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心怀生命(何怀宏)[节录]  

2015-12-27 19:21:19|  分类: 妙 品 荟 萃 [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怀生命(何怀宏)

[节录]

        引者按:《心怀生命》一书充满哲学智慧,它企图唤醒每个人内心深处对生命的赞叹,对人生终极意义的关怀与好奇。这里节录试读中的若干篇幅。

《心怀生命》试读:

写在前面的话

我在这本书里所写的,首先是我想对自己的孩子说的一些话,其中的许多问题,正是她(他)向我提出来的……以下就是其中的一些问题:

它们有些是涉及生死与自然的,比如说:我们的生命来自何处,它又往哪里去?每个人的生命是否都是一个偶然的幸运?我们的生命是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吗?是否真有生命的奥秘?如果有,我们又是否能够完全揭破这奥秘?我们如何面对必不可免的死亡?我们又如何避免那些不必要的死亡和伤害,不轻掷我们的生命?但是,人是否又还需要一些冒险?生命是否有一种自我修复的能力?人的生命与动物的、植物的生命是否有相通的地方?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究竟是怎样或应当怎样?能否确立一种新的生态观?

有些问题是涉及苦乐与目标的,比如说:人是否都追求快乐或幸福?生命中是否就自然而然地包含着痛苦?我们如何对待这些痛苦?我们渴望激动人心的快乐,但我们所过的生活却是平凡而又单调的,怎么办?人的生活可以复杂到什么程度,又可以简单到什么程度?我们如何对待生活中的突然变故,尤其是家庭变故?我们又如何对待和实现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还有些问题是关于自我与他人、个人与社会的,比如说:谁是“我”?或者“我”是谁?我们每个人是否都有自己的某种天才?如果命运看来对我特别不公怎么办?学校训练的主要意义是什么?人是否应当追求完美?一个人如何做到全面发展?我们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有多少种身份?什么是最重要的身份?不同生活理想的人们如何在同一个屋顶、同一片天空下生存?什么是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事和最重要的时候?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是否能够代替别人做好事?人应当为自己还是为别人生活?

对这些问题,我只想说一些在我看来对你们重要、并且被我的经验和思考推测为合理的话,但这些话并不就是固定的答案,也许它们只能说明,我也和你们一样,为这些问题深深地焦虑过和苦苦地思索过。我们也许可以藉此深深地、倾心地交谈,哪怕隔着千山万水。而对话者有时候保持某种留有余地的距离,或许反而可以更从容和深入地做一种心灵的沟通。

我可能并不是在一个特别合适的时候写这本书的,我最初写这本书的中年可能是人一生中最入世从而也最世俗的时候,但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写作使我的心灵又经历了一次童年。更让我欣慰的是,我也随着这本书一起不断有心智地成长。

在我第一次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值冬去春来;而当我再一次补充修订它的时候,又是春光明媚的时候。春天是一个生长的季节。我希望这本小书里的思考和体验,也许能有助于正像我的孩子一样成长着的你们,以及和我一样关注着你们成长的父母们。

 [何怀宏 1995年春初稿 2009年春再笔 2014年春夏之交三笔]

《心怀生命》试读:

正 视 死 亡

……有时生命就在几秒钟之间被决定了,而我们多么希望回到这几秒钟之前!但是,即使因为上述某一个环节,这一不幸真的没有发生,生活中也还是可能会有别的不幸发生。也许,在我们安然无恙的一些事情中,正是由于某一个我们甚至不知道的环节,灾难才没有发生。

生活中总是有一些千钧一发的时刻,有时命运的沉重铁锤落了下来,有时没有落下来。所以,我们即使都万分小心,在生活中也还是不能不面对死亡。

我们在一生中会遇到亲友的死亡,而在童年的时候,遇到这些事尤其使我们感到悲伤。我们自然还会遇到自身的死亡,虽然一般来说它离年轻人还很远,但也可能很近,因为死亡有时也会猝不及防地袭击年轻的人们。

而最令人恐惧的可能还是超越于这些特殊情况的一般的死亡、普遍的死亡,甚至可以说是永恒的死亡。也就是说,当我们想到:所有人都不免一死,以及整个人类也可能在某一个时候毁灭。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的过客,甚至人类也只是宇宙的过客,那么人的生存,这一短暂的瞬间有何意义呢?

死亡执拗地不肯退出我们生命的视野。死亡是一个生命的问题,而且是一个生命的自我意识的问题,不仅要有生命,而且,要在生命有了自我意识时才会发生这个问题。

就像我们不知道我们的生前一样,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死后,但为什么我对我生前的虚无可以忍受呢?因为那时还没有过我,或者说那毕竟是已经过去了的,是从无到有;而死亡却是从有到无,是尚未过去的,是我感到越来越逼近的。

对于死亡的感受和思考,是必然地、或迟或早地要来到每一颗颖悟、敏感的心灵的。尽管它使我们感到深深的恐惧,但我们却不能不承受它。有一天晚上,我的孩子泪流满面地跟我说起了她的恐惧,我当时只能告诉她,我也曾经想过这些问题,而且,很多很多的人也都想过,也都害怕过,但他们仍然活着,仍然好好地活着。

生命有它自己的逻辑,只要我们耐心地忍受,勇敢地坚持,这一切都会过去 的。对死亡态度的坦然,或者说一种安慰,也许就在于,死亡是必然的,也是自然的,就如同瓜熟蒂落,那么当我们离去的时候,让我们感谢哺育过我们的大地吧。

而且,我们怎么知道死后的情形,我们怎么知道那时是一切虚无呢?我们只知道死亡与活着不同,死亡是我们现在知道的一种生活的结束。也许,死亡就像爱默生引用的那句不朽的诗句:

如果我的小船沉没,它是到了另一个海上。

《心怀生命》试读:

心 存 敬 畏

我们对我们的生命,有我们所知道的方面,也有我们所不知道的方面。

如果有人自诩他最终揭破了生死的奥秘,你千万不要相信。即使是古希腊最有智慧的人苏格拉底,在他被判死刑之后也只是说:“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活着,哪条路好,只有神知道了。”而古代中国最有智慧的圣人孔子也只是说:“未知生,焉知死?”“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无论是在诞生的一端,还是在死亡的一端,两端都没有人来告诉我们真相。因为,一端还无所谓人,另一端“还从来没有人从那条冥河上回来过啊”。

从个体生命来说,有谁能在降生时像一个成熟了的大人一样观察、感受、体悟并且记忆呢?更不要说他在母腹中的时候了。而从整个人类来说,她在孕育和诞生的时候不也像一个浑噩无知的婴儿?人类的生命,有一大段没入在我们无知无识的海洋。

现代科学告诉了我们一些有关生死的知识,比方说个体生命在母腹中的孕育,人类在地球上的进化,乃至于推迟死亡、延长人的生命的一些办法,但是,我们发现,我们对有关生命与死亡的具体知识越多,我们未知的东西也越多,就像一个圆圈较小,它所外切的面也较小一样,随着我们知识圈的扩大,它所外切的未知领域也扩大了。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并不就是不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人为什么存在?我们今天为什么在这里?这一定是有某种根本解释的。人们甚至发现,宇宙有一种内在的和谐,生命呈现出美丽的光彩,但是我们却不敢说就知道它们最深的奥秘。

我们如何对待我们尚不知道的那一部分生命的神秘呢?有些人承认神秘,却又动辄说自己能揭开这一神秘,那他是太轻易地把自己看作神而不是人了。在某种意义上,“神秘”之所以为“神秘”,就是因为它是“神”的而不是“人”的秘密,或者说它只能被人不断地接近,而不能被人最终地揭破无遗。

近代以来最伟大的经典物理学家牛顿说:“我只是一个在海边捡到几枚贝壳的孩子。”

上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也说:“任何一个认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相信,在宇宙的种种规律中间明显地存在着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远远地超越于人类的精神,能力有限的人类在这一精神面前应当感到渺小。”

生命是一莫大的赐予,我们对我们所知道的,我们生命的直接赐予者心存感激;而对我们所不知道的、我们生命的根本赐予者则不仅心存感激,还心存敬畏。

人间所有自称的“最终的揭秘者”都近于狂妄,而只有承认世界上总是有某种人所达不到的神秘,在心里保持敬畏同时又不懈追求的人们,他们知道人既伟大又渺小,从而既自信又谦卑,他们的所作所为才最符合人的身份。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