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转载与评论] 行者是孤独的  

2016-08-16 22:33:23|  分类: 妙 品 荟 萃 [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与评论] 行者是孤独的

2016-08-15 中国文化报/查 干】

 

  孤独,是一种情态,含有傲骨。这一情态,不仅属于人类,也属于其他生物,譬如:骆驼。行且孤独者,非它莫属。上苍造物,单单把骆驼置于死亡之地——沙漠,是欠公允的,假如说,上苍有过公允的话。行,是骆驼的主要功能,并加重负,而终身伴随它的,唯有孤独,别无其他。它生性憨直、本色、默默行事。它不会嚷嚷,更不去窃窃私语。它生来,与阴毒、取巧、凶横无关。或许,上苍就是看中了它的这一秉性,才将其放置于大漠并令其终身辛劳的吧,假如说,这就是所谓担当的话。骆驼,极少发声,寂寞占据了它的整个内心。它也无意去呼唤什么、倾诉什么。它,偶尔以苍凉的沙音,向大漠大吼几声,那是给天地证明它的存在,但,绝非为请功,更不为申冤。

 

  有时候我觉得,牵驼人也是行者,也是骆驼,只不过以两脚行走而已。人与驼,互为本色,令我感慨。我牵过骆驼,走过漫长的牵驼之路,驮盐。所牵骆驼,不是一峰,而是十二峰,相连在一起,一字排开,像空中远飞的雁群。雁群,留声于高高云端,空空然、悠悠然;而驼队只有驼铃,丁丁冬冬地在敲击千年沉睡的浩瀚大漠。唐代大诗人王维状写大漠:“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是诗的概括,虽苍凉但富有暖意。骆驼读不懂这些诗句,但我觉得它也是诗。有人会读懂它,因为它是美好加坚韧的生命,而非冰冷的机械,譬如“宝马”“劳斯莱斯”之类。同样的行,意义却大不相同。假如有那么一天,动力源耗尽,机器会弃你而去,而骆驼却依然驮着你,跋涉于生命之漠。或许诸位认为此说很荒唐,更以为科学技术是万能的。然而,英国大科学家霍金最近发出惊人的预言:或许有一天,人类,将毁于科学技术。我也属于忧天草民:有那么一天,高科技一旦改变了一切基因,所有大自然之原有秩序被搞乱,将会发生什么事?难以想象。当然,这些变化轮不到老夫,然,还有我们的子孙——未来的人类。一切自然之物,走到今天,都有它合理演变的过程,包括基本粒子,人为地去改变它的结构,一定是一种冒险。

 

  就骆驼而言,它是一千万年前生活在北美洲的野生动物,后来它的远祖越过白令海峡来到亚洲和非洲。据考古发现,古时骆驼要比现在的骆驼体积大过百分之三十,进化至今才有如今这般模样。也因为人的私利因素,至今只剩一千四百万头左右,其中,野生骆驼已经少而又少了。我曾经在北方杜尔伯特戈壁和阿拉善沙地,通过望远镜,看见过它们高大而孤寂的身影。它们如此警觉于人类,一见人来,远远避开,令人心生悲怜。它们的奔跑速度远比家养骆驼快得多,骑快马是追不上它的。而被驯服的骆驼则服务于人类,也已上千年。它们既是骑乘之物,又是运输工具。而人,不仅喝它的奶和血,也吃它的肉,还用它们的毛和绒来暖身,却少有感恩之心。而把以憨态悦人、没什么实用价值可言的大熊猫看作珍宝、呵护有加。以貌取人取物,是人的又一心理特征,骆驼就是一例,人仅仅把它当做可用可餐之物,而被忽略。不知人类的审美情趣哪里出了问题。我历来不屑对动物分等级、以貌取舍的做法。人对骆驼,最好的赞美之词,仅仅是沙漠之舟而已。只有真正的牧人,才把它们当做命运相连的兄弟。

 

  骆驼,天生属于荒凉与寂寥。当几十峰骆驼的长长斜影,倒映在浅黄色沙海上时,你可以听到大地发出的隐隐呻吟声。因为,那不是孤零零的一条剪影,而是艰辛所遗留给岁月的永恒记忆。世上除了骆驼,再没有一种生物可以三周不喝水、月余不进食而照样生存的。它们这种忍饥耐渴、坚韧生存的本能,是上苍赐予的,还是后天演化而成的,我说不准,然而,它一定是一个慈悲而达观的生物,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成就别人的。

 

  有一往事,至今萦绕于心,久久不去。那是在六十年代末的巴彦红格尔草原。冬日里,突发暴风雪,从冬营盘取物回夏牧场的斯日吉玛老额吉被暴风雪吹下驼峰,人事不省。当人们找到她时,那峰与她形影不离的老年骆驼则半侧卧在老额吉上风的地方,以自身颈部长长的绒毛覆盖了她全身,成为一道天然屏障,挡住了风雪。得救后的老额吉抱着驼颈流下了老泪,并轻呼:霍若嘿,霍若嘿!(可怜的,可怜的)每当老额吉骑骆驼上路时,只要她爱怜地喊它两声:苏格!苏格!(跪!跪!)老骆驼便顺从地放下前腿,跪下来,让老额吉坐稳,而后慢慢起身。骆驼腿长步子大,小跑时晃动幅度大,骆驼会尽力保持平衡,不至于老额吉因此有什么不测。一人一驼,就这般命运相济,那种无言的交流与相怜,不能不让人动容。

 

  骆驼在世上分布极广。毛色有白的,更多的是棕黄色。有单峰的,我见的不多。在蒙古高原,所存大多是双峰驼。它们总是显得那样的安静、大气,低头啃草,抬头望远,很少跑动。有些地方,一峰骆驼便是一个家。经常看到举家搬迁的情景。人与物都在驼架上面,慢悠悠丈量着时光,也丈量着生活的欢乐与艰辛。它们喜爱嚼咽的植物,耐旱、坚硬,且带刺,因而被称为驼刺。这种植物喜欢生长于沙漠、戈壁、草原。或许,也属于上苍的安排吧。

 

在内蒙古额济纳沙地,假如你不去看夕阳、金色的胡杨林、长长驼队的寂静斜影,那将是终生的遗憾。那是天然组合的极美画面,磅礴而梦幻,和谐而谧静。像一组神曲,使你的生命,一下子扩展为深沉与辽阔。因为,那是一个别样的天地,生存与坚韧相携、行者与孤独相伴的天地。唯极具禅机的空空驼铃,才可以阐释它。因为那是源于悲壮的,生命天籁。(查 干) 

 

[转载与评论] 行者是孤独的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陈迅工评论】

 

孤独,是一种情态,含有傲骨。行,是骆驼的主要功能,并加重负,而终身伴随它的,唯有孤独,别无其他。它生性憨直、本色、默默行事。它不会嚷嚷,更不去窃窃私语。骆驼极少发声,寂寞占据了它的整个内心。它也无意去呼唤什么、倾诉什么。偶尔以苍凉的沙音,向大漠大吼几声,那是给天地证明它的存在。

       牵驼人也是行者,也是骆驼,只不过以两脚行走而已。人与驼,互为本色,令我感慨。雁群,留声于高高云端,空空然、悠悠然;而驼队只有驼铃,丁丁冬冬地在敲击千年沉睡的浩瀚大漠。唐代大诗人王维状写大漠:“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是诗的概括,虽苍凉但富有暖意。假如有那么一天,动力源耗尽,机器会弃你而去,而骆驼却依然驮着你,跋涉于生命之漠。

       被驯服的骆驼既是骑乘之物,又是运输工具。而人,不仅喝它的奶和血,也吃它的肉,还用它们的毛和绒来暖身,却少有感恩之心。而把以憨态悦人、没什么实用价值可言的大熊猫看作珍宝、呵护有加。我历来不屑对动物分等级、以貌取舍的做法。人对骆驼,最好的赞美之词,仅仅是沙漠之舟而已。只有真正的牧人,才把它们当做命运相连的兄弟。

  骆驼,天生属于荒凉与寂寥。当几十峰骆驼的长长斜影,倒映在浅黄色沙海上时,你可以听到大地发出的隐隐呻吟声。那不是孤零零的一条剪影,而是艰辛所遗留给岁月的永恒记忆。世上除了骆驼,再没有一种生物可以三周不喝水、月余不进食而照样生存的。它们这种忍饥耐渴、坚韧生存的本能,是上苍赐予的,还是后天演化而成的,我说不准。

        在内蒙古额济纳沙地,假如你不去看夕阳、金色的胡杨林、长长驼队的寂静斜影,那将是终生的遗憾。那是天然组合的极美画面,磅礴而梦幻,和谐而谧静。像一组神曲,使你的生命,一下子扩展为深沉与辽阔。那是一个别样的天地,生存与坚韧相携、行者与孤独相伴的天地。那是源于悲壮的,生命天籁。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