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2014-04-07 16:44:36|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陈迅工/文图 [20140407]

 

45周六,我随顺辉组织、牛仔引导的一彪人马,前往大丹霞腹地的象鼻寨(川贝岩、船背岩)一带流窜,登高,几番曲折苦尽甘来,谨记于此。

 

早上9时,我们自市区小岛出发向北,经仁化开发区,车湾村,丹霞电站,约70分钟车程,于一水塘旁开始徒步,于丛林中流窜。大约行至一小溪边三岔口,路线出现异常。因为没有注意到向右拐的红色路标,队伍一直往前。发觉前路不通之后,牛仔一人探路,未果,折回原道再探。我两次随行接应守候路口,牛仔往两侧探路,依然失败,最后在那三岔口隐蔽处终于见到向右拐的红色路标。这时已到中午时分,领队改变原计划,就地野炊午餐。已误走1小时,午餐又花了2小时,登山2小时,下撤1小时,迟至下午550起步返程,大约7点钟返到市区。

 

盘点这一路,包括误走丛林,包括攀登上山,队伍行进共约7公里,体力指数中下。牛仔超过10公里,我跟随接应大约9公里。敝人以为,登山协会所做的红色路标很有价值,但在这里却有疏忽:右拐的小路路标不明显。队伍午餐时间过长,没有必要花两小时。正如牛仔君所言,横直是休闲,多走一段无所谓。可惜的是,耽误了今天主要目标象鼻寨(川贝岩)的探访,而且只到了稍低的山峰,没登最高的主峰。山峰前有一颇具规模的寨门,寨门十分讲究。寨门两道,方条石垒成,门壁留有清晰的孔洞。翻过一峭壁,悬崖下洞穴约2米高,纵深达4米,还有侧门、石床等,旁有废弃的蓄水池。洞穴里有一长条岩石,条石上雕刻“来往吉利”4字,可惜的是,无法考究该石刻出自何人何时。

 

拐过山坳,路径分左右两线,左线沿一脚掌宽小径可达尽头。尽头乃一巨岩,约莫十米高,仰望之,直耸云天。巨岩前有一排城墙似的山脊,站在小径上,手抚“城垛”,可看见右侧呈弧线体的“墙壁”。 该“墙壁”比眼前双手所抚的“城垛”高许多,几乎完全垂直,壁下是深不见底的渊谷。棕色的峭壁与苍翠的丛林,互相映衬,十分醒目,远处则是大丹霞的峦嶂,层叠相当分明。回过身来拐过山坳往右线走去,依然是一脚掌宽的小径。如果说刚才所到的左线是站在“城垛”口上,那么对于现在的右线,则是行走在那排“城墙”的另一面内墙之上。远处的层峦叠嶂,显然是左线看到的那峦嶂延伸过来的。眼前这倾斜的“城墙”内侧,又像是微微凸起的船背,我突然悟到:这“船背”与“川贝”二字正好谐音。

 

在老猫君监督下,我脚踩状似“船背”的崖壁上的窝槽,往前攀爬了一段之后,前方连浅浅的窝槽也没有了。在此近距离观察可以确认,再往前拐过另一山坳可以登顶,登刚才左线看到的那排“城墙”之顶。不过,眼前这段几米长的“船背”,这倾斜的“城墙”壁面上,没有任何根基可依可倚。今天领队和牛仔君显然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计划,根本没有登顶的打算。因为在牛仔眼里,今天只能是“休闲”级,因为队伍里不但有两少儿孩童,还有一个累伤脚的队友呢。我和老猫君当时一起分析:这段几米长的“船背”之路虽然比较险比较难,然而,若有充分的策划和准备,依然可行。比如,先由一人轻装过去,找一或两处打桩,有绳子牵引作为辅助,显然可靠的多。

 

敝人赞同牛仔等人的见解:川贝岩的名称看来不如改为象鼻寨。“川贝”二字,百度搜索为百合科植物,此地既不盛产,此山体形也非川贝状。山体形状非川贝,远看倒是很像象鼻子。回家之后仔细端详照片,回味实地观察到的情景,敝人又有新的主张:“川贝岩”的名称更应该正名为“船背岩”。也就是说,对寨子、山岩的名称,或改称“象鼻”,或正名为“船背”。对这一名称的取舍,还是让登山协会,让当局地名机构去研讨吧!敝人一介草民,这里照写自己的游记,撰写附有实地照片作证的文字,标题是“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初访象鼻寨 正名船背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