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阅读经典与古人对话(读书札记)  

2017-03-15 22:57:05|  分类: 读 书 心 得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经典与古人对话(读书札记)

陈迅工 20170315

 

面临如何阅读经典,尤其是国学经典的话题,光明日报记者就许结教授题为“经典阅读与人文情境”讲座,所整理的一篇文字,与古人对话,与学子交流,相当精彩,读来颇受启迪。许教授从道德情境、学术情境、艺术情境、自然情境四个方面,深入浅出,旁征博引,生动阐述了经典阅读与人文情境的内涵。下面是敝人的心得札记,谨作为学习提要或原文摘辑,与诸位分享。

 

何谓经典?概括而言,只有经过历史检验和洗练的、承载文化传统之积极精神、且具有典范意义的书籍,方可奉为经典。而读经典呢,是一种与古人对话,继往开来,汲取精华,人生修为的过程。所以,我们读经典,要有情怀,参与其中,要有人文情境。所谓人文情境就是,阅读中国古典时,认知传统文化中,所必备的“情境”,简而言之即:人同其心又同其情的境界。具体地说,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道德情境

“道德”一词,重在“德”,“道”是通往“德”的途径。道德崇高而广大,德教最初也最基本归于一字:孝。“百善孝为先”,孝如何表现,首在“养”。中国文化极重“养”。我们常讲“养胃”“养气”“养生”,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于是,我们谈胸襟谓之“涵养”,讲文明称有“修养”,实际上都由“孝养”演绎而来。

然而,孝,也不仅限于“养”,又有生存之“养”孝道之“养”,之分。前者同“犬马”,后者乃“人伦”,所以关键在一“敬”字。“孝敬”,才是孝文化的核心。人对孝有了敬畏之心,才能内化为道德情怀。中国文化典籍中道德传统中的“高山仰止”,追寻的是一种神秘的生命之源。“造化钟灵人杰在,名山圣哲两依存。”泰山之尊在孔子,孔子之尊在六经,构成一个以德教为中心的礼义共同体。无论君王还是臣民,都应该“有德者居之”,而德的实行,又需“因民所利而利之”的治国理念与社稷情怀。

学术情境

用求真的心态去认知经典,即是学术的情境。在古人的笔下,这种求知求真的心态,往往以一种情境展开。“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诗中第三句“清如许”一问,末句“活水来”一答,不着痕迹的将人生治学、积学、求知、求真,以至触类旁通,豁然开朗,这就是一种学术的情境。还有孔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传递的都是古代经典中的主智和求真精神。

如何理解与营造阅读经典的学术情境,从学术的对待关系来考察,分别是“博与精”“渐与顿”“得与失”。所谓“博与精”是说,既要博览群书,拓展视野,“开卷有益”“世事洞明皆学问”,又要“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垂。”“春风又绿江南岸”修改十遍方为绿。所谓“渐与顿”是说,既要渐习积累知识,不断增进学养,又要禅宗六祖慧能的“顿悟”以及宋代“程门立雪”一觉醒来通身雪。所谓“得与失”说的是,获得容易舍得难,强调的是舍利而求义,强调的是安贫乐道。

艺术情境

人是生物的人,更应该是有趣味的人。我们说“品味人生”,正包含了这种趣味。宗白华先生在《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讲到“艺术境界主于美”。如何在阅读经典时得到审美的趣味,首先在于我们要有一种审美的心态。借用古代的“佳人之咏”:“秋水蒹葭”“人面桃花”“红叶题诗”这三段故事谈诗,达致艺术之情境化,形象而精彩。“秋水蒹葭”表现出一种对和美世界的孜孜追求,“人面桃花”,表现出一种对和美世界的回忆与反思,“红叶题诗”,表现出一种对自由的向往和精神。

艺术境界与学术境界的不同,在于创“形象”以为“象征”。如《诗经·采薇》所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如宋代词人柳永的《雨霖铃》写得离情愁绪,凄婉精美,然全词的艺术高潮则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古代文学创作中,最无趣的是科举考试的文章,就是这样无趣的事也留下很多有趣的佳话。如“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人间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自然情境

古人顺应自然的思想,包括人生顺其自然的观念,珍惜自然的情怀,内在核心是“天人合一”的自然情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利而不相害。这一观念源自古老的《易经》文化,前贤为了统合人类与自然,社会与家庭,将《易经》中“乾坤震坎艮巽离兑”之卦象,与自然界“天地雷水山风火泽”之物象,以及家庭里“父母子女”的人伦之象结合,组合成一完整的兼容自然与人伦的亲和体系。这种自然情境的珍惜与亲和,是一种可贵的情怀。

孔子的“周公梦”是经典中的礼治梦,与这个梦相对应的是庄子的“蝴蝶梦”,即与天地同情的自然梦。在庄子看来,人与蝴蝶都来自自然,终归还要返回自然。与儒家经典相比,道家经典中更多的是对自然的关怀,因为珍惜自然,就是珍惜自己,就像我们今天保护地球,等于保护自己一样。“濠梁之辩”在《庄子》的《秋水篇》中,也有一段有关自然的精彩问对。惠施属名辩学派,采用的是非此即彼的逻辑判断;而庄子是自然学派,倡导的是趣味判断,是典型的“物化”观。人与天地并为“三才”, 三才共生共济,才能有如此“鱼乐”之境,自然情境也。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