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2013-05-07 19:17:57|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陈迅工/文图 [20130506]

       55立夏前夕,我随非鸿火哥一行共38人,前往仁化境内,自东向西穿越大丹霞腹地,还邂逅了丹霞之子珠比特,感受颇多。 

我们845市中心出发向北经周田,于940开始徒步,沿韶石山大门-金龟岩垭口-锦岩寨登顶-山谷丛林草地-小平顶-某人家-牛鼻湾村,下午310分徒步结束,340启程返韶。最短距离,按非鸿领队提供的,上次鸡皮夜思数据为16公里,若加上登顶1公里,绕弯错走3公里,共徒步20公里。所花时间6个半,若不计午餐等,平均每小时4公里速率,强度中偏下。穿越大丹霞活动,官方组织共5次,那是南北纵向大范围穿越,40多公里。驴友穿越,有本土的有外来的,有露营长途有当天短途,有纵向有横向有斜向,我们这回当属本土、短途、横向。 

每次穿越都会有景可观,例如我们这次就有龟岩、锦岩之景,登顶龟岩之远景;有锦江近景、巴寨、天龙之远景。但也不是处处时时有景,更多的时间花在行走跋涉、登高踩低、盘旋横切、攀援跨越、低头弓腰中,这一过程无疑是艰苦的,需要付出和汗水。然而,若没有这艰苦,若太舒服,眼前再美的景致也会打折扣。在穿越过程中,存在许多不起眼不值一提的景致,似乎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寻觅到了,包括小花野草、水影白云,包括牛鼻湾村那卵石、红石构筑的老墙。我今天看那云起君,还有谁谁谁,默默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所有恩赐。此审美道行,值得我仿效。

 韶石山门今天已成为驴友的地理标志,也可叫朝天石门,因为该门临近朝天石。可惜的是该门缺乏人文记载,土泥的机耕路、金龟岩与锦石寨石阶工程也没有人文记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缺憾。无论其中有怎样曲折过程,对于当年的筹划和建设者,作为驴行者,我们今天应该心存感恩。金龟岩有龟状巨岩作证,有龟口的蛇图雕刻作证。锦石寨呢?有两道寨门作证,更有崖壁石刻锦石二字作证,还有当地政府的石碑作证,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将金龟岩与锦石寨混为一谈,以讹传讹呢?难道就不怕后人责怪我们吗?以上相关文字已在两月前[20130203]的帖文《访探金龟岩深究蛇寨顶》里。至于到底叫锦石寨好还是蛇寨顶好,尚可进一步探讨。文化这精神层面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时候免不了咬文嚼字,越咀嚼越有味道,也越有价值。

 为什么这里重提此事?因为敝人希望,绝大多数人不感兴趣的这一话题,能够引起丹霞部落掌门人的共鸣。这次穿行行将结束到达牛鼻湾村时,意外也是偶然,我邂逅了丹霞部落的珠比特君。刚一进村非鸿君就告诉我,珠比特就住在这里。珠比特,我眼前一亮,啊,丹霞之子!敝人有一个爱摆弄文字的嗜好,出门户外几乎每行必记,且不怕丑,更不怕寂寞。三年多来我的上百篇所谓游记,其中至少1/4与大丹霞有关。敝人游记少不了盗窃别人的东西,被盗者其中就包括珠比特君。常搜索丹霞、户外、驴行这三个关键词,常碰见珠比特三个字。因为队伍集合时间到了,因为闲人老朽我怕耽搁主人家的实业,见面不到5分钟就匆匆而别,留下合影,相约网上再见。

 位于大丹霞核心地带的牛鼻湾村,乃因锦江绕村形成一个U字形半岛,半岛形状犹如一只牛鼻子而得名,静谧的江心半岛孕育了这位丹霞之子。朱庇特乃古希腊之神宙斯,也可翻译成珠比特,这位丹霞之子取名珠比特,好像誓将宙斯之魄化入丹霞之魂。20114月南方日报以《珠比特丹霞不了情》介绍他“十年间数百次进出丹霞山,用相机记录下无数丹霞美景,而他也成为了一位足迹遍布大丹霞的行者。” 2003年始,为了更全面了解丹霞亲近丹霞,他以驴行方式走遍丹霞的山山水水,同时也吸引了一批丹霞粉丝。许多户外爱好者通过珠比特认识丹霞,爱上丹霞,走近丹霞。在珠比特心里,对丹霞山的爱,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已经成为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55立夏前夕,我随非鸿火哥一行共38人,前往仁化境内,自东向西穿越大丹霞腹地,还邂逅了丹霞之子珠比特,感受颇多。 

我们845市中心出发向北经周田,于940开始徒步,沿韶石山大门-金龟岩垭口-锦岩寨登顶-山谷丛林草地-小平顶-某人家-牛鼻湾村,下午310分徒步结束,340启程返韶。最短距离,按非鸿领队提供的,上次鸡皮夜思数据为16公里,若加上登顶1公里,绕弯错走3公里,共徒步20公里。所花时间6个半,若不计午餐等,平均每小时4公里速率,强度中偏下。穿越大丹霞活动,官方组织共5次,那是南北纵向大范围穿越,40多公里。驴友穿越,有本土的有外来的,有露营长途有当天短途,有纵向有横向有斜向,我们这回当属本土、短途、横向。 

每次穿越都会有景可观,例如我们这次就有龟岩、锦岩之景,登顶龟岩之远景;有锦江近景、巴寨、天龙之远景。但也不是处处时时有景,更多的时间花在行走跋涉、登高踩低、盘旋横切、攀援跨越、低头弓腰中,这一过程无疑是艰苦的,需要付出和汗水。然而,若没有这艰苦,若太舒服,眼前再美的景致也会打折扣。在穿越过程中,存在许多不起眼不值一提的景致,似乎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寻觅到了,包括小花野草、水影白云,包括牛鼻湾村那卵石、红石构筑的老墙。我今天看那云起君,还有谁谁谁,默默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所有恩赐。此审美道行,值得我仿效。 

韶石山门今天已成为驴友的地理标志,也可叫朝天石门,因为该门临近朝天石。可惜的是该门缺乏人文记载,土泥的机耕路、金龟岩与锦石寨石阶工程也没有人文记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缺憾。无论其中有怎样曲折过程,对于当年的筹划和建设者,作为驴行者,我们今天应该心存感恩。金龟岩有龟状巨岩作证,有龟口的蛇图雕刻作证。锦石寨呢?有两道寨门作证,更有崖壁石刻锦石二字作证,还有当地政府的石碑作证,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将金龟岩与锦石寨混为一谈,以讹传讹呢?难道就不怕后人责怪我们吗?以上相关文字已在两月前[20130203]的帖文《访探金龟岩深究蛇寨顶》里。至于到底叫锦石寨好还是蛇寨顶好,尚可进一步探讨。文化这精神层面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时候免不了咬文嚼字,越咀嚼越有味道,也越有价值。

 为什么这里重提此事?因为敝人希望,绝大多数人不感兴趣的这一话题,能够引起丹霞部落掌门人的共鸣。这次穿行行将结束到达牛鼻湾村时,意外也是偶然,我邂逅了丹霞部落的珠比特君。刚一进村非鸿君就告诉我,珠比特就住在这里。珠比特,我眼前一亮,啊,丹霞之子!敝人有一个爱摆弄文字的嗜好,出门户外几乎每行必记,且不怕丑,更不怕寂寞。三年多来我的上百篇所谓游记,其中至少1/4与大丹霞有关。敝人游记少不了盗窃别人的东西,被盗者其中就包括珠比特君。常搜索丹霞、户外、驴行这三个关键词,常碰见珠比特三个字。因为队伍集合时间到了,因为闲人老朽我怕耽搁主人家的实业,见面不到5分钟就匆匆而别,留下合影,相约网上再见。 

位于大丹霞核心地带的牛鼻湾村,乃因锦江绕村形成一个U字形半岛,半岛形状犹如一只牛鼻子而得名,静谧的江心半岛孕育了这位丹霞之子。朱庇特乃古希腊之神宙斯,也可翻译成珠比特,这位丹霞之子取名珠比特,好像誓将宙斯之魄化入丹霞之魂。20114月南方日报以《珠比特丹霞不了情》介绍他“十年间数百次进出丹霞山,用相机记录下无数丹霞美景,而他也成为了一位足迹遍布大丹霞的行者。” 2003年始,为了更全面了解丹霞亲近丹霞,他以驴行方式走遍丹霞的山山水水,同时也吸引了一批丹霞粉丝。许多户外爱好者通过珠比特认识丹霞,爱上丹霞,走近丹霞。在珠比特心里,对丹霞山的爱,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已经成为了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环岛夜船游 鱼跃三江口

陈迅工/ [20130509] 

58晚间,我参加了民声网组织的三江夜游和放生活动,头回经历,获益不少,谨记于兹。 

晚上7时半,我如期来到海关附近的放生船码头,韶韶领队点过名,我们近20号人,先行参观码头,参观弥漫放生文化气息的码头;接着陆续登船,登上清洁整齐清静雅致的放生船。随着一阵都都汽机声响,汽艇抛锚启程。先浈江后武江经北江,来回掠过江心通天塔。遍赏三江六岸又六桥夜色的同时,几位包括小孩在内的志愿者,将鱼苗一一放入江水。十几位网友纷纷举起手中枪炮的同时,互相交流心得。 

见风中君镜头对准敝人,我忙说:有无搞错?拍老朽干啥,只许拍侧后影啰!一路耐心教女儿拍照的风采君问我:有何感受。答曰:头回体验,感觉新鲜。手指两岸灯光,我又说:不足的是建筑缺少特色。我以为,仿古建筑不必高大,无需豪华,马头墙可代琉璃瓦,我喜欢老土青灰白。扪心自忖:此言何尝不是马后炮!以前并没有这等见识,看来人家市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不过,敝人倒是希望相关决策者,在开拓创新的同时,别忘传统,早点清醒。现在不清醒,将来会后悔,后人总埋怨。 

清醒二字让我联想到码头上那口钟,那口悬挂的铜质铸钟。我曾手指那口钟,请教半未君:什么作用?答曰:召唤,警示。好一个召唤警示!我以为这4字是对那口钟意义的最佳诠释。召唤大家都来参与放生活动,了解放生文化,升华放生境界。向人们警示:自觉爱护环境,爱护生态,爱护家园。想到这里,不禁酿出五言一首:

鱼跃三江口,环岛夜船游。天人谐净土,放生重解读。

华夏禅宗祖,偈语众参修。菩提藏宇内,爱心护地球。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横穿大丹霞 邂逅珠比特 [ 外一篇]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