需要有这样的条件,可是够得上这条件的人会更多,凡是历史上一些杰出的优秀的人物,大体上这个真字是不可或缺的。主持人:她其实希望您把具体的人物,给她点出来,比如说她再去买那个人的书,然后她去背他的诗词,她是有这个想法。

        范曾:我推荐两个吧,一个陈寅恪,一个马一浮。这两个人的集子要多看,那真性情。主持人:你请——薛占文(北京大学书画社名誉理事):你自己在诗、书、画,或者说在画和书法,在诗词方面,觉得哪一个,如果排名的话,哪一个放到前边呢?

     范曾:我觉得齐白石排序——因为他的画已经天下都闻名了,不需要讲它好了,可是他的诗,人家还不太清楚——他说他的诗第一,书法第二,画第三,我们对古人或者先贤讲的话,都不要认为是个必须相信的东西。老实说,齐白石还是画第一,我就很难说。我的画和我的诗和我的文章,都在比权量力,至于最后的结果,还要等待十年、二十年以后再说。

        主持人:其他朋友,那位——余锦生(南开大学学生):范教授,你在研究书画方面,诗词之中,你得到了什么启示?你在创作诗词的时候,你又从书画这边得到了什么感悟?

        范曾:诗、书、画在中国是个浑然一体的东西,一个优秀的画家,我想他必须在心灵上是个诗人。语言上是不是诗人,那还得练,所以讲以诗为魂,这是里边的东西,以书为骨,可是外面的东西了。你要体现到纸上的,你如果没有书法的基础,你下笔就是一个败笔,一些画家到我面前来,不要吹什么牛,你不要画具体的东西,拿起毛笔来,在我面前走一尺,我知道你道行有多少。就到这地步,我这是毫不夸张的,因为你拿了毛笔走在纸上,我知道你用过多少年,你掌握得怎么样。所以“以书为骨,以诗为魂”。这是内外的问题,内在要有诗,外在你得有书。

        主持人:您请——张淑琴(北京朝阳区诗词研究会《雅风》副主编):我想您作为一个诗、书、画集一身的老先生,您一定也看到很多近代、现代的诗词,您是怎么评价的?

        范曾:近代的诗词,好多大诗人就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看他们的东西。有的是先贤之作,比如闻一多,他写的新诗,那是非常棒的。闻一多曾经讲过:写诗词要戴着手铐脚镣跳舞,他说在严格的约束下,你能够跳出优美的舞蹈来。这是很厉害的。记得闻一多有一首诗《死水》:

         “这是一潭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倒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这是他的《死水》第一段,这个给人感到他一定古典修养非常高,他给你有朗诵时的快感,我现在看到有些人在电视上吟哦,实在其貌不雅,用力过猛,有点像日本人朗诵汉诗。日本人朗诵汉诗,就是有点武士道的精神。“月落乌啼霜满天,”“月落~~~~乌啼~~~~”就这样,我听他们朗诵过。我也听到我们中国的某些朗诵的人,像“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今夜~~~鄜州月~~~~”矫揉造作,有伪态。

        刘家运(鸿雪诗社副社长):我对吟唱特别感兴趣,不过现在吟唱应该说是绝迹了,所以我希望范先生,能够在你现在这个情况下,提倡一下吟唱,让我们这个吟唱,从小学生开始就应该有。

        范曾:这个吟唱,它又不可以写成一个谱,西方它的逻辑思维可以把一个声音。写出它的乐谱,然后它的和声,对位写得清清楚楚,可是我们中国文人吟诗,随感而发,千变万化。因为会吟哦的,我也听过一些会上吟哦,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吟什么东西。卖小调的,装腔作势的,一个个上去,我就想走。我吟诵一下吧 ,“白日依山尽”,这首词,你在平和的心情下,可以这样吟诵:“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你感情很激越,很激动,“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又完全是另一种感觉。所以这个还有个环境条件,你到哪儿去找那么多的老师,去教你吟哦?你找不到的,你找到了,录了他的音,叫小孩一吟诵,呕哑啁哳难为听,所以解决这个东西难。

        继续讲,中国文字的特性决定了中国诗歌的特性,一字一个音,或者多音,比如讲看东西的“看”,你可以念成“看”,看是个仄声字,看就是个平声字,那么一字多义,忍,也可以讲是不忍,哪里能忍,哪里可忍,这一个字的多义性,使我们在词汇的运用上有了极大的方便。词性可以转换,名词可以转为动词,动词可作为名词用,比如讲把这个女的嫁给你,“妻之”,“妻”本来是个名词,“妻之”就是个动词,就是嫁给你。

        因为中国字,在创造这个字的时候,我想和当时创造这个声音,本身那种形声字的感觉是有关系,还有对偶、骈貌(骈文面貌),它符合宇宙的最根本的大规律,杨振宁科技上贡献很大,他有句名言可以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公式,那么简练、比美:他说“对称支配自然”,中国的格律诗,对联就是对称,对称可是不是完全对称。不是讲一个双耳杯,两边一模一样,

        它对称了,可是意义却不是完全对称。你们可以看这副对联,“倚马唯追照夜白,横书有得映霜红。”秋天,外面是一片红叶,这副对联好在什么地方,对称吧?对联,形容词对形容词,甚至颜色都对,白对红。这种东西今天来讲,就是我们研究中国诗词,从声音、格律,中国字的特性,宇宙对称的根本规律,这些大体上都是天地大美,对中国诗人的一种语言上的启发。

        好,再讲两首诗——“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寒衣处处催刀尺 白帝城高急暮砧。”还有一首,“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关塞极天惟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为什么我最后举这两首七律呢?在我认为,律诗写到杜甫的《秋兴八首》,这是冠军;词写到辛稼轩的《永遇乐》,就是冠军;骈文写到王勃的《滕王阁序》,冠军。我对诸位有个希望,这个八首诗,诸位一定要回去把它背得滚瓜烂熟,这是我对你们的希望,也是我布置的作业。

        主持人:我们在开场的时候曾经说过,范先生能够把屈原的《离骚》,能够一字不差地把它背诵出来。我们欢迎范曾先生,他把这本书扔给我,意思说,我看着他是不是有一字之差。是这意思吧?范曾:另外也是使人感到不要弄虚作假,对不对?

        主持人:给我呢,不好,因为我的古诗词修养也不好,我给一位古诗词修养极好的人。这样对着看一遍,他看有没有错,好不好?因为这样更加地不弄虚作假,哪位?这位老先生好像很厉害,您给看一下,您请开始。

范曾:他戴老花眼镜了没有?因为这字比较小。对《离骚》不熟的,看热闹。熟的人,看门道——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也。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也。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昌被兮,夫惟捷径以窘步。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顑颔亦何伤。

    掔木根以结茞兮,贯薜荔之落蕊。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

    纷总总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

    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朝吾将济于白水兮,登阆风而绁马。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

    溘吾游此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芳菲菲而难亏兮,芬至今犹未沬

    和调度以自娱兮 聊浮游而求女。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

    灵氛既告余以吉占兮,历吉日乎吾将行。折琼枝以为羞兮,精琼爢以为粻。

    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路修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

    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屯余车其千乘兮,齐玉轪而并驰。

    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偷乐。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

    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乱曰,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请老先生点评。

        观众:朗诵得非常好 非常好!主持人:一字没错吧?观众:一字不差。主持人:一字不差,谢谢。好,感谢。观众:不仅一字不差,而且语速之快,底气之足,值得我们在座的,以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谢谢。主持人:好的 到今天为止,范曾先生给我们讲了中国国画之美、中国书法之美、中国诗词之美,我们之所以用,范曾先生这么宝贵的精力和时间,其实就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对于整个今天中国的软实力,它的重要性。我们非常感谢范曾先生,我拿什么谢呢,这次范曾先生给我们演播室的每一位观众,精心地准备了这么好的一些礼物,有他的亲笔签名,《我们》栏目也准备了一个礼物,这个礼物是每一位来到我们《我眼中的中国》的,来跟我们讲的嘉宾的一个礼物,叫“中国红飘起来”的一个丝巾,这个丝巾是由今日美术馆设计的。范曾:谢谢。

    我们特别给范曾先生,准备了一个女士的丝巾,您知道为什么要准备一个女士丝巾吗?范曾:要送给我太太。主持人:对了,我们看到范曾先生画画的时候,每每有一位优雅的女士相伴,这就是他的太太楠莉女士。范曾:谢谢。主持人:希望您问声好!范曾:好,谢谢。

    主持人:我们再一次感谢范曾先生,我们只有用我们热烈的掌声来感谢,台湾的朋友,我们一块儿感谢好吗?谢谢。我们也谢谢每一位参与的观众朋友,谢谢你们,台湾朋友,再见。观众朋友,再见。范曾:再见!

 

 [20090329补齐上下]

 



    
 
   



网易邮箱,中国第一大电子邮件服务商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