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2015-04-14 19:19:47|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陈迅工/文图 [20150413] 

清明时节,我趁回湖北武昌探亲、广水乡下扫墓之机,游览了东湖梨园、解放公园、老长江桥等,还到黄梅参拜了四祖和五祖寺,了却一桩心愿。分上下两片杂记于此。此为篇上。 

早先的墓地都在乡下偏远处。走在田埂荒坡上,眼前、身边是一片片油菜花,让我们瞧个够,闻个够,好像自己是在与另一世界的亲人分享。来墓地之前我们也专门准备了一束鲜花,置于碑顶,那是自己的一种哀思寄托。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值得祭奠的,还有那些故去的烈士和先贤们。 

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墓所在的武汉解放公园,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从洋商跑马玩乐的“飞地”到人民群众修身养性的公园,从人造的游乐场所到自然天成的湿地景观,解放公园最终实现了回归人民、回归自然的本质属性,成为武汉十大经典工程之一。据介绍,园内有梅花山、桂花岭、樱花坡、盆景园、中华名塔园等园林景点。除了花树草坪之外,我在肃穆的苏军烈士墓前,在湖边生动的八匹马雕塑旁,逗留最久。花树草坪给人生态之美,烈士墓碑给人悲壮之美,骏马雕塑激发我生命的活力。

 重游户部巷之后,我冒着大雨来到老长江桥。桥下一块纪念碑墙上生动刻画有大桥建设者的英雄群象,另一块刻有碑文的铁板见证大桥的建设史。桥上的万里长江第一桥纪念碑,记录着经历过70多次撞击安然无恙的伟绩。纪念碑告诉世人:建设者们不论酷暑严寒,不避狂风骤雨,不畏洪水骇浪,顽强拼搏,表现出工人阶级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这建成的象征着劳动光辉的长江大桥面前,一切梦想资本主义复辟的游魂僵尸的呓语谰言,将烟消云散……江水悠悠,长桥如画,楚天凝碧,艳阳似锦,爰为之记,以志永久。 

东湖西北岸梨园里,所有树木皆依地势而起伏,高低重叠,苍翠幽深,古雅娟秀,湖岸曲折,垂柳摇曳。据说毛主席自建国后除了中南海外,在东湖居住的时间最长,这里有“毛主席与东湖”的展览标示,但进不去。在长天楼左侧的鲁迅广场,立有鲁迅半身座像,座像后环植一排苍松翠柏,座像前花坛种植着各种花卉,犹如《朝花夕拾》中的"百草园"。某网友游“东湖梨园有感”曰:枝叶扶疏野草花,绿杨深处旧人家。春风十里东湖路,浩荡烟波映晚霞。 

四月清明,春回大地,细雨纷纷。“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读杜甫这首诗,你自然会联想起林徽因笔下的人间四月天:“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正如朱自清在《春》中的描述: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 

接着看作家郑振铎的笔下:春色尽显在春雨中:当春间三四月,轻飔微微的吹拂,如毛的细雨无因的由天上洒落,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他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那些小燕子,那么伶俐可爱的小燕子,便也由南方飞来,加入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再来看作家冯剑华的笔下:春三月的雨是少女,正值豆蔻年华。“梨花一枝春带雨”,何等脱俗;“杏花春雨江南”,何等淡雅;而“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又是怎样的清幽。这全是春雨的手笔啊。春雨,遍体芬芳的少女,爱美写美的画师。春雨,把青春和生命赠给大地。 

整理照片,回味当时,吟得五言一首权作结尾:足踏故园土,探春烟雨中;烈贤魂犹在,花木正葱茏。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足踏故园土 探春烟雨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