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2013-11-18 17:19:25|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陈迅工/图文 [20131118]

 

深秋的11月16周六,我随虎威户外20人的队伍,前往大丹霞腹地的丹峡谷、马面石和蜂巢岩,作环形穿越,驴行赏景,收获不小,杂记于此。

 

早上8点半,队伍从市中心西河广场出发,向北经仁化周田镇,车停龙坑细罗村附近,9点40左右开始徒步,走过田埂,进入大丹霞腹地的峡谷地带,时而绕山,时而过溪,登高踩低交替,先后穿越丹峡谷,马面石和蜂巢岩,最后返回停车点将近17点。行程约18公里,强度难度中。此峡谷地带我曾走过几次,地形相当复杂,进入密林后,几乎每次的路径都有所不同,几乎每次都会错走一段,今天也不例外。除了中途停留,5小时徒步先后抵达3景点,收获不小。密林里偶尔听到“咕咕”“叽叽”鸟叫的天籁,固然是无形的收获,包括两鸡蛋在内的饮、食,敝人消耗不少,也是一种收获。

 

人们所称的大峡谷乃大丹霞腹地,壁立千仞上高耸入云,碧翠覆盖下深不见底。两侧峭壁总长3百米开外,其中一侧悬崖内凹,人可行百米。放眼这峡谷,就像来到上海南京路、北京王府井。所以,相对国内外著名大峡谷,此峡谷堪称袖珍版。按岩石色泽,因棕红如丹可称“丹峡谷”。若按人文意义,它更应该叫“坪公石寨”。因为峡谷起点拐角处规整的寨门楣上就是这4字,雕刻字迹清秀醒目,悬崖的一巨石上也刻有此4字。至于坪公石名的来历,无从查考。该石壁还刻有韵律不错、字迹端正的五言一首,不知何时何人留下。寨门后7米高峭壁有藤蔓可攀,寨门前迎面有暗径可循。20名“土匪”分为两拨,一拨似金猴爬捷足先登,一拨走野猪路姗姗晚到。

 

午餐后下山谷穿越到另一所在:马面石观景台,即马面形一峰,观景一平台。立于平台,180度视线内可俯瞰到很远,近观约40米高马面石笋尖直插云际。欲与马面石亲接触,需越过一段驴背状狭窄的石脊。记得3年前敝人来过此处,经历过心惊肉跳。一驴友戏言:如此这般走几回,恐高症自然消失。接着,我等几人紧跟领队到相邻的对面一平台,此处观赏的景致与刚才相比较,又是一番天地,敝人再一次体味到什么是移步换景之妙。仔细打量,可以看到丹霞的观日亭,由观日亭,不禁让人联想起欧阳修的名篇《醉翁亭记》,那醉人的描摹:“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告诉你,这醉人的描摹我当时哪里背的出,而是回来誊抄的。

 

第三站是所谓蜂巢寨,山峰的悬崖多呈蜂窝状,故名。没有任何寨门痕迹,我以为称其蜂巢岩更为切合。跟半年前所去的金城寨相类似,驴行此地特别需要注意脚下的藤蔓,因为极易被绊倒。也许野猪不怕,所以称野猪道。绕过山坳前需经过一小段5米高悬崖,崖上有前人留下的的藤蔓。与丹峡谷攀援不同的是,这回是往下,手握藤蔓,脚登崖壁,亦金猴状。听到领队前面探路传来招呼声,我和随遇君2人即刻响应,3女将相继尾随。一见到后来的我,领队情不自禁的问:“这里的味道是不是更原始?”接着他又直奔对面的两颗橄榄树,完全是从灌木丛里爬过去的。我欲跟进,他说不要过来。十分钟后,他手捧十几粒橄榄果高兴的让我们几个品尝,让我拍照纪念,还说剩下几个留给其他人看看。犹如胜利者凯旋,他那天真快乐的笑容,即刻留在我镜头里,记忆中。

 

我们这帮驴友个个体能都不弱,但丹峡谷和蜂巢岩两次攀援,相当一部分却选择迂回和滞留,临阵退缩。这,既与经历有关,也与毅力有关。我特别赞成登山界学者自由空间的观点:“安全,来源于对自身状态的准确把握,对周围环境的准确判断,并非懦弱的借口。既挑战自我,又适应环境,应该是户外驴行者追求的境界。”驴行,奔走,各色人等都可以拥有,奔走,驴行,既是上佳的运动方式,也是上佳的休闲方式,尤其对于体力劳动强度低的人士,一些工作性质与奔走无关的人士,更为需要。想到这里,敝人吟得五言一首:穿越丹峡谷,纵横若金猴;驴行接地气,赏景信天游。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穿越丹峡谷 纵横若金猴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98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