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2014-07-09 16:44:29|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

陈迅工/文图 [20140709]

繁花似锦

“连山林绿真成海,满地花鲜胜似春。”叶圣陶先生当年留下的这句诗描绘出呼伦贝尔繁花似锦的场景。另一著名作家端木蕻良更是胸臆直舒:“草原上有数不尽的花,这么一幅漫无边际的草毡铺开去来,简直没有尽头。”到底是草原作家大手笔!一路上我们所见到的,然而又说不清的满地野花,都让他说透了。他说(大意):室女座当令的时候,粉蒸玉琢的大朵的山芍药到处开;天琴星当令的时候,野罂粟花开了;狮子座当令的时候,金针花开了。呼日伦花放蕊,草原上羔肥圈满,紫苹苹花放蕊,初生的三河马小马驹像梅花鹿似的跳跃着,僧帽花放蕊的时候,那西莫特母牛每天可以给榨奶姑娘六十多磅美乳。草原上有两个湖泊,一个是呼伦池,一个是贝尔湖。传说她俩原是两姊妹,她俩把草原上的雨水储藏起来,然后再舀给牧民们,为他们饮牛饮马……铺了青草,开了野花。我分明记得,同行的丽子她们在临江草地,将这样那样五彩斑斓的野花采摘在手里。

俄裔风情

在恩和,在临江,在界河,在边城,我们体验蒙古文化的同时,感受到浓郁的俄罗斯风情。恩和一条小街,坐落着许多别具一格的俄罗斯小木屋,门前摆有几盆鲜花。村边流淌着美丽的哈达河,乡村宁静古朴,远山云雾缭绕。住地旅馆老板告诉我们,这一带很多人祖上都是从俄罗斯那边逃难过来的,如今这里的俄罗斯后裔多半是第三四代。追溯到19世纪末,中国闯关东移民流,与沙俄西伯利亚远东移民流,在额尔古纳河畔相遇,两个不同种族的流民逐渐成为睦邻,继而联姻永久定居,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直到今天依然保存俄罗斯族一些民俗习惯,住木刻楞屋,酷爱花卉和歌舞等。那天我从附近山上看日出回来的路上,邂逅当地骑机动三轮的一村民,大约四十来岁。他说自己不是俄裔,却热情的告诉我如何辨认是否俄裔人。正闲谈中,过来一俄一汉两位妇女坐上机动三轮,汉子发动机器的同时笑着对我说:你猜,哪一位是我老婆?我来不及猜,但当时这有意思的场景我清晰的抢拍下来了。

界河边境

沿着静静流淌的额尔古纳河岸,车子一直行驶在中俄边境线上。据说公元16世纪末俄罗斯南侵,康熙皇帝为了同噶尔丹争夺蒙古地区的控制权,匆忙于1689年同俄罗斯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割地求和,将额尔古纳河以西大片国土划归俄罗斯,从此额尔古纳河成了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河。在界河口岸五星红旗的游轮上,我们可以从中俄友谊桥头看见岸边俄罗斯的三色旗帜。沿着额尔古纳河走走停停,远眺对岸的俄罗斯,胸中似乎涌起一股酸楚。走近恢弘的满洲里国门,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又油然而生。这是因为,一张279年前的中国地图,搅动了国人心底的一池春水。望图生情,这份地图犹如一位失散多年的友朋,让国人倍感亲切。这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送给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礼物,德国人于1735年绘制的中国地图。客人似乎在提醒中国:开疆容易,守土不易。从铁木真到康熙,今天的子民们,可得珍惜啊!

草原放歌

去北疆看草原,看呼伦贝尔,是我多年的向往。听,“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雨马儿跑,挥动鞭儿走四方,百鸟齐飞翔。” 再听,“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哪,不落长江不起飞。要说起义的嘎达梅林,是为了穷苦牧民的土地。东流不尽的西拉沐伦河畔,富饶宽广的草原,美丽的牧场啊!那是英雄嘎达生长的地方……” 再听,“我的心愿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草原茫茫天地间,洁白的蒙古包撒落在河边。我的心爱在高山,高山深处是巍巍的大兴安。林海茫茫云雾间,矫健的雄鹰俯瞰着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白云朵朵飘在飘在我心间。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心爱我的思恋。我的心愿在河湾,格尔古纳河穿过那大草原。草原母亲我爱你,深深的河水深深的祝愿。呼伦贝尔大草原,白云朵朵飘在飘在我心间。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心爱我的思恋。呼伦贝尔大草原,白云朵朵飘在飘在我心间。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心爱我的思恋。”草原题材,尤其是蒙古草原题材的歌曲,真是多如天上星星,数不胜数。

结语。“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敝人以为,用中国汉代音乐家李延年这句描绘美女的歌,来形容呼伦贝尔大草原毫不为过。相对而言,敝人下面这首五言就太蹩脚了。蹩脚就蹩脚吧,好过没有。

牛羊旷野现,骏马奔从容。茫茫兴安岭,白桦郁苍松。

边境国门韵,友谊续俄中。草地天骄梦,呼伦贝尔风。

[附注:与呼仑贝尔密切相关的哈尓滨之行另外单独成篇]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草地天骄梦 呼伦贝尔风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