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技术艺术区别生命质量长度及其他 [下]  

2012-06-30 14:35:51|  分类: 胡 舞 经 典 [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技术艺术区别生命质量长度及其他 []

[胡宗翰经典舞蹈言论摘辑系列]   

陈迅工/摘辑 

从不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生命的鲜花开遍人间,经典舞蹈的旗帜高高飘扬!—再论技术和艺术之区别。  拿竞技眼光看胡宗翰犹如拿木匠做桌椅板凳的尺子来丈量泰山—胡泰山是生命质量和生活质量以及它们的长度。  即使鹰飞得比鸡还低的时候,鸡还是鸡,鹰还是鹰。 胡宗翰学派经典舞蹈研究室/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成都  

 [对话一位舞友] 第一,我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基本功和基本步,我说的基本步是最基本的步法。用于套路教学的时间每天只占总时间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甚至更少。而你们正好和我相反,时间安排和我正好颠倒。第二,我以舞姿举止和最基础的技术为目标,是要对人的灵魂和肉体进行改造和优化,所以大部分时间花在这方面。和你们最大的分歧在于,我极端强调纵向线条,视为生死线,你们却不然,你们极端强调板块,因而你们的架形和我完全不同。

抱园的难度极大,你们口头也说抱园,实际上不是说抱园就能抱园的。你们没耐心去研究和苦练抱园,所以卢卡那个扛扁担一出来就投合你们的心意,我一看见你的架形扛扁担就不想看下去。根本指导思想完全相左,没有共同语言。  很多东西你们似乎也在说,似乎和我没分歧,可是你们一旦实施就和我两回事。说的难听点,你就是流行瘟疫的道路。只不过你对我很友好,所以我一直顾面子没说破。不是哪个套路的问题,而是最基本最基础的理论概念指导思想和基础技术以及艺术感觉审美观念美学标准上的根本性分歧,完全是南辕北辙,水火不容。   扛扁担和压胯不是局部问题,是全局问题,不是一个技术点,而是一大群技术点,是分水岭,是生死线。

  鹰有时候飞得比鸡还低,可是鸡永远飞不到鹰那么高。我要补充一句:即使是鹰飞得比鸡还低的时候,鸡还是鸡,鹰还是鹰,不会因为一时的高度相似鸡就成了鹰,鹰就成了鸡。我如果要走流行瘟疫之路,大概最多半年就可以了。  你们要走我的路,大多数人终生无望,即使诚心诚意的学也学不了的,因为需要脱胎换骨。少数人要走我的路,没有十年八年的脱胎换骨死去活来也无望。  “能促进我提升的,都是好的东西。”很多人都这么说,这是庸人之见。艺术讲体系,不是同一个体系的东西,就不可以搞在一起。你们没有体系概念,离开体系谈好的坏的无意义。  你们不爱看摩登舞以外的舞蹈,对摩登舞以外的舞蹈难以共鸣。真正的摩登舞在大道理方面也就是美学原理上,和这些舞蹈实际上是高度一致的,然而你们看不见,不承认。而我却学习和追求这些舞蹈,把这些舞蹈的风格拿到我的摩登舞中应用。  胡宗翰是舞蹈世界的立法者,尤其是摩登舞世界的立法者。胡宗翰制定的舞蹈世界宪法和摩登舞世界宪法都以芭蕾为终审法院。  芭蕾是压胯还是提胯?芭蕾是扛扁担还是抱园?根据芭蕾这个终审法院的判决,你们被处以死刑。

  大道理管小道理。就这七个字,我看大多数人一辈子不懂,至死不懂。面对水火不相容的基本技术的严重分歧,视而不见,或者虽然看见,却引不起感觉更引不起思考,不知道这些分歧是何性质,居于理论和技术体系的什么位置。头脑里没有体系概念,各种理论,各种说法,各种技术,各种做法,在头脑里都是平等的,没有大小之分,没有轻重之分,相互之间也没有联系。今天在张三那里听见一种说法,看见一种做法,觉得有收获,感谢张老师。明天在王大麻子那里听见另外一种说法,看见另外一种做法,又觉得有收获,感谢王老师。一辈子就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扫帚的这里学一点,那里偷一点,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然后自家家里就办成一个杂货铺,还以为自己成了什么大家,可以满世界去当老师教训这个指导那个。这就是摩登舞世界的现状。

只有在尸体里才有“部分”。—恩格斯。  钱串子很重要。非常多的人学了许多知识,好比辛辛苦苦积攒了许多钱,可是没有一根钱串子把这些钱串起来,只好让它们散落一地,到要用钱的时候满地乱抓。—钱钟书。  中国几千年来从不缺少知识渊博的人,许多人皓首穷经,讲话写文章引经据典倒背如流,可是绝大多数人是终生勤于斯而不闻道,无非一个书篓子而已。这样的人对于人类知识的进步是没有什么贡献的。—范曾。  在艺术中什么是最重要的呢?整体性。你们拿一张大床单来把一个女人全身遮盖起来,只露出双脚。我可以看出那是一个驼背女人的脚,还是美女的脚。

……驼背的人并非仅仅是后背弯曲而已,她的全身都在适应那个驼背的状态,连脚趾头也会因为驼背而有所反应。……她一定要保持那个驼背才舒服,浑身气血才畅通。你若是强制她伸直,她一身的肌肉都会痉挛,周身处处都会不自然。对于她来说,驼背就是最自然的状态。—歌德。  在舞蹈中,尤其是在最精细最严密的摩登舞中,任何技术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没有什么技术是可以孤立存在而不和另外的技术发生关系的。当你在这一问题上采用了某种技术,那么你在另外的许多问题上就失去了可以随意选择技术的自由。—胡宗翰   

     [对话燕赵美女]     他的摩登舞舞龄和我差不多,他开始比我还早些,但既无线条也无板块。他的时间和精力完全用于套路花步,对基本功和基本步完全是走过场,实际上没练,练也是假冒伪劣。你眼力很厉害,说到骨子里去了。他的中段断掉了,特别在某些造型的时候身体变形歪斜,扭曲的不像样子。中段断掉了就既无线条也无板块,原因就在于腰和腿以及脚踝软弱无力,身体又没张力,一切都是表面文章,稍有点难度就经不起折腾现出软弱本相。我认定他是流行瘟疫,一直顾他面子没说穿。昨天实在忍不住说穿了,驳回上诉执行死刑了。  

有两个世界:一个是尺子量出来的世界,一个是心灵嗅出来的世界。黑格尔说“艺术是要通过它指向它以外的东西”,这和诗人汪静之所说的“用手臂指向月亮”是一样的意思。胡宗翰说得更具体:舞蹈用舞内功夫表现舞外美景,舞外无美景者舞内功夫无用。胡宗翰看见了摩登舞指向的“它以外的东西” ,看见芭蕾和芭蕾风格的中国舞蹈,看见京剧以及黄梅戏花鼓戏大秧歌,看见他们之间的相似性。遗憾的是很多人没有看见这些相似性。胡宗翰看见摩登舞和武术之间不但没有相似性,而且不相容。遗憾的是很多人单纯技术看问题,吹摩登舞者学武术学太极拳。

  技术——工于舞,用尺子去量也就是用客观可视的规范去度量。艺术——神于舞,用心灵去感也就是用主观可感的气场去感受。技术是载体,它的最高标准是中规中矩,处处合符尺子量出来的规范。艺术是载物,它的最高标准是气韵生动,气息呼唤心灵期盼中的春光。胡宗翰学派是以舞蹈为载体的人生学派。如果一定要和别人比较,那么比的是通过舞蹈看谁的人生更美好、更幸福。我的舞蹈是以人格为基础,具体说就是追求灵魂和肉体的精细、纯净和生命之火不断更新的燃烧,追求精神文化生活的丰富。

  之所以大多数人舞蹈技术存在问题,根子并不在技术本身,还是那句老话:功夫在舞外。许多舞者刻骨铭心的懂得舞蹈中最要命的是感觉。找到感觉就一切OK,找不到感觉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之所以有些从未学过舞蹈的人,比那些倾家荡产学舞蹈的人,跳起舞来美丽一万倍,跳错了也好看,而另外一些人跳对了也难看,根本原因就在于感觉不同。人家分文不花,而且从来没有学过,比你倾家荡产学舞蹈跳起来美丽一万倍,你难道就不想想这是为什么?  感觉存在于潜意识中。胡宗翰学派的研究与实践包括两个方面:载体、载物。载物即载体的装载物,就是那个月亮,那个它以外的东西,那个舞外美景。舞蹈自己不能单独存在,它只能是人生大山的山峰,没有人生的大山,就没有舞蹈的山峰。竞技派只有技术的躯壳而没有内容和灵魂;他们的身体语言和文字语言都味同嚼蜡。原因就在于他们只有躯壳,只有载体,里面空无一物,空心人。

  大庆张女士来成都的第七天,来了另一位东北的女士,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胡老师比照片上好看一百倍。” 吃饭时她说:“胡老师各方面都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第三天她改变了原计划去重庆沿长江出四川游览三峡库区到武汉乘飞机回东北的安排,决定就从成都直接飞回东北去上班,把这样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跟我学舞。她说:“旅游不重要,玩不重要,跟胡老师学舞重要。”  至于大庆张女士,第二天练舞的时候她对新来的东北朋友说:“那天晚上下课后我回宾馆的路上看见胡老师骑在自行车上觉得他就像一阵风似的,感到他的大轴和小轴真的就和他的文章说的那样柔韧灵动,象简直就是风似的,我敢说没有任何一个年轻人能像他那样,绝对没有,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年轻人能像他那样。”

  宗翰,神于舞者也,非工于舞者所能及也。舞非至工,则不可神,然神,非工之所可至也。如其气韵,必在生知,固不可以巧密得,复不可以岁月到。默契神会,不知然而然也。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竞技派和世俗的庸人们至死不能理解胡宗翰的偏激,自恋,走极端,狂妄,眼里掺不进半粒沙子,追求绝对的纯净,排除异己……这一切和世俗规则格格不入的言行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天机”,“灵府”,捍卫自己的“那口气”,捍卫自己的生命。如果有一天胡宗翰不是这样了,那就是死亡之日的来临。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