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2012-11-01 20:28:00|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陈迅工/文图 [20121030]

1028我随后来者群13人,前往湖南郴州汝城境内的白云仙驴行,虽然因领队缺位组织不周造成些许遗憾,我们依然走完全程。现将这一路难忘的经历和感受谨记于兹。

上午9时韶关出发,经乐昌五山镇,越过粤湘交界点,共约3小时车程,来到湖南郴州汝城小垣镇,用干粮午餐后12点多开始徒步向白云仙进发。不计山顶的停留时间,上山时前一拨用了100分钟,后一拨120分钟;下山时第三拨因为下小雨用了120分钟,第一拨不怕小雨仅用70分钟。组织者因有急事委托资深的牛仔做领队,可该君身体突然不适,被临时委托的二位又难以做主。幸亏这一路主线清晰,尤其幸运的是沿途石上有红漆标示,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否则不堪设想。应该感谢做此善事的小垣人,若有机会再来,我将在道观烧香感恩。

关于白云仙,有少许资料介绍,现辑录如下。白云仙位于五指峰之东,海拔1610米,全名白云真仙庙,又称白云仙道观,清末所建。又传白云仙有三大山峰,唐朝潭州人王氏三兄弟得道成仙所化,建有白云仙殿,山因仙殿得名,曾有不少善男信女前来祈福许愿,该山还与附近道士仙拱照呼应。

因为组织者的缺位,我们三个目标没能实现:没登顶合影,没到三仙洞,没进道观内。我最先到白云仙观,见到右侧石头上标有三仙洞的字样,以为距离不远,独自前行了几百米未见踪影只得原道折回。然后围绕庙观走了一圈,发现从庙观西侧过来二马一人,赶紧迎上前去,同牧马人攀谈了起来,其他几位驴友也过来同马合影。由攀谈得知,这马原是用来背驼钨矿石的,现在钨矿不让开采了。此前我们曾路过采矿场,机器和车间空无一人,呈半废弃状态。与牧马人攀谈了几句,这位穿风衣的汉子给我以和善的印象。

返程途中,我们巧遇庙观主人:一仙姑和一道士。二位穿戴齐整,像是下山走过亲朋似的,而且见了我这长者,显得彬彬有礼。见我提议与他们合影,道士拿出道士帽当即戴在头上,同时还热情邀请我们进庙观内作客。因为刚离开庙观不远,当时我真有点心动,因为领队缺位自己不便做主,又无熟悉的同伴,痛定思痛,毅然决然地向二位辞谢道别,返身奔向下山归途。

上山途中,我们经历了两道风景。一是云雾山中的感觉。云雾飘来忽去,自己飘飘欲仙。岚烟谷间升腾,山添几许仙气。二是秋高气爽的感觉。阵阵秋风轻拂,乾坤本色尽现。远近风物,咫尺千里;陡峰凛然,雄气四溢。一脉突起,拔地撑空;突兀森耸,直刺苍穹。尤其是那一片片金黄色的草甸,犹如金黄色的真丝绒铺就,毛茸茸的草尖可见星星点点的穗粒。还有脚下的彩石,也时时吸引我眼球。

登高仰怀,远行明志,这是感悟的源头。旅行往往不在乎目的,而在乎沿途的风景。沈从文说过,将生命贴近土地,与自然相邻,亦如自然一部分。众多寻常无名的景致,经过人的发现和挖掘,而变得瑰丽而丰富。行程之旅,让你发现天地之间有富矿。行走的快乐,让你满怀一颗好奇之心。回到家里于电脑前,回味所拍镜头,激发七言一首:

人山同在云雾中,峰峦偶尔露峥嵘;一阵秋风轻拂过,苍茫大地显真容。

崚嶒巨岩呲牙笑,温馨芳草铺金绒;怪树枝桠盆景伴,采石托我向天穹。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憾遗白云仙 难忘野草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