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2017-02-21 23:45:12|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陈迅工/文图 20170221

鸡年伊始,219周日,在靓老虎带领下,我们一行约20人前往老市区北郊、浈江区境内的鸡公山登高攀爬,野外拉练,田园穿越,遂记录之。

早上8时许,队伍于良村凤凰城1路公交总站集中出发,徒步向北,从一公路口往左,经一片森林防火带,来到鸡公山下。依山势分三段攀登,穿过灌木丛后,其中8人最后进入登顶的攻坚战。一个个手足并用,寻找立足点和援手,有的借用绳索,于花岗岩石缝中,沿前人脚迹,辗转攀爬,终于登上顶端。环顾四周,俯瞰远方,领队的故事又开讲了:南边老市区,北边大丹霞,这边国道,那边高速,等等等等。老虎君还在一悬崖下正襟危坐,微闭两眼,双手合十。也许,他正在怀想这鸡公山过去发生过的故事。鸡公山河南信阳也有,那是我国著名避暑风景区。眼前这小小的韶关北郊鸡公山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却也隐藏着一个个故事和新闻。

1968115日,位于市区北郊走马岗的鸡公山林区突发山火,严重威胁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危急关头,当时驻防附近的6811部队四连官兵,奔赴火场奋勇救灾。不幸的是,由于风向突变,四连4名官兵在灭火中壮烈牺牲,他们中年龄最大的27岁,最小的年仅21岁。4名救火英雄与另两位因公牺牲的烈士,从此长眠于走马岗。烈士墓湮没走马岗,崔永强老人坚持每年拜祭,受到人们称赞,广东新闻网对此作了报道。还有,201210月的一天,56岁的登山者潘某攀登鸡公山迷路,不慎滑落悬崖,头颅和左腿受伤,在当地军警和村民星夜营救下安然脱险。

从鸡公山下来,午餐干粮后,我们继续向野外拉练,田园穿越。山下的路径已经很难辨认,领队反复3次探路才得以延续。越过杂草丛生、荒芜的山丘,穿过稻田、菜地、高架、铁路,队伍来到社光村。这里有一片古樟树、竹林、水塘,引人注目驻足。接着队伍在一岔路口分流,部分人抄近道回返,只剩6人继续往乌教塘方向开拔,还先后在某摩友兼驴友驿站,在某水库边逗留。途中一会泥土路,一会硬公路,越来越吃力,好不容易走到武江监狱门口,搭上公交车回返市中心。某队友手机记录显示:全程徒步21公里。应当感谢领队的纯义务组织,敝人拱手道一声:辛苦了!

攀登鸡公山,5年来敝人今天是第3次。这鸡公山虽然不高,却相当险峻。无论是它的山体景观,还是它的攀登难度,都颇为出色,颇为经典,值得经常走一走,爬一爬。然而,接下来的野外拉练和田园穿越这一程,景观既不出色,绿荫也很有限,头顶艳阳,脚踩硬地,没有经过一番意志磨砺情趣积累的功夫,没有一股傻气,是很难适应很难坚持的。怪不得队伍在岔路口分流后,才剩下6个愿意继续“傻”下去。记得老虎君有句名言:这户外拉练,时间久了会上瘾的!怎么样才能上“瘾” ?这“瘾”值不值得上?大有文章,有待下回分解。 

春回大地谁先知?是抽芽的杨柳,还是吐芬的桃花;是返青的麦苗,还是那萋萋的芳草?我一直认为,倘若从植物中选报春的使者,小草是最好不过的了。时节更替,四季轮回。在经历了寒冬的磨砺之后,世间万物从一片苍茫萧瑟中复苏,展示着春天的生机与活力。远远眺望,田间地头、沟渠斜坡,好似铺了一层柔软的绿色绒毯,这是早春草的颜色。走近细看,地上稀稀拉拉的,反而看不清什么颜色了。“遥看近却无”的草色,是早春时节特有的,它柔嫩,饱含水分,象征着大地春回、万象更新的欣欣生意。

春草萌发,草色青青,绿意盎然,春光无限。小草不能使人惊艳,因为没有靓丽的外衣;小草也不能令人沉醉,因为没有馥郁的芳香。但是,只把春来报的小草,却让人想起一种人生态度:坚忍。秋天,它们枯萎,被落叶所掩埋;冬天,它们的根须为霜雪覆盖;春天,它们在快被人们忘却时,顽强地探出头、直起腰,匍匐在地,染绿大江南北,装扮锦绣河山。春天,从草尖上开始。草绿了,春意也就浓了。萋萋芳草,呈现出一种宁静和朴实的气质。

电脑前整理照片,回首今天鸡公山之行,回忆登顶后的那十来分钟的时光,那历经艰险后的豪迈和喜悦,不由得联想起南北朝陶弘景的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该诗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你问我我山中有什么吗?那我就告诉你,这山中许多白云,为我拥有。只有在山中,我才拥有它,只有看到它,我才会有好心情。然而,这白云只可供此时的我,自己欣赏愉悦,不可能摘来赠送给您啊!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勇攀鸡公顶 脚板吻田园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