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2015-07-06 17:50:16|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陈迅工/文图 [20150706]

75周日,我参加韶关家园户外组织的“水上丹霞”游活动,亲历了大丹霞景区近年来新辟的一项经典游览线路,收获和联想颇多,遂记于此。

我们1百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早上近9时从小岛出发向北,约10时到达景区入口,接着乘船游览水上丹霞,喜头村茶园观景,于丹霞客栈群集体午餐,然后参观丹霞地质博物馆,下午乘车继续,前往竹筏码头赏荷,夏富古村访旧。1610返程,1小时后回到市中心。驴行丹霞腹地包括徒步锦江畔,每年都好几次,可没有专门乘船8公里游览,还有新建的博物馆,几位熟驴和我就是来品尝品尝的,没有强度,纯属休闲,天气夹杂细雨,连汗都没出。

锦江水源自江西崇义,蜿蜒向南流入浈江,穿行于丹霞群山,两岸景色水中毕现,村舍田园翠竹掩映,8公里长众多景点,什么金龟、鲤鱼、赤壁、六指、采石、观音、玉女、群象,串珠相连。锦江玉带蜿蜒,环饶丹霞赤壁。一幅山水彩墨画卷徐徐展开:清风拂面,碧波粼粼;翠竹夹岸,树木婆娑;近石倒映,远山逶迤。一江贯丹霞,追逐着绿色生态、休闲度假,以及茶文化的时尚潮流,今年5月岭南书画院丹霞山美术创作基地落幕于喜頭村。登上茶园观景台,可以纵览东西方山峦烟云,姐妹、茶壶等群峰风姿。

带着“一水浮青碧,千峰竞翠微”的余韵,我们走进博物馆。博物馆告诉我们,丹霞作为专业词汇,学术用语,开辟了世界地质地矿学的一方新天地,又恰恰造就出文质相符的命名之美。作为年少学子,地理科普的滋养十分必要,而对于更多的来客如草根敝人者,更需要人文心灵的滋润。然而,这里存在同其它景区一样的通病:难见纯纸质文字。橱窗里都是厚厚的包装精致的图影或专著,绝没有一二十元钱的小册子。《丹霞山古摩崖碑刻集》无疑是颇有价值的文献,但它只能是图书馆架上的藏品而已。

一下游船,就可以见到喜头村头竖立的一尊雕塑,状似钟馗,笑容可掬,胸前标有一喜字,手执放大镜,不知做什。问山海天君:什么神什么的干活?答曰 "勿知啊,你去问丹霞山管委会吧!"

紫气东来丹霞山,红光照映锦江碧。丹山碧水天下奇,人杰地灵世间胜。如果说三国曹丕“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画的是天上图,那么张九龄“溪流清且深,松石复阴临。”吟的则指水中景。敝人胸中无墨,却好评点别人的作品,盘点之后,发现大丹霞诗文不乏一些佳句,略举几例:

如当代杨应彬的“刀崖剑壁指苍穹,此是山南第一峰。碧血染成兰蕙绿,丹心开作杜鹃红。”杨光治的“锦水如带绕名山,千仞赤城天地间。款款春风人欲醉,澹归何日浩歌还?”黄才乐的“一柱阳元惊世俗,千崖佛韵荡心旌。当年舜帝南巡地,犹听箫韶伴客行。”任阿丹的“娲祖补天开化育,长依锦水枕奇峰。一泓漫透春风碧,千柱争分旭日彤。”

相对而言,我还是喜欢明代赵壁的二首:“雪点寒梅晴月白,光分锦石夕阳红。岭南岩峒多佳胜,到处看来独自雄” “雾锁层林烟笼山,锦江碧水绕其间。群峰百态争斗艳, 无愧万古冠岭南。”

1986312,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来到丹霞山游览,留下了见景抒怀,以景抒情的感受,留下了他对韶关明山秀水赞美诗章。其中一首是:“临别游江再看山,群峰逞态妙难言。自夸巨擘非虚妄,万古丹霞冠岭南。”

今天敝人兴之所至,不揣冒昧,谨以一首“泛舟锦江玉女拦,长老迎我掬笑颜;红尘不到千仞壁,丹霞字刻天地间。“依原韵唱和之。对外附注:玉女拦江:坤元山,又称睡美人,座落丹霞山西北,从山头由左至右望去,恰似一横卧玉女。长老峰:由连体的三级绝壁、崖坎构成,最典型的赤壁丹霞景观层次。红尘不到:乃尼姑庵附近一摩崖石刻。]

此外,还有一首应景之作 [五绝.水上大丹霞]:“丹霞本生态,锦水融喜頭;舒缓红层曲,洞岩赤壁游。”至于“一水浮青碧,千峰竟翠微。”十字,乃敝人取自明代刘献臣咏丹霞诗中的一句,谨作为本文标题。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一水浮青碧 千峰竞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