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2012-09-19 18:30:34|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陈迅工/文图 [20120918]

 

916我随顺辉火哥一彪人马前往五仙岩一带,上午参加火哥带领攀五仙岩登顶,下午参加顺辉带领的沿二寨一寺山谷穿行。一路颇多收获。

 

到五仙岩一般必经一个叫观音堂的、茶亭开阔地,今天野炊大本营就设在这里。大家稍事停留即向五仙岩进发。我上五仙岩三年来今天第三次,上下山路线依旧,可路面硬化休整的更多更好,包括观音堂附近路段和客舍。据说,所有这些大多来自珠三角背包客的捐助,庙堂前丰盛的贡品也可看出香客们的虔诚。这一带除了黄巢祠、李世民祠有名者外,还分散一些无名庙屋,小到不足人高。读一庙屋墙上所贴长篇小字,一下子还读不明白,观音堂主门口那副醒目的对联,也让人费解。

 

行进中,30人的队伍很快分为几股,到达五仙岩后,其中9人继续往上登,攀到一巨岩上留下倩影才满足。上下两条线,风景各不同。夏秋相交季色不显,仔细看那丹霞梧桐便知,金黄成片的梧桐叶尚未成气候。丹霞地貌的石阶一般不需筑砌,都是沿岩壁开凿而成,远看似天梯陡峭而险峻;近看于眼前跟你居家楼梯差不多。有的人开始因不习惯而惊恐,走多了就连连赞叹有趣。其实,很多情况下都是心理原因,心理疾患者到这里来这样攀登一回,也许比什么诊治疗养方法都管用。

 

在下午行动中,队伍自观音堂分为两拨,一拨返原路一拨穿山行。与上午相反,我们这拨往右向西,沿新寨、平头寨山脚或山谷小溪,在密林丛草中穿行。脚下的路径软硬干湿交替,偶尔田埂,偶尔骄阳,偶尔显山,偶尔露水,到处都是景。上回没走过,这次尤新鲜。起初的一段,捻子林漫坡遍野,我琢磨这植物应属灌木称不上树的时候,其他人都忙着采摘捻子。对野果,我向来只看不摘,这回被大家同化了,破例了,塞进嘴里咬了咬,果然香甜。

 

最让我钟情的是那一片片、一畦畦,绿茵茵、翠茸茸的草甸。与其他草甸有所不同的是,它更像女人的头发,排列十分规整,齐刷刷的,一撮左右倾一撮前后卧,根本没风却有风吹之势。队伍最后来到一岔道处,领队问众人:前面是燕岩上不上?头回到燕岩的玩童童回答最响亮:上!接着一阵疾步气喘吁吁的来到燕岩寺。这禅寺颇具规模,两居士彬彬有礼,招呼我们歇息饮水,我还同神采奕奕81岁的老大姐合了影。因为时间关系也因为没带绳索,领队放弃了登顶,见玩童君尚不满足,我安慰他说,上次情况类似也没登成。

 

在观音堂用的中午餐颇为丰富,包括斋菜斋汤。经过上午五仙岩的徒步消耗,大家开始狼吞虎咽,到后来肚子就撑不下了。在路上,在这里,我们遇到好几起其他队伍,包括来自广州磨坊的几位小伙子。他们手展地图,正在履行实地考试,大概是为着认可户外领队资格。我浏览了一下该图,对于小范围的路线而言,依然显得粗略,但从标示地理位置、体现大方向的角度来看,准确而严密。我们一些领队好像对地理路线图不感兴趣,只管左右道,无论南北向,不在乎图不图,因为有地头蛇的天然优势,所以,在他们看来,凭着现场感性的经验积累就够了。

 

午餐过后休息之际,我就近坐或躺在花圃旁拨弄手机,浏览自己前几日输入的一段文字:旅行家梅肯在他的指南书中写道,“单身旅行时,千万不要忘记随身携带一本书,不仅可以排遣旅途中的寂寞,还可以作为防止喋喋不休的邻座无聊搭讪的护身符。”他们的旅途生活因一本书而更丰富,神情也因此明媚。他们被亲切地唤做“途书客”。音乐人小柯认为,“途书很有意思,每次在我上路之前,都会挑一两本自己企图看而没看的书,让自己能够除了沿途的风景之外,还能得到精神的风景。”开卷老总孙国庆说,“途中读书是很优美、优雅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应该得到提倡。”

 

经常回味这些文章片断,可以提醒自己。不过对于短途,我的“途书”往往只是几页小纸片,总比没有好。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上五仙岩 穿行三寨寺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