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高质量的古文今译应大力提倡(外一篇)  

2015-08-07 20:27:05|  分类: 读 书 心 得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质量的古文今译应大力提倡(外一篇)

陈迅工 [20150806]

最近读到一些有关古籍白话今译得失的争论,作为草根写手、退休老者,敝人十分赞同陈洁先生的观点,不赞同刘梦溪先生的观点。

什么“连祖宗的书都看不懂,本来就不应该,还偷懒吃别人嚼过的馒头,”什么“现在流行的很多古籍翻译,纯粹是胡闹”。这话太极端了,不值一驳。无论市场上古籍文白对照本的出版怎么泛滥,粗制滥造,对古文今译事业都不能够一竿子打死。因为,古文今译工程十分必要。对多数人来说,对古籍只是要大致了解而已,并不要求那么精确。

任何书都是首先要人看,然后再说好不好。古文今译工程,对于文化普及意义巨大。粗制滥造的泛滥,阅读心态的浮躁,这是整个文化环境,乃至思想领域存在的问题,不能算在古文今译事业的头上。对古文今译的需求,不仅是市场化需求,更是精神文明的需求。否定古文今译,就是否定最广大读者的正当需求。

包括古文今译在内的,出版行业的粗制滥造现象,过度包装、华而不实的胡闹,人们早已深恶痛绝。面对古文今译中的一些瑕疵和败笔,人们应当予以宽容和理解。错误在所难免,而质量高低的分辩,需要读者自己把握,需要全社会监督。古籍译白话现在需要,将来也不可或缺。

正如杨宪益先生所主张的,“古籍翻译可以成为一种专门的翻译类型,就像中外文互译一样。”令人堪忧的是,精于古籍的学者大多不屑或无暇做白话翻译工作,而市场需要又催化大量的粗糙翻译,所以,“尽快建立高水平古文今译的翻译队伍,”才是当务之急,才是根本。

那位中华书局某编辑认为“读古籍应该用注释而不能翻译”,敝人稍做修正,主张“注释与翻译并举”,因地制宜,确定用注释好还是翻译好,或者注释翻译都要。敝人文字戏游中就有几篇古文翻译的小品,本打算转录其中一篇在此,因文体有别,权作“外一篇”附后。

【链接 http://www.gmw.cn/01ds/2006-08/02/content_458631.htm#commentAnchor

“支持者称古籍今译可能成为一种专门的翻译类型” http://www.hxw.org.cn/html/article/info8593.html “古籍今译不宜大力提倡”

 

直译明代诗人高启梅花诗其一

陈迅工/ [20140111]

明代诗人高启咏梅诗名作九首,每首皆飘逸超群,尤其第一首更是脍炙人口。赏析文章不少,却没有一篇直译;译释文字也有,却没有简译。敝人多次吟读,反复体味,得此短文,不押韵的赋,直译,亦是简译,兼作为读书心得。

那枝丫上风姿绰约的梅花啊,本该留居仙阁作为瑶台上的琼玉嘛,为何向山川钟秀的江南一处处山林栽植呢?这可令人大惑不解。

那超凡脱俗的隐士,向来喜欢往大雪铺满的深山栖住;也只有在皓月当空的丛林里,习惯远离尘埃烦嚣的那仙子,才会降临凡间。

那萧萧林涛声中苍翠的秀竹,与梅花的身影相依,共伴清寒;那泥土掩盖的密布的青苔,与梅花落瓣的残香一起,报告春的到来。

自从佳作好咏的何逊君一去,至今未逢知己的梅花,禁不住声声慨叹:在这寂寞惆怅的漫长岁月里,东风中的我开落了多少回啊!

附:高启梅花诗其一原文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绝几回开。

【链接 http://chx8963060.blog.163.com/blog/static/266650920140117234639/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