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2014-05-26 20:40:54|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陈迅工/文图 [20140526]

 

524号周六,阴雨,我随津津、林枫一拨人,于大丹霞巴寨一带环线小穿越,经三岩两寨之山间跋涉,苦中作乐,遂记之。

 

翌日上午我们各自打着雨伞,于市区中山园集中,810出发北上,9点半抵达红梅村开始徒步,于一水坝往左,前行约2公里多抵达燕岩与平头寨两山之间,接着往左走新寨山脚抵达一山凹,背离五仙岩往右,登山横切,于雨雾中底达西竺岩寺,在这里午餐干粮,歇息约1小时。然后走另一条道,擦过五仙岩另一侧,抵达观音堂茶亭,又近3公里跋涉抵达岩头村,1540返程,17点左右回到市中心。

 

对于本行程到底有多少距离,由喜欢记录的我挑起一场争论。A君说有15公里多,B君坚持7公里,而C君模棱两可。这么大的出入乃我始料不及,最后寡人钦定10公里。虽然众人对多少行程毫不在乎,我依然提醒领队:以后最好带上鸡皮厄斯测速。明知敝人那游记没几个傻子看,我这大傻帽依然这么认真,此等嗜好乃老朽命中注定啊!刚思索至此,突然意识到该下车提前滚蛋了。一打开车门,迎接我的竟是瓢泼大雨,拜拜!

 

对于此行的开头一段与最尾一段,可能不少人以往走过,中间的穿越却是头一回。连续雨天致使泥泞更甚,进水的湿鞋可不太好受,如果以后阴雨天重走这样的路,敝人将穿胶靴。敝人以前穿过胶靴徒步,走在硬地上感觉脚底太硬,然而,于泥泞地带,却有一种纵横天下的洒脱。

 

今天阴雨天,幸亏途中基本上无雨,有时感觉有乃潮湿雾气所致。雨后不但空气湿润,溪水瀑流也显得热情奔放。平头寨燕岩下那里有十多米垂帘的细瀑,还有西竺岩侧近十米高垂帘的细瀑,都是拍照的上佳点。离开西竺岩稍远处,则是一串激流勇进、汹涌澎湃的溪瀑,一茬接一茬。葱茏中格外洁白的溪瀑,让自己的身躯在寂静山林里自由舒展,伴随着我们熟悉而又生疏的声响,带着纵横天下的洒脱。

 

关于西竺岩的资料极少,我这里略录如下。此岩洞宋代始为佛教弘法道场,至明嘉靖二十五年由法莹法师率众重修,一度香火极盛,后至清同治之年由候大邦、彭明昌两信士缘首复修,由南华禅门弟子释印宗法师缘起。又传说吕洞宾云游到此,夜宿燕岩石床上,一蒲扇扇走虫蚊蛰蛊,留下清凉净土。天神遣两仙女来此塑造菩萨像,约定三天内,誰先完成誰就陪同王母娘娘赴滛池。妹妹攀上的燕岩庙,因为没有虫蚊骚扰,工效快速,比西竺岩寺的姐姐抢先造好,造得更加好看……

 

西竺岩,与燕岩,与五仙岩,三寺隔山相邻,论地势规模比不上燕岩、五仙岩,论香火连观音堂都比不上,格外偏僻。三年前匆匆闪过,今天与避雨有关,有时间追根究底,然而收效甚微。也许因为我年纪大,一位丘姓居士显得十分耐心。除了上述故事情节外,居士还讲到如今厅里的三尊玉菩萨,是潮州信众捐的。为了请人吊运上山,頗费了一番周折。吊运上山的两小伙起初不肯,后听父亲的话全心拼命以赴,感动上天,得神灵助力而成功。

 

我反复表示,故事应用文字记录下来,让前来的众生、访问者看得见。更重要的是有关西竺岩寺来龙去脉的遗物,包括碑文、图片,尽量寻返,作为考据,让有心的来访者感受更加深刻。该居士大概听懂我意,进出几个来回,找出一块刻有碑文的石碑。然而此石碑下面的文字,包括落款日期显得十分模糊,只有大标题尚清晰可辩。该居士说,该石碑快完成时,曾被动员勿将此碑向世人展示,结果制碑人把正文涂抹掉一部分。对此情节,该居士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能够让我们动手帮助,一起将此石碑从尘土的掩盖中移至寺庙正厅,已经很不错了。

 

小穿丹霞地,究探西竺岩;流瀑山林静,跋涉自在天。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小穿丹霞地 究探西竺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