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2013-01-29 15:56:16|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陈迅工/文图 [20130127]

 

126我随狂野君领队的二十多号人,前往大丹霞韶石山一带寻觅探访火烧寨和天生桥,一路的曲折经历和艰辛让人感慨不已,值得记录。

 

早八点我们市中山园出发,经仁化周田,仁化二友加入,然后过韶石门,共1小时车程,来到金龟岩附近一个岔道口,开始徒步上山,第一目的地是天生桥。在山腰、沟壑的丛林里来回穿梭的我们,拐过一悬崖后眼前飞起一梁,啊,天生一拱桥!拱长十来米,高七八米,犹如人工砌筑,凌空架在两峭壁之间,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又一杰作让我们叹为观止。从拱下远眺,起伏的山峦在岚雾里隐约可见。带着初访天生桥的成功喜悦,我们接着往第二目的地进发。前往第二目的地的曲折却让我们倍觉艰辛,至少有3个意外:天气,迷路,险阻。

 

离开天生桥不久细雨便下个不停,我们有几位侥幸心理作祟,雨具竟没随身。要么二人共一伞,要么冲锋衣抵挡,加上刚才上天生桥的汗珠,外衣或内衣多被浇湿,好在路边有一废弃的小屋暂可躲避。随着篝火生起,大家轮流烘烤,屋内容不下,屋外火又生。午餐提前实施,野炊无法进行,没有汤水滋润,全凭自带干粮。避雨烘烤间隙里,剑疾君给我出难题:诗兴如何,来一首?我虽报以傻笑,心里头却真当一回事。餐后的行进途中,我终于吟得两句七言:“细雨浇洒天生桥,金龟岩下篝火烧;火烧寨门迎远客,跋涉泥泞竞妖娆。” 没料到,该诗的“迎远客”三字,后来实际变成了“拒远客”。

 

火烧寨以往鲜有人到,网上也不见其痕迹,仁化的空城君曾经靠近过,现在也记不清来龙去脉了。领队、空城、后来三位,一探二探三探,一错二错三错,犹入迷宫,难觅此山踪影。无数次来回折腾,好不容易靠近,却无法攀登。四五米高的峭壁把整个队伍拦在半空,峭壁仅有的几个凹坑既浅又滑,脚下难以立足,头上无援可攀。经过几番周折,先后七人过这鬼门关,五人横切最后登顶。至于寨门,始终未见其面。众所周知,“无门不成寨”,哪怕是几块砖石的遗迹,也是历史考古的见证。眼看前方无寨门,也是我这次放弃横切登顶的原因之一。寨门,显然应该作为下一次探访寻觅的首要目标。

 

回头看看,过这鬼门关的周折是哪几番。空城君人虽强腿臂也长,也借了底下同伴的扶托,第一个上去。我第二个上去,即使有年轻时玩体操积累的功夫,除了照样借底下同伴的扶托外,还借了上边空城君绳索的拖携。我暂停的档口,观察分析后面第八第九的状况之后,毅然向领队建议:放弃!什么状况呢?手脚僵滞,进退两难。包括下撤时间在内,一个人都近半小时,还不算后边的横切登顶呢。再看空城君既固定绳索,又用来中转的那固定点,凸出的一块石头,滑溜溜的,根本无法套结,需要专人值守。后来的五人横切登顶,就是由口玉君值死守此固定点。眼前这一状况说明,即使、即使全部登顶,无疑会到天黑。领队于犹豫中,参考了我的提醒和主张,做出了五人尝试横切登顶的决择。

 

我们这同行二十多位,清一色青壮男女,年岁全小于我,二或三个甲子,其中不乏像空调佬这样的,身经百战的强驴兼熟驴,当然也有缺乏历练的有点恐高的新手。如上所析,回想当时那僵滞的、进退两难的一幕幕,当时我向领队的建议,并低调的,毅然决然地选择放弃,可谓明智之举。众所周知,这丹霞地貌的砂砾岩面于晴天粗糙易踩,但现在的阴雨将凸出的卵石淋得湿滑,即使不恐高,安全系数也大为降低,领队参考我的建议显然是明智的。安全二字,三岁幼童都懂,于复杂的现实面前却大有文章。安全二字决不应该作为懦弱、畏缩、娇气的借口,却应该是成竹在胸、可靠掌控的亲密伙伴。既大勇又大智,既大智又大勇,才是安全的灵丹妙药。

 

晚餐到三雄农场尝羊肉,我们这帮临时凑一堆的驴行者,又临时加入骑行者的聚会活动中,饿狼一般侵略主人羊肉煲的同时,也增添了现场气氛。羊肉汤无形中作为媒介,无疑让户外运动的共同爱好,让韶关雄浑秀丽的山水风光,锦上添花。

 

http://bbs.sgmsw.cn/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bbs.sgmsw.cn/forumdisplay.php?fid=46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苦寻火烧寨 初访天生桥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