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人间有味是清欢(读书札记)  

2016-05-24 21:22:39|  分类: 读 书 心 得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有味是清欢(读书札记)

陈迅工 [20160524]

台湾著名学者林清玄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情感醇厚浪漫,平易中蕴藏着感人的力量,《清欢》便是其中之一。该文颇富古典意蕴;充满诗情画意,淡淡的诗意中饱含浓浓的情感。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阙词写苏轼和朋友到郊外游玩的情景,最打动人心的是最后七个字:人间有味是清欢。

那“清欢”是什么呢?不同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自我放逐,不同于“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尽情欢乐,也不同于“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那种无奈。“清欢”可以是,看到山水的多娇,听到林间的鸟鸣;“清欢”可以是,尝到瓜果的新鲜,品到茶茗的馨香。

这个世界有千百种人生。如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的壮怀激烈,如欧阳修“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的绵绵情恨,如纳兰性德“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的无奈哀伤,如王国维“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的人生感触,唯独少了“清欢”。

人们悲伤或惆怅时,脑海往往浮出这样的一阕词一首诗。词是南宋李煜的“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一成空,还如一梦中!”诗是北宋李觏的“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这里边,更没有“清欢”。

现代人的快乐往往建立在物质的追求上,以浊为欢、以清为苦。拥有的物质世界愈大,清欢就越容易失去。清欢是不讲究物质条件的,它只讲究心灵的品味。“清欢”决不是狂欢,更不是贪欢,而是清淡的欢愉,一种充满平静、超脱、释然、平淡、单纯、简朴的人生快乐,深藏于内心深处。

我们看看东坡先生的另一首诗:“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苏轼凭栏,看栏外梨花,满城都飞柳絮时,梨花遍地开。东栏的那株却从深青的柳树间伸了出来,雪一般清丽。然而,能看这么清丽明朗的梨花,人生机遇能有几回呢? 

清朝画家盛大士有言:“凡人多一分世故,即多一分机智。多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 “山中何所有?只可子怡悦,不堪持赠君,自是第一流人物。”何为第一流人物?乃于污浊混沌中,体会清欢滋味的人物。

清淡的人生充满着睿智与修为,这是一种境界。其实,只要能够守住心中的一方净土,寻找生活之外的诗意,讲究心灵品位,感悟恬淡美,朴实美,就能找到这种清淡的欢愉。只有心灵回归原始的淳朴,才能懂得什么是清欢。

现代人追求“清欢”,不必像古人那样走进山林、拒食人间烟火,是要面对现实社会,少一些炒作热闹,多一些尽心实事,少一些虚伪笑脸,多一些坦然真诚;得意时不狂欢,失意时不丧气,如此便是“清欢”味,如此“清欢”满人间。

[附原文]

《清  欢》林清玄

少年时代读到苏轼的一阙词,非常喜欢,到现在还能背诵:“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阙词,写苏轼和朋友到郊外去游玩,在南山里喝了浮着雪沫乳花的小酒,配着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蒿、新笋以及野草的嫩芽。所以能深记这阙词。主要是爱极了最后一句——“人间有味是清欢!”

那么,“清欢”是什么呢?清欢,不同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自我放逐,不同于“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尽情欢乐,也不同于“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那种无奈。当一个人感觉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看出路边的石头也许比钻石更有魅力,或者觉得聆听林间鸟鸣比提笼遛鸟更令人感动,或者体会了静静品一壶茶比吃一顿喧闹的晚宴更能清洗心灵……他就懂得了“清欢”。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千百种人生。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千百种人生。文天祥的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我们很容易体会到他的壮怀激烈。欧阳修的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我们很能体会到他的绵绵情恨。纳兰性德是“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我们也不难会意到他无奈的哀伤。甚至于像王国维的“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那种对人生无常所发出的刻骨的感触,也依然能够知悉。可是,“清欢”就难了!

我们想在路边好好地散个步,可是人声不断地呼吼而过,一天里,几乎没有纯然安静的一刻。我们到馆子里,想要吃一些清淡的小菜,几乎不可得。过多的油、过多的酱、过多的盐和味精已经成为中国菜最大的特色。我们有时只想和朋友啜一盅茶,饮一杯咖啡,可惜的是,心情也有了,朋友也有了,就是找不到约会的地方,即使是山中或海边。凡是人的足迹可以到的地方,就有了垃圾、污秽和吵闹。

我当学生的时候,有一位朋友住在圆通寺的山下,我们常常沿着上山的石阶,走走,坐坐,停停,看看。我们顺手拈下山道两旁熟透的木槿花,吸着花朵底部的花露,感觉清香胜蜜,心里遂有一种春天才会有的欢愉。后来,朋友到国外去了。我又去了一趟圆通寺,寺院的门口摆满各种摊子。有一摊是儿童坐的机器马,叽里咕噜的童歌震撼半山。有两摊是卖香肠的摊子,烤烘香肠的白烟正向那古寺的大佛飘去。一位母亲因为不准她的孩子吃香肠而揍打着两个孩子,高亢的哭声尖厉而急促……我连圆通寺的寺门都没有进去,便沉默地转身离开了。

下山时的心情是不堪的,想到星散的朋友,心情只是悲伤,只是惆怅,浮起的是一阕词和一首诗,词是李煜的“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一成空,还如一梦中!”诗是李觏的:“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那时正是黄昏,在都市烟尘蒙蔽了的落日中,真的看到了一种悲剧似的橙色。

生在这个时代,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舌要清欢,找不到蓼茸篙笋;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现代人的欢乐,是到油烟爆起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不见天日的卡拉ok去乱唱一气,是到胡乱搭成的乡间山庄去豪饮一番,是到狭小的房间里做重复摸牌的方城之戏……为什么现代人反而以浊为欢、以清为苦呢?

清欢是不讲究物质条件的,它只讲究心灵的品味。我们拥有的物质世界愈大,清欢就愈容易失去。这使我想起东坡的另一首诗来:“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苏轼凭着东栏看着栏外的梨花,满城都飞着柳絮时,梨花也开了遍地,东栏的那株梨花却从深青的柳树间伸了出来,仿佛雪一样的清丽,有一种惆怅之美,但是,人生能看这么清明可喜的梨花能有几回呢?

这正是千古风流人物的性情,这正是清朝画家盛大士在《溪山卧游录》中说的:“凡人多一分世故,即多一分机智。多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 “山中何所有?只可子怡悦,不堪持赠君,自是第一流人物。”第一流人物是什么人物?第一流人物,是能体会人间清欢滋味的人物,是在污浊的人间也能找到清欢滋味的人物。

(选自《林清玄散文集》有删改)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