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2012-01-14 21:26:19|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陈迅工/文图[20111226]

 

24日天晴,我随飞翔群一彪人马,东西横穿大丹霞主景区偏南地带,纵览山水跋涉其间,自有一番感受,记游于兹。

 

上午八时市中心出发,向北经仁化周田镇,9时许车行于龙坑村附近向西开始徒步,于下午4时许到达终端夏富村。中途除午餐外有几次停留,包括小草甸,棺材山,锦江河等。有两次半途折回:一次是3人走失,我陪领队折回寻找;一次方向不对,大队人马一同回撤。有效行程约5小时,近20公里。除两次登高外,主要在谷底和山坳跋涉,一路都是浓密的灌木丛、竹树林,以及小草甸,然后是机耕路、摆渡和田埂。山腰那段比较难,容易拐脚,还有一些陡坎,总体算是中下强度。这一强度对于少数奔走狂的强驴来说,也许不够力,却适合多数人口味。这一线路只是大丹霞穿越线路之一,但愿更多的线路出现。

 

野草甸不少,最吸引大家目光的是色彩缤纷的那一大块。蔚蓝天空下,苍翠山林中,绿、黄、红参差交织的野草铺了一地,给人以视觉的吸引,大家情不自禁的举起了相机。眼前的野草不由得让人联想起鲁迅的名篇《野草》,看那书的封面:苍茫的云天下,静悄悄的河边,一簇簇野草使人于沉重的思想中感受到勃勃生机。诚如鲁迅题辞中所说,“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收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这,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它以顽强的生命同厄运抗争。眼前照片上的野草,一样可以让人感悟生命的坚韧和灿烂。

 

这一线路登山只登了一座,当地人称棺材岩,山体外形果然状似棺材。接近山顶的悬崖下一狭缝里平躺着两副棺材,放眼看去这两副棺材颇有些年头,不知何人为何将它置放于此。同行某君笑曰:此棺虽然破败,我等待遇还享受不到呢!照片上这给人视觉冲击的棺材岩勾起我许多联想。

 

忌讳死亡确实是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民间文化的一大特色。睿智的文化更应体现在如何引导人们理性面对死亡,而不是一昧回避甚至抵触。过于看重生之快乐,以至回避死之沉重,却容易走向一种浮躁的人生,从而斤斤计较于生活中的成败、荣辱和得失。人生终究无法占有,仅当沉思死亡时才能深刻体悟这样的悲观意识,因此正如贝多芬所言,一切深刻的灵魂都蕴藏着悲观。人生有悲观垫底,才不至走向过分执着,乃至贪婪。生之有限,仅在死亡的映照之下才赫然醒目,因之有限,才值得珍惜,难怪德国汉学家顾彬平日散步习惯去的地方即是墓地。常到墓地走走有益于培养一种厚实丰满的人生观,是否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甚至执着沉思死亡的意义,恰恰是对生活本身及其生命的尊重。

 

在锦江河畔,我们人分两批摆渡,木筏很慢,一趟来回要20分钟。乘此空闲,对这锦江丹山,对这驰名世界的大丹霞一角,MM们拍照个没完,各姿各态欲罢不能。山有山的雄峻挺拔,水有水的温柔静谧,山水相依各显其彰,山水相衬锦上添花。摆渡到对岸时,油嘴滑舌的两MM称赞撑木筏的大哥年壮力盛什么的,这大哥让几句美言高兴的合不拢嘴,拿出橘子一个个分给我们吃。看来,这淳朴的村民也乐意听陌生人的好话。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丹霞横穿 山水间纵览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