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给孩子读古诗应该选什么样的(外一篇)  

2016-08-17 20:36:17|  分类: 妙 品 荟 萃 [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孩子读古诗应该选什么样的(外一篇)

2016-07-07中国青年网/韩可胜】

  唐开元年间,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相约,到洛阳城东酒楼饮酒,遇到一群歌女唱歌。三人都久负盛名,平时互不服气,这次打赌歌女唱谁的诗最多,谁就是赢家。最后王之涣胜出,因为那位最美的歌女唱了他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个故事说明,当时,诗歌是以唱为常态的。事实上,“诗歌”二字连用,诗原本就是歌。诗是歌所唱的词,歌是唱出声的诗。

可惜,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诗歌的本义,诗离歌越行越远。《儿童四季歌》(以下称《四季歌》)让人耳目一新之处在于,它收录了历朝历代(不限于唐代)的古诗词约150首,那种鲜明的节奏感和韵律味,让人感受到每一首都是能唱出来的诗。从总量上看,恰是《唐诗三百首》的一半,所以堪称精品中的精品。收进《四季歌》里的,比如“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比如“泛舟采菱叶,过摘芙蓉花。扣楫命童侣,齐声采莲歌”——它的名字就叫《采莲童曲》,分明就是采莲时候小孩子唱的歌。

特别让人欣喜的是,我在《四季歌》上看到了其他选本上从来看不到的《春水》:“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我很诧异,写信给编者咨询这首诗的来历。编者告诉我,这是唐代酒窖一件酒器上的题诗。诗歌好极了。中国的古诗词忌讳重复字,但这首短短二十字的诗歌,竟然有八个“春”,不但不显得突兀,读后反而真如春风拂面、春意满怀了。编者的《后记》极其简短,只说了这件事。

  诗歌讲究和谐,当然也会描写、抒发各种冲突的内容和情感。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许多选本、包括进入中小学教材的诗歌,“冲突”和“斗争”的味道太明显。我小时候,“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剑在腰”,背诵得很痛苦。没有想到,二十年后,女儿他们背诵“夫因兵死守蓬茅,麻苎衣衫鬓发焦”更痛苦——感谢这些伟大的诗人,真实地记录了历史,记录了人民的苦难。但孩子无法理解这种跨时代的悲壮和痛苦,那种连成人都觉得难认难记的字词,只会让孩子对诗歌产生畏惧,乃至反感。蔓延之下,一些专为儿童所选的诗集也是越来越长,越来越晦涩,越来越佶屈聱牙……

  这是各种常见的儿童古诗选所遵循的逻辑。与之相对应的是另外一种逻辑,“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这并不是《四季歌》编者发明,但《四季歌》以此为逻辑选诗,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中国人讲究天人合一,人的身体、心灵与外在世界有着某种对应的关系。顺应天时,顺应地利,才会有人和。《四季歌》把季节放在了第一要素,成为了选诗最根本的线索和逻辑,一年四季,一季一本,一本近四十首诗歌。跟着太阳走一回。

  比如《子夜四时歌》。《四季歌》选了两首,《春歌》“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放在第一本《春》上,而《秋歌》“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飏。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则收入第三本《秋》。这两首歌,都是我教女儿最早的十几首诗之一,那时女儿两岁吧。每次念到“吹我罗裳开”时,她总是幸福地掀起自己的红兜兜,然后咯咯咯笑个不停。

  花开季节念“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柳树发芽念“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梅雨季节念“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炎炎夏日念“绿树浓荫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七夕佳节念“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中秋佳节念“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冬天飘雪念“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冬夜独坐念“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感同身受”,首先对外界有感觉,这样念诗还用得着更多的解释吗?

  这套书原版于20年前,编者高海是一个著名的画家。出版之后获得了“冰心图书奖”,不但在大陆获得了欢迎,在港台地区和日韩也赢得了巨大的反响。上海江东书院策划并推动了这本书的再版。  执教中文多年,坚持读诗几十年,当我看到《四季歌》,那种清新明快,那种朗朗上口,实在喜出望外。有人把《四季歌》称为《唐诗三百首》之后,最好的儿童诗歌选本,并不为过。  (韩可胜,教授,散文作家。上海十大诗词公众号“宝宝念诗”创始人)

[特稿] 与高海先生的一段诗缘

2016-08-08 韩可胜】

有个故事,估计许多人都听说过。话说,有个女子极为钦佩钱锺书的才华,想当面拜见钱先生。钱先生是这么回复的,“假如你吃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又何必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确实很机智,但钱先生当然知道,是人就都有好奇之心。

说这番话,是为了《儿童四季歌》。二十年前,宝贝女儿降临,我巧遇安徽少儿出版社出版的这套书。“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套书编得实在太好了!从小读诗词、大学念中文,先后买过几十种诗词选集。只有这套《四季歌》——春、夏、秋、冬各一本,一页一诗一画,非常适合教孩子。不但诗歌选得好,配图也十分贴切、有趣。我在其他选本上从来没有看到的(唐)无名氏这首《春水》:

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

春天的水,涨满了池塘;春天的草,茁壮成长;春天的人,在欢畅地饮酒;春天的鸟,在快活地歌唱。形式上既像儿歌,又像绕口令。中国的诗词是忌讳重复字的,如果有字重复,一定要用得好,用得巧。“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连用了三个“黄鹤”,一直让后人佩服。但是这首“春水”,20个字,就用了八个“春”,不但不唐突,反而真的是春风拂面了。

几年前,我去茗约茶馆——茶仙子的事业那时还很小,还在浦东大道。偶遇一群妈妈和孩子,有人说,您是大仙吗?——

“宝宝念诗”公众号的读者都叫我大仙。我说是。那教我们念诗好吗?好啊。第一首就是这首《春水》。

《四季歌》一共买了三次。第一次买,很快成为女儿的最爱,从读图开始,慢慢识字,被女儿的小手翻烂了。福州路上从头跑到尾,找不到,写信到出版社,买了第二套。若干年之后,这套残缺了,于是再次写信到出版社,据说是编者从自己的书架上找到一套寄过来。

 二十年来,一直纳闷,为什么各种选本都没有看到《春水》?也一直好奇,这套《四季歌》是哪个“母鸡”产的“鸡蛋”?去年结识上海少儿出版社社长李炳刚老师,托他拐弯抹角找到安徽少儿出版社,找到了编者。电话中,年迈的高海老师很激动,反复说,谢谢,谢谢这套书的知音们——不但在国内,这套书在韩国、在日本也受到很多读者的欢迎。

今年,我去合肥,第一次见到了高海老师。隔行如隔山,高海老师原来是一个著名的画家,《四季歌》中的图画都是他用心配的。他介绍了这套书很多背后的故事。包括这首《春水》,是他在刚刚出土的唐代酒器上发现的。他想作为全书的第一首,但有些人认为还未考证周详,不适合选入——真是迂腐之见,这么好的诗歌,即便不是唐人写的,又有什么关系?所幸诗还是选入了,只是没有做第一首。

在一起的还有出版局老领导。交流了半天,才知道老领导叫严云绶,这不是自己的老校长、而且是我所就读的中文系教授吗?于是站起来恭恭敬敬鞠了个躬,敬祝老师健康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