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2016-01-04 17:24:51|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陈迅工/文图 [20160104]

 

新年第2天,我参加顺辉、冬果带领的一只18人队伍,前往韶西无人区,穿越大布至罗坑户外经典线,再次体验高山湿地的精彩,兹以记之。

 

我们早上7:35韶关中山公园出发向西,经乳源大布镇,10点半于大浪村开始徒步,向东偏南,走火烧山-二垭口-三界碑-仙女湖-门洞-红草地-水电站,于21点半抵达罗坑上斜村。2150返程,24点回市中心,徒步全程23公里耗时11小时,其中摸黑夜行3小时。成绩斐然,多亏领队费神,诸位合作。美中不足的是,若按队伍体能本可以再提前1个半小时,若加上出发时间再早半小时,那么,不但少摸黑2小时,而且或许可以见到红草地风光。可是领队过于求稳,队伍过于拖沓,又一次留下些许遗憾。

 

韶西无人区罗布线穿越,是强度难度仅次于船底顶穿越的又一户外经典线。一路上许多外地驴友与我们擦肩而过,互致问侯。了解到一位来自英德、身背重装的独行侠“弹尽粮绝”,我们队友立即送给他大饼和面包。夜行速度慢,心雨+1为大伙准备的大饼正好充饥。照明不亮时,过溪涉水时,大家都互相关照,搀扶。在峡洞,一群来自东莞的露营者,篝火燃的正旺。这篝火,还有夜空的星星,让人浮想联翩。看过来自河源之黄工的“作业帖”,以及福建驴友的,文字记录描述的相当细致,我这里摘选了其中一些片段:

 

韶关无人区罗布线穿越,路线高程图,海拔最低处430,最高处1158(三地交界)。远山、峡谷、丛林、草坡、断崖、乱石、溪流、怪树,看不够说不完的高山湿地。平静如镜的湖,湖中倒影,使人仿佛到了九寨沟。清晨的阳光洒在峡洞的红草地上,成群的牛儿悠闲地吃草。山坡上,树枝下,天堂仿佛伸手可及,那么安详宁静。有人说这是狗尾草,我认为这是旧时用来盖屋的黄茅草,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诗中的茅应该就是它。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能忘记,我都要为你放歌!

 

三地交界处的风光最美:深深的沟壑将群山分作两边,左边险峻,右边平伏,构图在一个视野里。沿途有很多这样的小条幅,既是警示又是路标。为什么叫上斜村,来到这里才知道,过了电站不远,就要上一个急升的长坡,气喘得很,比前面走的还累。美醉了的徒步风景线,来吧,远方的朋友!敞开胸怀去接纳阳光,拥抱每一处温馨的风景,感悟自然、亲近自然、关爱自然。付出多少,快乐就有多少。

 

还有的驴友这样写道:湿地是全球最具价值的生态系统,与人类息息相关。在韶关无人区罗布线上,有一大片高山湿地,极其罕见。亲身历经的我,用四个字来形容:荡魂摄魄!高山湿地形成条件非常苛刻,系统的生态非常脆弱,保护湿地特别是高山湿地,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韶关罗布线无人区之所以能够形成高山湿地?得益于地形优势,气候优势,生态优势。这次简短的造访,我体验到生命魅力的永恒。

    

有朋问我为什么爱写这游记,答曰:之所以写日记,是为了记录下这一天的情感体验,包括自己的美好感觉。这些美好感觉,从来就是自己不可或缺的精神生活内容。记录下的这些原始素材,构成我生命本身的活力源泉。每当我重温那些往日这些情感记录的时候,总是会感到自己的生命力被召唤了出来。

 

正如深山学者胡宗瀚所言:写作源于写作的欲望,写作的欲望源于心潮的涌动,心潮的涌动源于心灵资源的丰富,心灵资源的丰富源于美好情感点点滴滴的日常积累,美好情感点点滴滴的日常积累源于情趣化的生活,情趣化的生活重过程不重结果。全身心投入自我人体动态美的追求过程是人生的最高价值。

 

越穿罗布线,跋涉野荒原;燃烧小生命,融入大自然。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越穿罗布线 跋涉野荒原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