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2011-12-30 12:05:35|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陈迅工/文图

 

1210日阴天,我随金盾群二十多号人马穿越乳武曲三地交界的丛山峻岭,亲近自然观景审美的同时,品味登山疾走修炼之乐趣。

 

三地系指乳源武江曲江三县区。网帖上只表示从大布到罗坑的穿越,没有提到三地交界不够严密,因为从大布到罗坑不止一条道。以乳武曲三地交界作为地标,这是一条驴友登山和徒步拉练的经典线路。由西向东偏南的丛山峻岭中,我们所跨越的山坳山脊谁也没数过多少,山名也不一致。比如,地图标名海拔1225的闸子峰,驴友叫什麽嶂。刻有醒目的国务院三字的菱柱形三地界碑,也竖立在不知名的附近山坡上。

 

讲到路标,我总感觉迷惑。实地与地图册与网络图的地名地标之间,常有出入,堂堂的民居自然村于实地也少有标注。三县界碑我见过2次,二县界碑我见过3次,那3次还是省道上。界碑和路标作为地理标志,只有混凝土柱才可靠。这一地理标志于自然村少见,于偏荒地带、深山老林更难见。显然,这是地方国土部门应该做的文章。

 

讲到路标,在一些岔道上可常见到石块或布条,这是驴友有意留下的记号。仅凭这简陋的标记来辩识路径显然不够,还要靠探路者亲历实践。敝人我辩识能力极差,所以常迷路,根本不具备领队或带路者的素质。给我印象尤深的是身边这位、人称主席的技<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师君,不仅有探路的经历,而且有非凡的辩识能力;不仅会辩主径而且会辩旁径,达至殊途同归。与许多人不同的是,他行进中往往停下,在一个小本上做记录。与之初识的我出于好奇心,冒昧地提出:给我拍照一页如何?“行,拍吧”!该君非领队却是灵魂人物,20多号人的队伍,他从容不迫的殿后,能够带动相对较弱的驴提前走完全程。

 

此线徒步穿越通常需要10小时,这支队伍这次只用了8小时。上午10时于大布附近一村落起步,下午6时刚天黑于上斜村结束,事先交代人人必带的照明都没用上,这一骄人的成绩让大家欢欣。因为赶路因为战线长,一直没有机会合影,现在晚餐聚会可以留念了。虽然全队成绩骄人,但这支随机集聚的队伍内部差距不小,20多号人分三批到达。能达至此水平的原因我以为至少有二:一是抓的紧,二是强手带。

 

所谓抓的紧,徒步开始不久就加速,中间歇息包括午餐用时很少,我换衣、饮水、加料都在行进中完成,极少坐下。南国的冬天来的晚,今天感觉真来了,天气阴冷为这次驴行增添了不少难度。因为快步疾行走一个小时内衣就湿了,与98君做伴我也脱光上衣,凌厉的寒风让人不由得一个寒颤。在一小溪边用午餐,手握焖烧壶才感受到一点温热,八宝粥吃到最后一口已凉透。不敢久呆,大家赶快穿衣戴套启动脚板。

 

天冷,少歇息,体能消耗大。我早餐没吃好,午餐也潦草,一路加料,什么水果零食,平时不想吃此时不够吃,平时只做备用品的巧克力豆、功能饮料,这次消耗殆尽。见旁边一位叫什么云的女驴吃力的样子,我问她户外有没有20次,答曰不止,因为前不久病了一场所以今天特吃力。她问我有没有带照明,我鼓励说:天黑前赶下山应该没问题。她问同伴“谁有水果?”有人给了她橘子。我路边拍照时又见到跟上来的她,说,你把这几粒巧克力豆吃了,一定会长精神!户外驴行类似这样互帮互助,常有的事。我八个月前随虎威驴行樟市三山那次,严重缺水时曾接受同伴的施舍,这回别人严重缺粮我也学会施舍了。

 

所谓强手带,这次强手如云。第一批特快全程只用了7小时,我所在这一拨属第三批。因为年老,也因为拍照和好奇,距离第二拨我拉下不少,当我觉查到时为时已晚。户外驴行于复杂路段独行者往往容易迷失,企图往前赶的我曾在一段路上小跑,结果走错又倒了回来,此后我便老老实实走在主席附近。晚餐聚会时我走到简单君身旁质问:“怎么一出发就不见你人影?”旁边的某君笑着说:“你想跟上他?还差点!”最先到达目的地的简单君,乃我参加此行的报名介绍人。此前与他曾两次同行,深深领教过此等一流强手的厉害,该君不“简单”。

 

沿着登山和徒步拉练的这一经典线路,蜿蜒前行,却非迤逦。这一路植被不多,裸露的巨石嶙峋怪异随处可见,层叠的山峦有的雾气氤氲,有的明晰清朗。山谷的树丛一簇簇绿的醒目,零星的树丫孤独的伸向蓝天。翻过一道道山粱,常见一片片薇草毛绒绒的迎着我们,橙黄而葳蕤。再晚些我们来到当地知名的红草地,赭红色的植物不知何名,远看似草。太阳快落山际的光亮和色彩总是惹人注目,现在赶路顾不上多看几眼了。早些时光,还常驻足在黄的灰的野菌前,野花暂时见不着,偶尔有野果,红亮红亮的。

 

行者的形象一直是侠的背影:强悍无畏、豁达自信。浪迹江湖是少时的梦里追求,吟咏着“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今天开始脚板交错的身心流浪,行者无疆,明天继续!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腾越众山粱 疾行一鼓气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