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2015-11-15 21:33:47|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陈迅工/文图 [20151115]

 

1114周六,我参加了“纵情山水生态樟市韶关市第二届曲江芦溪韵徒步穿越”大型户外活动,跟随的是顺辉户外群团队,杂记录之。

 

早上710中山公园乘大巴出发,向南1小时车程到达曲江樟市镇,随千人大队伍分批签到。两个驿站揭牌和徒步启动仪式结束后,随着第3声枪响,我跟着大队伍迈开步伐,向前向前向前。起步时间大约905,中途经过2个签到点,于155返回终点。在粤佳公司茶场场部集体用餐,午餐后于1445返程。同车参加竞赛的两组队员空载奔跑,以将近2小时的战绩获得冠亚军,大家表示祝贺。

 

樟市附近的田园风光,有翠绿的竹林、有金黄的蹈田,还有一片片棕榈树。棕榈树主干挺直,为叶鞘形成的棕衣所包,毛茸茸的。玉米穗子似的黄色花朵,盛开在叶间,一串串淡蓝黑色的球形核果,上面还有白粉。它那舒展的华盖给人绿荫,给弱小的花草以守护;它在寒风中从不凋零,雨打也没有低过头。棕榈的棕皮的叶鞘纤维用途广泛,棕榈的形体挺拔秀丽,常用作绿化,盆栽。宋代梅尧臣《咏宋中道宅棕榈》诗中吟哦“青青棕榈树,散叶如车轮。”“今植公侯第,爱惜知几春。”一派南国风光。

 

因为近期接连下雨,为可靠起见,组委会临时改变路线和活动方案,也不分17还是28,统统22公里,改原来的纵线为环线,地形复杂山路较多的芦溪不去了,终点即为起点。一样的野外生态游,芦溪村变成樟市镇,少了高山风光,多了田园风光。全程22公里硬面乡道,我负载徒步用了4小时50分,平均速度4.53公里.,这个速度很不咋的,如果早几分钟出发,前期抓紧一点,达到5公里水平应该不成问题。尽管有些遗憾,但聊以自慰的是,拼命保持纯洁性,革命到底不回头。

 

什么“纯洁性”?就是坚持到底,拒绝“收容”。组委会准备了一些车辆,用来对有病痛者、体能弱者、及其他特殊情况,实施中途“收容”。我一路数次谢绝了“收容”,坚持不回头,但最后那几公里差点动了回头的“邪念”。本来就长期缺乏营养的我,当时体能逐渐下降,干粮吃了不少,包括巧克力。抱着革命到底的坚定信念,同前后不远的几个丫头,互相之间口头鼓励,行动激励,硬是挺到终点。据说,因为不宜拖延太晚,“收容队”最后实施强制收容。

 

我在车上见到活动证件上的休闲组3字,很不高兴,领队对我解释说,休闲组和业余组这回不分了。为什么不高兴?因为我反感休闲2字。到这里来徒步穿越,我没资格参加专业竞赛,但可以业余暗暗竞赛呀。“休闲”2字有许多积极意义,也有负面,负面与“享乐”近义,“享乐”的休闲心态往往与“拼命”相对立。哲人有言:“危险的地方千万要小心,没有危险的时候务必要拼命。看似没有拼命的环境,但自己可以创造拼命的条件。”野外徒步,不管别人执什么心态,总之我常警惕自己:不可存享乐休闲的邪念,不能对不起自己。

 

俄国文坛巨星陀斯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我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难”当时他被囚禁在寒冷的西伯利亚集中营里。这句特别耐人寻味的话,我思索至今,余味无穷。在陀氏看来,苦难是让人变得更好更优秀的一种历练,如果你受了那段苦难,却没能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没有升华自己的品质,那你就辜负了上帝的良苦用心,辜负了你受的苦难,便配不上你所受的苦难。周国平下面这话似乎可以作为一种注解:“一个人通过承受苦难而获得的精神价值是一笔特殊的财富,由于它来之不易,就决不会轻易丧失。而且我相信,当他带着这笔财富继续生活时,他的创造和体验都会有一种更加深刻的底蕴。”

 

整理照片,回味当时,吟得五言一首:樟市好山水,野外生态游,保住纯洁性,革命不回头。平仄对杖不好,凑合着吧。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樟市好山水 野外生态游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