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2015-03-31 20:16:12|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陈迅工/文图 [20150331] 

327周五至29周日,我参加火哥户外一支37人的队伍,前往安徽黄山,顺道婺源旅游兼驴行,了却一桩心愿,美感收获硕丰,谨以上下两片记之。此为下篇。 

结束黄山之行,296点起床7点早餐后,队伍乘大巴向西,约1个多小时后到达婺源的溪头乡龙尾村。原计划是去江湾的,还差3公里,因为堵车只得在此逗留约1小时。接着转移到秋口镇金盘村月亮湾,逗留约半小时,午餐后12:10向西南上高速,于服务区用过晚餐继续赶路,约12点返回韶关市中心。于婺源逗留的3个小时,有当地导游陪同,以观赏油菜花为主,顺带徽派古村古建筑。不像内蒙呼伦贝尔那样茫茫一大片,拖拉机耕直升机播,婺源的油菜花田规模不大,都是小块小块的。沿途一路都是。因为空调车窗不开拍摄受阻,重在记录的我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 

婺源一带我前年曾到过,这次又粗粗体验了一回徽派韵味。正如汪导所言,欣赏婺源的油菜花,同山水,同建筑连在一起品赏才更有韵味。趁众人尤其是女娃娃迷恋油菜花色之际,老朽我抓紧往村子里头串,沿小溪流奔走,扑捉到不少徽派民居气息的镜头,虽然很不经典。汪导的介绍解说却有不少经典,让我共鸣。她讲到,婺源一些村落的经济水平,相比许多地方显得贫穷一点,但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的徽派民居,这里的田园气息,会让人怡然自得的感觉到幸福,这幸福二字可是金钱买不来的。这话难道不经典吗?也可能很多人不以为然。 

读到一篇题为“杂谈徽派建筑徽字之妙”的文字,使我对徽州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包括现在划归江西的婺源,四周群山环绕,使徽州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中,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徽州文化和徽派建筑。一个“徽”字,山、水、人、文兼而有之。体现在民居、祠庙、牌坊、园林中的徽派建筑有有着和谐流畅,统一规划的整体美;依山傍水,翠微缭绕的自然美;清雅简淡、因陋就简的朴素美。 

脍炙人口的“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大家都知道这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赞美家乡婺源的诗。他还有另外一首题朱绯塘也写婺源“郁郁层峦夹岸青,春溪流水去无声,烟波一棹知何处,鶗鸠两山相对鸣。”民国的方克和、现代的胡绩伟有两段写婺源的诗句,我以为很不错:“村外又村千户荫,树间生树四时春。无关胜似虹关景,八百余年论废兴。”“文公阙里出书生,处处苦读又勤耕。红色鲤鱼游华夏,龙尾砚石誉东瀛。”两人竟凑巧同韵。 

书香婺源还有不少精彩的楹联:如“水贴荷钱,江永的买来湖山千万顷;山垂木笔,描得春景二三分。”“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 “晓来处处闻啼鸟,暮归人人带茶香。”意境最高的还数这副“为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 

书香”,一个美丽的词汇。此次全国两会期间,一个浑身散发浓郁文化气息的词汇—“书香社会”,也迸入代表委员们的热烈讨论里。“建设书香社会”首次亮相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为报告增添了一份诗意浪漫的同时,也引发人们思索:移动互联网时代,当人们的时间被快餐化、碎片化的信息占据,如何让“书香”浸满社会? 

写到这里,情不自禁吟得一首五言:徽地山水秀,婺源菜花黄;联句多韵味,诗文透书香。凑合着结尾吧。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徽地山水秀 婺源菜花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