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客体散文—走出自我重复的窠臼(乔忠延)  

2015-06-18 21:38:07|  分类: 妙 品 荟 萃 [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客体散文—走出自我重复的窠臼(乔忠延)

客体散文,一个新生的概念

客体散文是我命定的一个新名称。这似乎有点背离文学的规律,文学向来都是作家主观情愫的抒写。无论写什么,也无论怎么写,都逃不开主观思维的主宰和再现。看来客体散文是有点冲撞文学既定的标杆。不过,散文既然作为文学的一个门类,自然就是在主观思维的映照下来进行、来完成的,决然不存在对主观思维的背逆。所以,当我将散文冠之于客体时,实际是限定在文学天地里的一种舞蹈。

那么,何谓客体散文?先说客体,客体即写作对象,人、物、事、风、马、牛......凡是进入作家笔下的东西全都在客体的范畴。这么说,给客体加上散文不就成为客体散文了吗?如果这样理解,那只要是有描写对象的散文就可以称为客体散文,这就有些机械了。我这里的客体散文其实不是那么简单,而是指作家的写作手法、写作风格随着写作对象的不同,不断进行转换,尽量使笔下的文章贴近客观对象,达到主客观的高度合一,这就是客体散文。通俗地说,客体散文也可以说成是得体散文。所谓得体,是取自人们穿衣服,胖者穿宽些的,瘦者穿窄些的,只要上身的衣服合体匀称即为:得体。得体散文无外是作家的文章跟随对象的不同及时转换,写的符合其体貌特征,恰如穿在其身上合体匀称的衣服,便可谓之得体散文。

散文大家也难逃脱自我重复的窠臼

笔者所以要提出客体散文的概念,不是要为散文贫瘠的理论园圃增添花色品种,而是积三十余年的创作经验,和比之更长的阅读感受推拥出来的。一个作家的作品能不能让读者喜欢,让读者不只是读一篇喜欢,而是在读作家个人的作品集时也能喜欢,也能一口气追着读下去,始终沉浸在阅读的快感中,那最大的试金石就是看他是不是达到了客体散文的境界。基于这个拙识浅见,客体散文即使不是散文家写作的最高境界,也应是避免重复和雷同的有效手段。我曾十分仰慕文坛上的两位才子,一位是四川才子魏明伦,一位是上海才子沙叶新。这两位都以戏剧名世,也都写出过精美的散文作品。在报刊上,读一篇精彩;再读一篇,精粹。读得爱不释手,连声赞叹。为此,我专门去书店买了《沙叶新谐趣美文》和魏明伦的《巴山鬼话》。岂知,回来阅读,竟然找不到读报刊作品时的感觉,是文章的质量下降了?不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篇篇精美,字字珠玑。然而,就是如此美妙的文章我居然难以读完,不得不放下来,隔一个时段再回头去读。此中原委何在?在于手法重复,体式雷同。就如同有人请你就餐,热情十分,饭菜精美,但是,你就是吃不下去。问题出在上一道菜是红烧肉,再上一道菜是回锅肉,又上一道菜是过油肉,你就是有再好的胃口,也吃腻了,吃厌了。手法重复,体式雷同,无疑成为了散文写作的大忌。可惜,如此明显的弊端就是散文大家也无法幸免。

将来要写新时期散文史,余秋雨必然要留下光彩的一笔。是他首先用现代眼光激活历史,打破了散文写作的拘谨之势,为解脱政治桎梏后,刚刚复苏的散文注入了活力,促使散文出现了大视野,大气度,大格局,这种贡献是无法诋毁的。然而,读他的《文化苦旅》,读他的《山居笔记》,和读《沙叶新谐趣美文》与《巴山鬼话》一样,我无法在整块时间内将之读完。必须放过一个时段,放淡了先前的感觉才能继续静心阅读,否则,似曾相识的感觉捉弄得你很快就陷入审美疲劳。即使作品思想容量再大,文辞再精美,你爱得再深,也不会爱不释手,只能遗憾地爱也释手。细究原因,还是重复作祟。用语的习惯性,节奏的一贯性,甚至体式都是一模一样的。划分段落几乎一成不变的使用"一、二、三、四......",再"一、二、三、四......",使人不得不联想到工厂里的生产线。蓦然,就有将创作沦为制作的坠落之感。如果这样操持的是个普通作家也好,偏偏还是享誉四海的大家,就令人实在为之惋惜。

在经典散文中寻求突围的路子

面对散文大家也深陷这种困境难以自拔的状况,就需要警示自己,千万也不要落进重复的窠臼,既不要重复别人,也不能重复自己。不重复别人好说,自己的出身、学识、眼界,甚而包括生活习惯,不会和别人雷同,写出自我也就写出了个性;不重复自己就不容易了,自己的思维、学识、眼界,短时间是不可能有内在质地的改变,因而笔下的文字也就难以篇篇出新,也就会跌入一个固定的程式。程式化则是创作的大敌,它肯定使自己深陷重复的囹圄。如何摆脱程式化的束缚?如何挣脱重复的囹圄?我在朱自清先生的散文中得到了启示,这就是走客体散文的路子。

我们先看朱自清先生的两段文章,一段是《背影》中的: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另一段是《荷塘月色》中的: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

两段文章,两种风格。前者朴实无华,后者华贵娇美。朴实无华的用来描写和父亲的真挚感情,真实的无一点虚假;华贵娇美的用来状写荷塘里娇贵的莲花,圣洁得胜过周敦颐的《爱莲说》。这就使文章逼近了客体,用贴近客体的语言,表达客体的质感,从体貌到灵魂无不相似,给人留下的印象无疑是得体。这样的散文我将之视为客体散文,我以为如此写作,就可以逃脱重复的囹圄。

甘当探求的独木桥

有了清醒的认识,我便开始新的尝试。说穿了就是自加压力,设置一座散文的独木桥,而且还要自己走过。这样,每每动笔前便增加了一道新的工序。即在有了鲜活细节,有了明确思绪,有了大致链环,还不忙于动手,继续孕育写作的情绪,或者说找感觉。这感觉,这情绪,不是别的,而是和表达对象相一致的语言旋律。这犹如作曲的基调,又如演奏前的定音,定准了,才能首尾贯通,格调划一。记得,人民文学出版社给我出版的《远去的风景》一书面世,有位读者要我签名,我写下的是:"过平常人的日子,想天下人的事情,有了非写不可的感慨再写。不过,动笔前要先想好第一句话。"这里的"第一句话"就是划基调,定琴音,找到和客体相匹配的文章风格。这固然较前费事,但费事的结果是跳开了重复的窠臼。如今我已在独木桥上走过了十数载,也写出了风格全然不同的文章,这里我也以两段文章为例:

船行漓江,向前看去,水往山中流,让人忧虑水到山前疑无路,该往哪里去呢?然而,游船缓缓行进,没等逼近那山,却见水在岭中,在峰间,悄没声息的调个头,扭了个弯,轻手轻脚地去了。不见这江水对那山的恼怒,怨恨,也没见这江水对那山的拍打、攻击。漓江应用了自身的宽怀,将碧水结构成一种山间灵秀的自然。宽怀的结果,漓江曲径通幽,更具有山重水复的美韵,也使这江,这水,少了急湍,少了波浪,少了断崖绝壁,少了礁石险滩。

千军万马厮杀着来了,狂风暴雨呼啸着来了,雷霆霹雳轰鸣着来了,火山岩浆喷吐着来了,来了,来了,凝聚着这人间,这寰球,这宇宙最飓烈的力量,最震慑的声响来了!于是,如石破天惊,如山崩地裂,如倒海翻江,如日月逆转,轰轰然,隆隆然,滚滚然,烈烈然......——这就是壶口。这就是黄河壶口瀑布那惊心动魄的雄姿!那撕裂肝胆的写照!

前一段是描写漓江风光的,桂林山水甲天下,甲在明丽秀美,文字也就应有这样的质地;后一段是写壶口瀑布的,壶口瀑布以其排山倒海的气势名扬天下,文章就不能再婉柔,而是要有气壮山河的声威。这样就使文章和客体紧紧融为一体,具有了不可分离的个性特征。从单篇文章说,这是对客观事物的活画,画形,画神,画出独有的境界;从整体风貌说,因为所表述的对象不会重复,其形,其神,便各有异趣,读起来一篇一个风味,恰如餐桌上的饭菜,即使一顿上个十道八道,也一道是一道的颜色,一道是一道的味道,绝不会相同,也就不会让人倒胃口。这便是客体散文的效应。

客体散文的写作,既是作家的自我挑战,也是自我逃遁,将使作家再无成熟之说,永远处于追逐的生长期。按照过去的定式说,成熟即风格,这等于说写作客体散文的作家很难有自己的风格。不过,梢头的成熟之果没有一个不坠落的,从这个角度看,不成熟也未必不是好事。不成熟就需要生长,生长的过程是蓬勃的,还会开花,花朵无疑是美丽而耀眼的。如果将每一篇作品都写成盛开的花朵,那该是多么绚烂生动的风光啊!由此推及,不成熟,无风格说不定才是最难得的风格,最成熟的作家。

我率先提出客体散文的写作,并不是说我写客体散文已经得心应手,已经独成一家,但至少说明我走过了一个朦胧的摸索阶段,进入了清醒追求的时期。如果我说的还有一定道理,就请诸君和我一起努力为之。为告别散文写作的自我重复,为散文世界的五彩缤纷,琳琅满目,朝客体散文迈进。

 [乔忠延,网络笔名:杯水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协委员、临汾市作协副主席、尧都区作协主席。曾在《中国作家》、《当代》、《中华散文》、《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0余万字。已由人民文学等出版社出版散文集《远去的风景》、《荒疏的风景》等专著20部。作品曾入选人民文学等出版社编选的《8890散文选》、《9193散文选》、《新世纪散文精品大系》、《2004年散文选》、《现当代文诵读精华(高中卷)》30余种选本。散文《打春》被选入2003甘肃省中考语文阅读题。曾获《人民日报》、山西青年散文大赛、《太原晚报》征文多种奖项。2004年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山西古戏台》一书,被《文艺报》2005523日列入图书排行榜,正在热销。]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