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2017-07-24 21:32:11|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陈迅工 20170722

720周四,我随松哥、腾腾一行十来人的队伍,乘车前往仁化丹霞景区周边,青湖塘一带边走边游,饱尝田园莲荷美色,饱赏丹霞山水风光,杂录记之。

我们早上8时许自老市区小岛出发,向北偏东,入仁化境,于丹霞景区周边几经辗转,来到“青湖塘”之所在。位于丹霞镇黄屋村的青湖塘,冠名为“自然教育基地”。在我看来,相当于一个现代生态庄园。据说,基地内除了50亩荷花、格桑、向日葵观光园外,还融合农田、山林,开展户外拓展训练,农耕艺术体验等活动,集旅游文化教育为一体,成为人们回归大自然的一个好去处。

在青湖塘午餐农家饭后,我们又到水上丹霞入口游览。一路奉陪君钗们狂拍,迎客松付出了不少辛勤,我由衷佩服他的热心和耐心。本想走远点,但没人做伴,天又闷热,只得就近观摩,尽量多走几步,挖掘一些独具特色的画面。

看眼前一片片碧绿的荷叶,如同一只只耀眼的翡翠盘,托起冰肌玉骨的荷花。荷叶上的水滴,像一颗颗珍珠,晶莹剔透,来回滚动,闪闪发亮。荷花的花瓣红里透白,有的已经全开了,亭亭玉立;有的还是一个花骨朵,含苞欲放。随风飘来一阵清香,沁人心脾。

“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层层绿浪,随风起伏,绿叶丛中,一枝枝荷花亭亭玉立,像娇羞的少女,满脸绯红,微微含笑,有时又好奇的探出头来,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站在湖岸,向湖中远远望去,那千姿百态的莲荷,几多“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众所周知,这篇散文就是著名的《爱莲说》。该文朴实无华,以平淡为美,文以载道为旨归,可谓中国古代文学思想的最高境界。

《爱莲说》全文含标点符号只有149字,却表达了一个深刻的哲理。作者开宗明义,以花喻人,其意思是说:世界之大,可爱的花很多,晋朝陶渊明却只爱菊。自李唐以来人们都爱牡丹,濂溪我却独爱莲花。爱它那出淤泥而不染,清洗后又不妖艳的品性。菊花代表隐者,牡丹代表富贵,莲花代表君子。爱菊花的人除了陶渊明好像没有几个,又有谁和我一样爱莲呢!大多数人都爱牡丹去了,盖因牡丹花之富贵,故而世人无不爱之。我等凡夫俗子,能有几人经得起富贵的诱惑?

某君网文讲到:莲,花之君子,亦盛德之君,“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对于“出淤泥而不染”,世人已经很难做到,“濯清涟而不妖”就更难了。今天,我们看商界、官场、娱乐圈里,许多人都逃不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规律,能有几个真正出淤泥而不染?不“妖” ?有几个真正以天下苍生为念,能够保持本心善良?作为盛德之君,当如花之君子莲荷,加强修养和自律,既春风化雨,香远益清,又使人敬畏,不可侵染。

对某君此番议论,我深以为然。《爱莲说》的魅力就在这里,它如同一面镜子,时时处处提醒着我们。青湖塘揽胜,爱莲说重温。欲向荷花语,无声胜有声。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青湖塘揽胜 爱莲说重温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