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2011-11-06 15:22:11|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陈迅工/文图

 

1029,多云,我随虎威群前往乳源大布镇的蕉窝顶和阎罗头驴行,别具特色的景致和经历,给我难忘的印象。 

南线环行

笠日早晨六点多车从市中心出发,约九时到乳源大布用早餐,九点半开始徒步,午饭在蕉窝顶吃干粮,下午约三时底达阎罗头,约三点半下山,绕回到大布附近某村落,五点半离开,车行两小时多回韶关聚会晚餐,到家九点。

这次驴行难度中等,强度中上。难在蕉窝登顶一段,山势陡峭且无路可循。好在草甸有草可抓。往上抓草边爬边登,往下侧身坐卧抓草下滑。登顶者只有一半,负重者只三两位。还难在下山途中从阎罗头下来很长一段,石块多脚难踩。之所以说强度不是很高,主要原因可能在于:为了迁就三两位娇娥,包括一只不负重的未成年丫头。所以,停留较多且时间拉长。

此外,下山途中于溪水边,我们这一拨恰逢肖老师带领的韶大那一拨,青一色学生亲近大自然,好!

八与二十

这次驴行路不太远速不太快,为什么事先计划那么保守呢?为什么领队发帖通知需要10小时,出发时间又特早呢?对这一疑惑,我原打算面询领队,后来晚餐大家坐在一起聊,尤其是上次落难的两位介绍,方才明白怎么回事了。

对于大布-蕉窝-阎罗-大布这一不规则的环形穿越路线,曾经有一个相当曲折的摸索过程。数天前也是虎威领队,一彪人马竟然费了近二十个小时,何故?归纳原因有二:一、迷路错走来回折腾,摸黑夜行速度极慢。也就是说,今天8小时的从容不迫,是上次20小时的迷路摸黑换来的,享受成果的我们今天应当向虎威等先行者致敬!

论冤枉路

对于驴行者来说,应当时刻有走“冤枉路”的思想准备。上次20小时迷路摸黑走了太多冤枉路,这次从容不迫的8小时也不例外。大布-蕉窝-阎罗-大布这一路线岔道特多,而且没有可靠的明显的地理记号做标识,加上队伍前前后后免不了脱节,所以,一路上对讲机对话不断。

谁也不喜欢走冤枉路,却又难以回避,其实冤不冤枉难以说清。一般来说尽量不重复,却又免不了走回头路;一般来说前行者都会为后到者有意留下标记,但标记往往不太好做。越是偏僻生疏的地方,这个矛盾越是突出。作为探路探险者的驴头比一般驴兵付出更多,这虽是其秉性使然,毕竟值得同行者敬佩。

有人问,蕉窝和阎罗这奇怪的名称从何而来,我们讨论无果不了了之。

小庐山恋

敝人于名山大川所到不多,于本地景点也很有限,然而今天这一大布南线之旅印象极深,在我心目中别具特色。简单点说,有点“小庐山”的味道。尤其是阎罗头,奇特的地貌,浓郁的野趣,高耸的石壁,深遂的谷底,让人看不够,拍不完,难舍难离。

有别于丹霞的赤壁,这里的岩石奇白,一路上石英石风化的粉末随处可见,白了一地。放眼观奇峰之白石,与黑缝相间与绿荫相衬,十分醒目。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层峦,近处是浓密橙黄的草甸。远近左右,上下前后,眼到之处,皆可入画,或油彩或水墨,既油彩又水墨,烈壮与温柔,壮美与柔美,兼而有之。

美中不足的是,这一带水不多植被少,绿色林木集中躺卧在山谷间,间或盆景似的几株立于山坡上。因为林木和水原稀缺,既听不到鸟叫也听不到水声。不过下山途中我们还是看到了浅浅的溪水,于石缝间清澈见底,越往山底,林木也越发苍翠了。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阎罗顶 难忘大布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