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2015-07-24 07:24:28|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

陈迅工/文图 [20150724]

站在郑成功塑像前,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神圣感。郑成功当年驱逐的是荷兰寇,今天他的塑像仿佛面向南海。陪伴他的是那门大炮,那炮口似乎随时可以腾出象征尊严的火焰。类似的炮台,第2天我在另一处又见到了,位于南澳半岛西北的遮浪奇观景区,名叫遮浪炮台,炮口直指南海诸岛。从观景区返回妈祖路上,我去到妈祖庙,记录下“忠义勇垂千史雄素志贯长虹”的联对,然后于路边早餐。问老板有没有到南澳山的其他路线,这已经是我第3次探听了。

南澳山位于粤东麒麟角南澳半岛的军事禁区里,头一天我曾到过禁区脚下,是从海滨绕过来的。埋地碉堡有射击硐口,阴森森的。我登上台阶走进楼门口时,一女娃问我怎么过来的,我说从台阶上来的呀!这时守卫大道的男娃也过来了,于是我改从大道出。去南澳山“贼”心不死的我,接着拐向西边的海滨,远远看见两人正在那里劳作,旁边有一道门墙。于是,我就从此门入向南再东,沿海滨绕南澳山横切,甚至想攀上灯塔岛。路是没有的,但有脚迹,不太难攀,但必须手足并用。驴行才半公里,阵雨突然袭来,雨伞不管用,满身淋湿的我被迫放弃,原道折回。

    此行让我最刻骨铭心的,还是“浪涛扑面来卷起千堆雪”的壮观和诗意。曾经吟哦多少遍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但“卷起千堆雪”给人的震撼只有今天感受最充分,相机镜头记录最多的是它。我这装备本来差,又想近距离,效果虽撇脚,却是亲手记下的现场实录。尤其“浪涛扑面来”时,因为身处巨石边,因为距离礁岩近,所以浪涛经常漫过膝盖,甚至水花溅满全身。还有那细软轻柔的,纯净的石英质沙粒,好像精心筛选过似的,踩上去不陷脚,令人不由自主地脱下鞋子,赤脚走在这片柔柔的沙滩上好几个来回。

两日9小时游走,除了海滨浴场、1公里主海滩以外,我几乎走遍红海湾、南海观音区、南澳半岛的海岸。南海观音区的人文遗迹不少,仿古建筑和雕塑,包括罗汉、生肖,都给我不错的印象。遗迹所包含的故事和人文意蕴后来才了解到,对着照片才悟出些味道。观音旅游区大门广场的书画栏,有几幅作品不错。然而,包括南海寺在内的整个旅游区,除了实地有些简介之外,看不见1册书或1页纸的任何文字介绍,街上见不到报纸书刊。就连汕尾市区,包括4A级妈祖风景区都是这样,不禁让人唏嘘。然而,像我这样不热衷采购海鲜食品的另类,又有几个!

回顾汕尾红海湾南澳半岛之行,吟得《浪歌三曲红海湾》:

攀爬南澳半,走遍红海滩;堆雪千卷起,浪滔笑开颜。

赤脚亲砂砾,踏浪碧海湾;水花洗我面,乐享苦中甜。

海景看不够,水花开不完;后浪推前浪,新陈代谢间。

此文发韶关论坛,有杜鹃ch君跟帖共鸣,于是有以下文字增补:谢杜鹃ch君共鸣!因君共鸣,吾重新品味,吟哦得下句,似乎比原句更好,意境好平仄更好。堆雪千卷起,浪滔笑开颜。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附原句:千堆雪卷起,浪滔开笑颜。修改后:堆雪千卷起,浪滔笑开颜。】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攀爬遮浪岛 走遍红海湾 [下]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