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2015-12-02 07:48:23|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陈迅工/文图 [20151130]

 

1129周日,我随靓老虎户外一支约20人的队伍,前往南粤有名的银杏之乡南雄坪田一带,顺道孔江湿地公园,秋游,颇多联想,谨以记之。

 

早上7:35中山公园出发向东北,经南雄城区再向东,2小时多的车程,于11点多抵达准景区停车场。所谓“准”是指“景区”范围主要路段封闭,乘坐交通车需购票,分散的几个片区距离较远,一般外来游客几乎非坐不可。我主要奔着军营寨而来,因为往年几次没到。然而此时偏偏下起雨来,更没人听我徒步前往的“蛊惑”。无奈的我,只得同外地游客一起购票排队。坐电车身子舒服,心里却不是滋味。

 

到军营寨不久,“灾难”接踵而至:我相机断电了,只得以低档手机顶替。辗转途中自己看错表针,加上队友迟延,整整白耗我两小时。再看今天的树叶尚未完全成熟就开始凋零,还有景区小货摊噪杂的音响,几番遭遇几重挫折,心里头沮丧极了,在车上沉思许久才平静下来。因为我忽然忆起周国平“苦难的精神价值”一文,阴霾笼罩的思绪随之得以抚平,回味收获,构思日记。

 

银杏,老百姓叫它“公孙树”,古文人称它为“鸭脚”。植物学家说它是“活化石”,因为它与恐龙同时代。巨大的气候变化和海陆变迁,没有让银杏树苗灭绝,未能动摇它扎根大地的信念,未能摧毁它顽强的生命。至今,它依然蓬勃灿烂着它带黄的绿叶、带绿的黄叶,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抗日烽火年代,郭沫若曾经用诗人的语言,赞颂古老的银杏为“东方的圣者”。在他那篇散文里,尊银杏为“中国人文有生命的纪念塔,随中国文化以俱来的亘古证人”。

 

碧云天,黄叶地。秋叶是天与地之间的浪漫写意。秋叶静美,美在生命灿烂辉煌的过程,美在风霜浸透后的丰盈,美在魂归泥土无声无息的从容。巨星画家达芬奇认为“黄和红在亮光中最美,金黄色在反射光中最美。”在大文豪郭沫若的笔下,秋天的银杏叶更为生动鲜活。你看,“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蝴蝶”。

 

唐代诗人画家王维晚年曾隐居陕西蓝田辋川,曾作画“辋川图”,与友人裴迪赋吟诗唱和,王维《文杏馆》诗曰:“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裴迪和诗道:“迢迢文杏馆,跻攀日已屡。南岭与北湖,前看复回顾。”唐代另一大诗人元稹这样写到:“借骑银杏叶,横赐锦垂萄。冰井分珍果,金瓶贮御醪。”你看,拟人银杏叶,当马来借骑。

 

银杏古名“鸭脚”,北宋文坛巨擘欧阳修在《鸭脚》中写道:“鸭脚生江南,名实本相浮。绛囊因入贡,银杏贵中州”。该先生在《答梅宛陵圣俞见赠》一诗中有句:“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鸭脚虽百个,得之诚可珍。”。前一首介绍银杏树的由来和珍贵,后一首因为千里之外能得到友人赠送的银杏树,颇感珍贵,赋诗抒发情谊。梅尧臣收到欧阳修的诗,则依其韵作《酬永叔谢予银杏树》诗:“去年我何有,鸭脚远赠人。人将比鹅毛,贵多不贵珍”。你看,银杏在这里分明成了友谊的纽带。

 

南宋著名文学家杨万里《银杏》一诗里,写到吃银杏的乐趣:“深灰浅火略相遭,小苦微甘韵最高。未必鸡头如鸭脚,不妨银杏作金桃。”把银杏放在灰火里煨烤,煨好后一颗颗剥着吃,又热又香,苦中带甜,与鸡头米和金桃相比,别具韵味。敝人小时候不止一回同小伙伴们一道,把白果放在灰火里煨烤,记得有一次差点烫伤手指头。

 

河南光山县净居寺有一株白果树,北宋大文豪苏东坡曾在此树下读书,于银杏树盛果时欣然命笔:“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瑞鹧鸪.双银杏树》据说是古典诗词中吟哦银杏的精品。词曰:“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柑橘可为奴。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谁教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居士擘开真有意,要吟风味两家新”。托物言志,赞颂银杏和爱情,读来感人至深。

 

若论精品,今人也有。赞美银杏的蝉联体古体诗《银杏心语》七绝五首,不知何人所撰,写的真好。其一“又见金风绣锦杉,一生炫彩最开颜。虽惜迟暮才圆梦,终把辉煌戴桂冠。”其二“既把辉煌戴桂冠,当思风雨度经年。赢得丽日多光顾,青涩始成十月妍。”其三“青涩始成十月妍,难消梦醒几潸然。畅游谁问金光道,铺锦可知一寸丹?”其四“铺锦见知一寸丹,肯将金色洒故园。痴情仍恋钟情处,故遣黄蝶舞碧天。”其五“虽遣黄蝶舞碧天,不曾别去枉寻欢。相思缠在虬枝上,再聚精魂写灿然!”

 

敝人我今天也东施效颦;“重访白果树,雨中窜坪田;追寻古气息,银杏影心间。”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重访白果树 雨中窜坪田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