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2013-05-13 12:26:46|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陈迅工/文图 [20130513] 

511我随虎威一行共15人,到乳源大布的蕉窝顶阎罗头驴行,重温经典线路,依然感觉新鲜,斩获不少,谨记于此。 

位于大布镇东南方的蕉窝顶阎罗头,属于乳源大峡谷自然保护区范畴,其中阎罗头海拔1239,有国土地标印记。悬崖峭壁和高山草甸相间,深坑峡谷布满原始林木。蕉窝,芭蕉叶之窝倒扣状。阎罗头,阎罗王颈上之项也。去年同样是五月份,我来过,还追溯过蕉窝和阎罗名字来历。从蕉窝到阎罗,之所以成为韶关驴友经典线路之一,是因为这一带相比韶关其他一些地方,更具庐山、张家界的风范。市中心到大布路远,急弯让人生畏,晕车比例最高,因此人烟稀少,偏僻程度略逊于船底顶。驴友都知道,位置越偏僻,原生态越好。我们早上7点起程向西,经乳城、大布,近10点于曾屋开始徒步,第一批马坝三杰下午5点半返回至张村,最后一批645才到,返韶关近9点半才用晚餐。 

若按行程计,即使返回不走原线,7小时也足够,但几次延误,结果用了8个半钟还不止。其原因在于,领队对一些人忒贪玩的拖拉行径,太宽大了。开始上山过大溪那会,虎威君还搬来石头垫脚,若是我做领队,才不管呢,怕鞋沾水?别来嘛!一些人之所以执迷不悟,当然与太让人留恋的景致有关。多云天气带来的云遮雾罩,也是停留过久的原因之一。还有那太阳下山前的晚霞,那晚霞中的山峦、树木、溪流、田园。临近张村,我邂逅了一位放牛的老人,就猜年龄展开话题。老人伸出手指呈八字状,我颇为惊讶。看他那比我和蔼得多的面容,宛若灿烂绚丽的晚霞;看他所在的周围天地,正像那古诗中的田园。此刻我突然悟到:八十高龄放牛,不怪。 

晚餐聚会时,对酒向来无嗜好的我,竟然向虎威要酒喝。对此异常举动,众人自然疑惑,于是敝人道出原由:5小时来回车程,感觉竟比登山跋涉还要辛苦。这是因为,不仅路远弯急,而且位置狭窄。三座位拥挤四人,大汉三条加老朽,且为最后排,伸腿转身更加困难。对此遭遇,虎威表示:下回万一还遇到类似情况,男女交错混坐。如此精彩的馊主意,一语惊四座,笑声四周起,我呢,皮笑肉也笑,却是苦笑。回到家里第二天,整理一路斩获的照片,回味当时所闻所见,发现诸多景致中,两样不起眼的东西格外引人注目;绿草和绿苔。 

 “春风又绿江南岸”,是谁让大地绿意盎然、春光无限?是萌发的春草。“草色遥看近却无”,谁又能漠视小草的存在?萋萋芳草,呈现出一种宁静兼朴实的气质。它没有靓丽的外衣,难以使人惊艳;它匍匐在地从不争俏,只把春来报。稍息在草丛,让草尖从指间滑过,看眼前片片草地,思绪飘荡绿海中,心头不禁升腾起一阵感动:如此纤弱的植物却有那样不屈的生命。平凡的小草,常让人联想起一种人生态度:坚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是坚韧铸就的品质。这里的小草主要指的是眼前小面积的草地,草甸,至于茫茫大草原,必然是另一番天地。 

绿苔,青苔,分不清它的根和茎,叶和花,仿佛一块青葱般绿色台布,又好似那毛茸茸的绿地毯,默默无闻、不屈不挠的长在青石板上。很少有人将它移到画纸上,很少有人喜欢把它摄入镜头,更多的人对它不屑一顾。这不起眼的植物,同样蕴含着顽强的生命力:只要有阳光,只要有泥土,它都会繁衍,集汇成片。它一次又一次地争取自己的生存空间,编织自己的绿色梦幻,而且习惯互相靠近挤在一起。写绿苔、青苔的诗文,极其少见,比小草还少,敝人好不容易找到几句。“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亦学牡丹开。” 这清代袁枚的诗句写的是苔,“芳草石上碧水溪,绿苔深深留影痕。” “竹影深斜烟波静,雨后绿苔绕院庭。”写的也是苔,但不知是谁的诗句。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蕉窝伴阎罗 大布行经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