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2014-12-28 23:07:50|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陈迅工/文图 [20141228] 

1228周日,我参加了市户外运动协会主办和组织的首届徒步文化节-曹溪健步行活动。户外南华路,曹溪健步行;艰辛伴汗水,动感悦身心。谨以记之。 

早上8时数百名徒步爱好者在森林公园正大门集合,举行首届徒步文化节健步行活动开幕暨韶关市户外运动协会揭牌仪式,半小时后,各支队伍在各色旗帜伴随下陆续出发,按照既定路线大方向往南行进。约11点半途经林场补给点,翻过大斜坡,于梅花村附近乘大巴,于上丘村附近下车继续徒步,约12点半到南华寺侧休整,午餐之后进南华寺游览,约1440,大家怀揣参与证、荣誉证、小腰袋,陆续乘大巴返程,沿途相继告别。徒步全程17公里,难度不高,速度不快,体力系数中偏下。应该感谢活动组织者!这次活动既有徒步山野赏景出汗的主题,又有重温佛禅文化熏陶的内容,从沿途标记指示到车辆后勤保障,他们付出了许多辛劳。 

户外徒步作为一种最简单最普遍户外运动方式,有别于一般的休闲旅游,它崇尚“平等、真诚、协作、自主”的人文素养,特别强调吃苦耐劳和坚忍不拔,强调环保自觉和团队精神。户外徒步队伍庞大且松散,参与者素养参差不齐,组织事务相当繁杂,作为一名领队很不容易。如何规范户外徒步活动,使之发展更加健康?作为协会骨干的领队,其资格的认可,行为的考察,义务责权的对应,文字告示的规范,以及协会本身如何争取上级的支持,等等,这都是户外运动协会面临的十分艰巨的课题,任重而道远。 

佛教禅宗祖庭南华寺,座落于韶关市区东南22公里的曹溪之畔,属最早一批中国重点寺院。相传达摩从印度来到北魏,把他的一禅法传给慧可,然后传僧璨传道信传弘忍,弘忍之后分成南北二系。北宗神秀不久渐趋衰落,而慧能的南宗取得了禅宗的正统地位,慧能也因而成为禅宗实际上创始人。由于从达摩到慧能经过六代,慧能遂称“六祖”。六祖殿里,供奉着六祖慧能、憨山、丹田祖师的真身,左右墙壁镶嵌二十九位慧能的继席贤僧画像。寺后有一眼卓锡泉,传说当年六祖慧能常在此浣洗架裟,苏轼曾为之作“卓锡泉铭”,前面有九株被称为植物活化石的水松,其中一棵40多米树龄超过500年,为全世界最高。

 正如宝林门楹联所言:“东粤第一宝刹,南宗不二法门”,古往今来,因南华寺慧能在中国佛教史和哲学思想史上的崇高地位,许多著名的社会人士纷纷慕名前来观光游览。宋代大文豪苏轼在写给友人的一首诗中曾表达过对南华寺的深挚向往:"水香知是曹溪口,眼净同看古佛衣,不向南华结香火,此身何处是真依?"曾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千古绝唱的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也留有真挚动人的诗篇《望南华》:"北行近千里,迷复忘西东。行行至南华,匆匆如梦中。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松风。"

 无论是户外健步行山野,还是南华祖庭游景观,一路红叶,树树红叶,都是我心中的主题。红叶之美,引古今无数骚人墨客竞折腰,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雅句。如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描写的是夕阳如火,枫叶如丹,层林如染,灿若彩霞,胜似江南二月的春花。如杜甫“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凋。”说的是正逢丹枫欲燃之季,红叶经寒耐霜的精神。如杨万里“梧叶新黄柿叶红,更兼乌桕与丹枫。”描绘出一幅如火如荼、红叶似血的山村秋景图。又如当代木兰舟的“万花都落尽,一树红叶烧。谁怜惟薄力,添与江山饶。”表达的是,生命即使终结也要绽放自己的风采,红叶使秋更热烈。 

有人说观赏红叶有三种意境:一看红叶色彩斑斓,层林尽染,在各种色彩中独具神韵;二看红叶如火如荼,在秋风中蹁跹起舞,婀娜多姿;三看落叶飘丹,在飒飒秋风中尽显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悲壮与洒脱。”说的好,敝人却不记得是谁说的。敝人只记得“户外南华路,曹溪健步行;艰辛伴汗水,动感悦身心。”是我自己说的。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户外南华路 曹溪健步行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