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2015-08-31 20:29:27|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陈迅工/文图 [20150831]

才登高椅岭,又走小东江;雨打不停步,雾飘馨桂香。829周六,我参加导航灯户外50来人的队伍,前往湖南郴州高椅岭、小东江游览,细雨中徒步,领略袖珍丹霞的旖旎、神奇雾谷的浪漫,遂记录之。

我们韶关8:40中山公园出发,约4个多小时车程,近12点到达郴州午餐后,13:30车到高椅岭,逗留2小时,1545转移到小东江,逗留2个半小时,1830折回郴州晚餐,2030返程向南,23点回到市中心。

原计划优选这两个比较精华的景点,串接一起当天往返,即使对故地重游的队友也颇具吸引力。可是天公不作美,“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纷细雨,非相思非离愁,乃一丝惆怅无奈在路人心头。什么游船、风筝、骑马,什么单车走绿道,雾中竞妖娆,被迫统统的取消。

面对“厄运”,大家都显从容大度,只是应对略有不同。有的精明睿智,有的傻帽愚钝。精明者小心翼翼,蹑手蹑脚,急流勇退,而傻帽者头脑简单如敝人,雨打不退,义无反顾,步伐最快,走的最远,徒步距离两处加起来至少11公里。

郴州高椅岭是一块尚未充分开发的丹霞地貌处女地、袖珍版,最大特点是它那绛红色砂砾的山脊浑园平缓,轮廓明显的水洼点缀镶嵌于周边,四壁陡峭的悬崖辟有磴道,赤岩绿水千姿百态,树石相间犬牙交错,大气磅礴惊而不险,难怪驴友们赞叹它“美得一塌糊涂”。

在副领队凌燕的陪同下,我不停地走向精华段的终端。脚踏砂砾红石的我,在细雨中将一个个山脊、山坳甩在身后,嘴里不由得哼起“我们在太行山上”那雄浑壮烈的曲调。

位于湘东南郴州资兴境内5A级东江湖风景区,众多景观中最有特色者莫过于“雾漫小东江”。远近闻名的“雾漫小东江”可谓半个人造景观,因高达157米的电站大坝将东江水截为两段,上游蓄水段乃浩瀚的“南洞庭”东江湖,狭长的下游两座电站之间是12公里的小东江,流淌在蜿蜒狭窄的峡谷里。江面白天日照升温,夜幕降临后与来自上游底部的冷水混合,温差导致水面蒸发,形成满江的汽雾,如梦似幻;直至日出云开,雾始消散。

“雾漫小东江”位于风景区北面的主入口处,两岸峰峦叠翠,湖面水汽蒸腾,云雾缭绕,时移时凝,宛如一条被仙女挥舞着的“白练”。在小东江新开的6公里隧道和绿道上,为弥漫江谷的水雾所沉迷,细雨中不停歇的我,不时地端起相机,还同导航君一道钻进密林,穿过草丛,沿小径奔向水边,去寻觅一个个销魂的镜头。

一阵阵馨香扑面而来,“不错,就是桂树花香!”连嗅觉不太灵敏的我都闻到了。让我魂牵梦萦的何止是小东江升腾的水雾,更是那一首“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旋律。“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张灯又结彩呀,张灯又结彩呀,光辉灿烂闪出新世界。”优美的骚动人心的旋律,似乎让我又回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

唐朝诗人秦观的《踏莎行郴州旅舍》有“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句,这是他被贬谪郴州时在客舍写下的。秦观当年所见之雾,虽然并非今日小东江之雾,但在诗人履及之地,咏叹“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时,犹如时空交错里,激荡起诗意的共鸣。

如今的小东江,早已成为摄影发烧友的胜地。几个观雾最佳处搭建有摄影平台,早晚皆有“专职渔夫”表演撒网,最佳观雾时节,“发烧色友”来往如鲫。去年大约此时节,我也曾混迹于如鲫的色友之中,记得当时还险些把相机遗失掉,是导航君让我失而复得。

“才登高椅岭,又走小东江;雨打不停步,雾飘馨桂香。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诗虽撇脚,却是我在返程途中,好不容易,才吟出来的。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才登高椅岭 又走小东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