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2014-07-11 18:45:11|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陈迅工/文图[20140711]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首《太阳岛上》的歌,让郑绪岚唱得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据说太阳岛从满语鳊花鱼的音译演变而来,因岛内坡岗洁净的细沙在阳光照射下格外炽热,故称太阳岛。今天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在防洪纪念塔前坐游船过江,上岛后首先游览的是俄罗斯风情小镇。有趣的是,小镇门票乃一护照,首先让你有一种出国境旅游的感觉。这是一座异域风情极浓的旅游休闲小镇,早先由俄罗斯风格的别墅、民宅构成,现在依然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原貌。小镇里有的房屋似乎还有俄罗斯人居住,演艺厅确实有俄罗斯姑娘的表演,但需要另外购买门票。太阳岛公园的栖凤台、水阁云天,艺术馆、展览馆等,有的没时间去,有的没开放。

这俄罗斯风情小镇,相当于拷贝复制的,前苏联的某些场景,某些片段的微缩景观。整个小镇建造在树林中一般,很符合俄罗斯的森林情结。红屋顶,绿门窗,奶白墙,大栅栏,小花园,山石雕塑、小桥流水、古朴典雅……让你仿佛置身于一个可爱的童话王国,不由得勾起心中那份久远的童真回忆。这些小屋多数销售俄罗斯民族工艺品,有的是介绍太阳岛历史的图片展馆,有的模仿上世纪50年代苏联百姓家庭的场景。徜徉其间,时光仿佛倒流回半个多世纪前的那火红年代。小卖店里还是各式各样的套娃,政界名人也成了套娃,想必普金十分乐意这样为俄罗斯宣传做贡献。小蜜非在普金旁边拍照不可,敝人则选择列宁像侧留影。拍照一般不设限,但对活人则不可近距离拍照。我们不注意拍了一张,屋里人板着脸说不行,当着她的面我们老老实实删了。据说付款可以,我们尚未试验。

在路边,我们恰逢两位俄罗斯年轻人,手执刀锤,在树荫下雕刻艺术品,男的低头骑在凳子上,还光着膀子,看来很认真。木制的图腾头像,近2米高。我向站立雕刻的大姑娘说了一声俄语的“您好!”对方马上礼貌的点头回了一声“您好!”。我不记得姑娘二字的俄译,只记得同志二字,又怕用同志二字不合时宜,所以不敢深入交谈,即刻退出阵地。而小蜜却大胆的与他们多说了两句。小蜜在呼伦贝尔就比我大胆,与俄族人对话比我频繁。他会的俄语比我多,但您好和同志二词却没我熟。在“1950苏联人家”,我浏览屋里的装饰和物品,猜测屋主人是苏联军人家属。凝视着墙上所挂的枪支和帽子,我情不自禁的联想起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不由自主的哼起“共青团员之歌”。我声乐修养很差很差,但此歌的俄语歌词和旋律却记得很完整,也许,这是一种今天多数年轻人难以理解的情结吧。

哈尔滨之夏5字我早就听说过,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哈尔滨之夏”与“上海之春”“羊城花会”并称中国三大音乐节。地处中国北方边陲的哈尔滨,早期随着大批外国移民的涌入,西方音乐文化也随之进入。在东西文化相互交融之中,铸就了哈尔滨人喜爱音乐的品性。延安文艺工作者的到来,更为哈尔滨注入生命的新鲜血液。哈尔滨交响乐团前身是19084月的铁路管理局交响乐团,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鼎盛时期一度号称远东第一,被后人称为老“哈响”。我二人此行有幸赶上一场2014音乐季交响音乐会,演奏时间刚好在74日傍晚我们上火车之前。627我们曾到哈尔滨音乐厅参观咨询,得知这场音乐会的消息。

在欣赏能力和音乐修养方面,敝人同挂靠电台的,韶关音响协会骨干小蜜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他是音响发烧友,屡屡到广州音乐厅聍听,我今天只是附庸风雅而已。这音乐会门票3等座80元,票虽然贵,却很难得。精神层面的东西,往往无法以经济价值来衡量。高人有言:你如果喜欢,听了能深得己心,是否听懂都无所谓,音乐本来就是用心感受的。用心感受特别需要安静,音乐厅台前字幕上打出了许多如何保持安静的细节,至于落实到什么程度,那就考验个人素质了。干扰别人是不道德的,你喜欢的东西强加给别人也不道德。由此联想到广场舞,广场舞本来是一种健康高雅的活动,之所以被诟病,关键在于音量。

今天这场音乐会由俄罗斯名家佳琴科指挥,5个基本曲目中,柴可夫斯基的罗朱幻想序曲、胡桃夹子、波兰舞曲3支,好像我以前听过音响有点印象。总的感觉是6个字:不太懂很优美。40多年前敝人在北京读书时,听过一次交响乐现场演奏,至今难以忘怀。重点曲目是中国人熟知的“梁祝”,由李德伦亲自指挥。今天的曲目,包括后来加演的2只,前后7只,没有一个中国的。也许是因为没有本土的曲目,难以调动情感;或许是佳琴科的表现,确实无法与李德伦相比。单就身段而言,来自腹部丹田的气韵,李德伦似乎更加明显和充分。在音乐厅二楼,我看见同贝多芬、莫扎特等5位世界音乐大师并列的李德伦塑像,深深的行了一下注目礼,我的思绪似乎回到40多年前那一幕,我分明看见指挥台前的李德伦,为基层大众,为莘莘学子,凝聚起全身的血脉,挥舞起全身的细胞。

俄情太阳岛,交响哈尔滨;美感通血脉,艺术韵心神。平平仄平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哈尔滨归来,就以这小家子自我感悟收尾吧。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交响哈尔滨 俄情太阳岛[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