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2015-09-29 15:06:37|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陈迅工/文图 [20150928]

遍地薰衣草,昂头向日葵;大塘游花海,秋色染翠微。926周六。我参加随风、津津户外近百人的大队伍,前往位于曲江大塘生态园的“大唐花海” 观光,饱览了一回花的海洋,勾起诸多联想,杂记于此。

我们早上9时许中山公园出发,向东南约40分钟抵达大塘生态园的“大唐花海”,集体入内,分散行动,约1350返程。该生态园一期规划约2000亩,包括花木观光、耕体验、婚纱摄影三主题;包括薰衣草田、格桑花田、向日葵,玫瑰园、农耕瓜果、水生花卉;包括亲水木屋、房车营地、13世纪城堡,石柱小广场等景观。二期将以科技农业和科普为主题,造就省内一流的现代农业休闲生态园。徜徉这花团锦簇的花海,一簇簇,一排排,一团团,一片片,赤橙红绿青蓝紫,令人目不暇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两大主体花卉:薰衣草和向日葵。

怪不得该生态园的园艺特色和建筑风格颇具欧式意味,据媒体报道称,原来这是“韶关的普罗旺斯”。何为普罗旺斯?查资料得知,毗邻地中海的普罗旺斯原为罗马帝国一个行省,后为法国东南部一个地区,乃世界闻名的薰衣草故乡,优质葡萄酒产地。普罗旺斯还是欧洲的"骑士之城",中世纪重要文学体裁骑士抒情诗的发源地,处处充满浓厚的艺术气息,世界杰出的画家梵高曾在这里创作、生活过。普罗旺斯的古罗马建筑风格,欧罗巴式别墅元素,除了韶关大塘之外,据说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京城北郊昌平区北七家镇也有仿效。

“大唐花海”的唐字显然是取塘字的谐音,在我看来,这名作为广告标签,未免有点货不对板。唐代有这样的花海么?谁见过?明明仿效普罗旺斯,怎么仿到大唐去了?中外结合也好,古今结合也好,要想结合的巧妙,不一定全靠硬件,还要看软实力。既要英语字母,更要中文拼音。既要无病呻吟,更要崇高悲壮。既要浪漫婚纱,更要窈窕淑女。既要普罗旺斯、欧罗巴式,更要农耕瓜果、大塘山水。若在软实力练内功上做文章,谁说大塘花海不可以媲美普罗旺斯!粤北曲江魅力也可以不让西安曲江嘛!

遍地薰衣草,昂头向日葵。千万朵葵花朝太阳,花开似太阳,朝气蓬勃,无限生机。向日葵的花语,既来自古希腊神话的水泽仙女克丽泰与太阳神阿波罗的爱情传说,也来自农夫女儿明姑遭后娘凌辱虐待挖掉眼睛死变黄花的悲泣故事。一提到向日葵,人们马上会联想起梵高的代表作。若提到凡高的向日葵,又有“招引蜜蜂多次停落”的传奇。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做了一个有趣的研究:让一群蜜蜂前来“欣赏”四幅名画复制品,结果发现,凡高的油画《向日葵》特别受青睐,蜜蜂多次停落其上。让人震撼的是,向日葵的籽实,虽然极其普通平凡,然而作为种子一旦破土而出,便被大自然赋予非凡神力。

有关向日葵的中国古典诗词,请读:唐代唐彦谦的“月瓣团栾剪赭罗,长条排蕊缀鸣珂。倾阳一点丹心在,承得中天雨露多。”唐代戴叔伦的“今日见花落,明日见花开。花开能向日,花落委苍苔。”宋代司马光的“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宋代梅尧臣的“此心生不背朝阳,肯信众草能翳之。真似节旌思属国,向来零落谁能持?”宋刘的“黄花冷淡无人看,独自倾心向太阳。”明代朝蒋忠的“密叶护繁英,花开夏已深。莫言颜色异,还是向阳心。”

“箭茎条条直射,琼花朵朵相继。” 这是现代郭沫若笔下的向日葵。“生长古墙阴,园荒草木深。可曾沾雨露,不改向阳心。”这是当代刘克庄的五言。一首咏向日葵的七律,好生了得,却不知出自何人手。“破土昂然指碧穹,翠苗玉立沐春风。骄阳育得精神秀,沃壤滋来体态丰。雅韵常存高洁处,好花不卧乱丛中。  虽非青帝座前客,磊落从容一笑翁。”敝人有是有,不敢拿出来。

“遍地薰衣草,昂头向日葵;大塘游花海,秋色染翠微。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作为本篇结尾,这才出自我手。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大塘游花海 秋色染翠微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