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2016-12-13 19:58:22|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陈迅工/文图 20161213

1210~11日,我参加非常户外团水哥领队的一支队伍,前往江西赣州古城、陡水湖风景区游览,收获颇丰,兹以记之。这是篇上。

我们早上8时乘坐大巴自中山公园出发,向东北,上韶赣高速,近4小时车程抵达赣州市区,于皂尔巷午餐,第1天下午游览赣州古城,当晚住市区,第2天上午游览陡水湖风景区,下午1525于上犹陡水镇启程返韶。在赣州古城,我们重点游览了古城墙、八镜台一带,以及古浮桥、郁孤台等景点。在陡水湖风景区,我们重点游览了赣南树木园、民俗风情苑、迷你风月岛,小站博物馆,以及跃进门。从建筑角度来看,将中国“功德牌坊”和西方“凯旋门”符号融为一体,不失为装饰审美的一种创新,目前像陡水跃进门这样保存完好的,国内非常罕见。

红色故都、江南宋城、客家摇篮、生态家园的赣州,有着2200多年的悠久历史,在宋代曾辉煌至极,迄今保存有全国最为完整的宋城文化景观和建筑 八境台为中心、古城墙为主线,构成一座浩瀚的“宋城博物馆”。 赣州山清水秀,人文荟萃,底蕴深厚,名胜众多。千百年来,张九龄、苏东坡、文天祥、王阳明等文人墨客都曾在赣州感世访古,咏诗作赋,尤其是辛弃疾一首《菩萨蛮》词更是千古传诵。灶儿巷是古赣州城最有代表性的街区之一,保留有清代至民国时期建筑物多处,包括跨街的门洞,充分体现了该城文化的多元。赣州古城,千年不涝。赣州人不会忘记那位数百年前的城市管理者刘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句名言就是他留给后人的。

宋时在章、贡两河架起三座浮桥,今天幸存这一,成为赣州市的国宝级文物。踏上保存完好的古浮桥,可以感受赣州古朴的历史,感受赣州人勤劳智慧进进出出的城乡老少各色人等,在这里汇成一道特的风景线。1965年郭沫若曾经作诗写道:“三江日夜流,八境岁华遒,广厦云间列,长桥水上浮。”朱楼碧瓦、雄丽壮观的八境台,建于北宋嘉佑年间,因郡守孔宗瀚筑台后绘制《虔州八境图》,并以此图求诗于苏轼而得名。台下辟为八境公园。园内绿树苍茫,碧水微荡,楼亭对峙,清新幽静。因其枫叶揽胜,我与林君二人在此盘桓许久。登临八境台,三台鼎峙、二水环流、玉岩夜月、宝盖朝云、储潭晓镜、天竺晴岚、马崖禅影、雁塔文峰等赣州八景一览无余。除苏轼之外,文天祥、董必武、郭沫若等名宿都有题咏,今天来不及细品了。

赣州古城墙,始建于汉代,距今已有二千年的历史,后来经过南宋、元、明、清、民国,历时900多年的不断修缮、加固,使赣州城形成了一道周长13华里,高大雄伟的城墙,反映了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和高超的建筑技艺。现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墙建于北宋嘉佑年间,是江南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城墙,也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北宋砖墙之一。城墙平均高7米,从东门至西门长3.6公里,垛墙、炮城、马面、城门都保存完好。现在全国还有不少保存较好的城墙,如西安、南京、荆州、安徽寿县等,但是这些地方的城墙都是明代以后的,唯独赣州的城墙是北宋的,国内孤品。

尤为珍贵的是,古城墙上保留着数以万计的带有文字的城砖,称作铭文砖。砖上载有不同时代不同内容的字样:××年××督造××窑烧造。据调查统计,共有各种不同版本的铭文城砖521种,最早北宋熙宁二年(1069年),最晚民国四年(1915年)。作为为一部历史巨著,它记载着赣州古城的兴衰、嬗变,充分体现了汉族传统建筑风格,乃我汉文化特色的标志性构筑物。赣州不仅因山水秀丽而闻名于世,更因完好保存了自宋代沿袭至今的古城墙而闻名遐迩。该城墙以其高低逶迤之势与秀丽江水形成美妙反差,漫步在古朴蜿蜒的城墙上,只见城外一江清流,远处山间田舍烟云飘渺,近处街坊鳞次栉比,让人仿佛置身于《清明上河图》中。我今天第2次到此,来回徜徉在古城墙上下内外,寻找并抚摸着铭文城砖,似乎聆听到华夏先人铿锵踏实的足音。

我赞同某君的卓见:从某种意义上说,郁孤台的名气不低于赣州。赣州只是作为一个地名存在,而郁孤台是埋在我们骨子里的一种文化渴望。大凡有名楼的地方,概莫能外。譬如,黄鹤楼之于武汉、滕王阁之于南昌。一个地方不管经济如何发展,只有成为文化,才能慢慢渗透进人们的心里,积淀成一种渴望和情结。“郁孤台下清江水” 早已深入世人的灵魂,郁孤台在人们心中,留下太多的沉重。“郁孤”二字,本就透着苍凉的意味;辛弃疾的那首词一吟,会让人泪流不止。3年前敝人曾走上郁孤台,走进辛弃疾的那首词,今天我是傍晚去的。数十级台阶,一直伸向灰蒙蒙的天际。跨上台阶,我终于再一次与他相遇。诗人气质、将帅风采的他,昂头而立,身披风衣,长须在风中微微飘动,宽大的手掌紧握着剑炳。他那悲愤郁结、壮志难酬的愁肠,正如楼内的那一副楹联:“郁结古今事,孤悬天地心。”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赣州人文古 陡水枫火红(上)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