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2017-09-12 20:44:05|  分类: 本 地 驴 行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陈迅工/文图 20170910

9月8日周六,我随刺客、古木一行约30人的队伍,前往乳源必背瑶乡一带,专门走梯田,逃离酷暑牢笼,沐浴野外气息。杂感记之。

早上8点40我们曲江桥头出发,向西北约1小时车程,从桂坑尾山脚的一个岔口处开始徒步,沿山腰硬面公路盘旋而上,边上坡,边欣赏瑶乡梯田秀色。两小时后在瑶乡某村寨汇合,食过农家饭菜,避过一阵大雨,开始下一行程。下一行程包括车送方洞景点线,队伍分好几拨,我和北国刘等3人直接走的是梯田谷底小径。走小径和田埂要比山腰横切的硬面路艰难许多,一张照片记录了我脚背被碎石和杂草划伤的痕迹。听领队说在我3人之后,还有几位走的是谷底小径,这几位比我3人晚到1个多小时,弄得其他人苦等许久。不过我以为,能够跟惯于“野战”驴行的我3人一样,胆敢走完那段谷底小径,也不错嘛!

尽管这次驴行强度不大,也就10公里的样子,还是要感谢领队,给了我等几人一次驴行野外走梯田的机会。人一多口味就杂,现在像我和北国这样,习惯“傻走”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为了照顾和迁就大多数,领队必然要“保守”一些,宁可牺牲我等“傻走”者。就拿这次行程来说,为避开方洞那边路障,桂坑这边本可以徒步绕过去的,走完全程顶多也就20公里。但领队怕,没办法,得服从“大局”。

瑶寨乡村的八月,暖湿的南风一吹,层层梯田里的稻子迅速转换颜色,一个劲地黄呀黄,直到农民挥着镰刀把它们接到打谷场。打粮食的日子是热闹的。农民们将满山遍野的金黄收回粮仓,收获乡村的秋天,体验丰收的味道,一张张笑脸灿烂如花。看,我这里就有几张打谷场实地的照片,中有两大人一小孩。观其姿态,可以感受到他们秋收的忙碌和喜悦。看那依山而造的梯田,从山脚盘绕到山顶,一片连着一片,形状各异。尤其那云絮缭绕处,分不清是雾还是岚,天上还是人间。梯田,难怪被人们称誉为 “大地雕刻的艺术”“生命情调的源泉”。

梯田,人们司空见惯。这里的梯田,其规模远远不及元阳哈尼、桂林龙脊、江西上堡等,就在韶关本土也不排第一。然而,当城市人一走近它,无不被其魅力所迷。周清印先生曾有《水调歌头?龙脊梯田礼赞》:“夐古地球土,薄厚岂均匀?天教恶水穷山,凹凸总难耘。谁盗金梭金缕,乞巧云河织女,壮锦一宵纫。只合挂天上,冉冉落凡尘。 清渠唱,新苗舞,碧无垠。千层万块,时见弓背伺秧人。左绣七星伴月,右绣九龙五虎,曲线美无伦。上下五千载,不朽是斯民。”说的是龙脊大梯田。

草根迅工我今天有《七言古风?瑶乡梯田恋歌》:“逶迤曲蜿绕云间,错落盘旋上远山。养育黎民多少代,润滋华夏五千年。”说的是瑶乡小梯田。

某登山家言:“我只是为心中的跃动而攀登,总是喜欢投入大山的怀抱,追求的是独自攀登、独自享受的过程,希望能突破极限,发现自我。”某网友文中谈到:“所谓风景,无非就是自然风景和人文风景的总和在你眼中的景象。在浩浩荡荡的旅游大军中,对自然风光的沉迷,对人文景观的欣赏,被人们的眼球摄入大脑的记忆底片中,从而获得视觉审美的餍足。但这只是浅表层次的审美活动,只有当你透过风景去体味历史和人生况味时,才能够得到一种哲思的顿悟与生命的升华。”周国平先生说的更好: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丰富,是因为拥有了内在精神世界的宝藏。即使在老年时,托尔斯泰也比所有同龄人、甚至比许多年轻人更充满生命力。因为,惟有强大的生命才能逐步朝精神化的方向发展。

早就听说过,运动过程中有一个“假疲劳”期,也就是说,运动到某一程度某一时候,就会出现感觉疲劳的现象,但那仅仅是一个假象。如果坚持下去,度过这个疲劳期以后,疲劳现象就会自然消失,会感觉更轻松,更自如。有的人自律意识浓,自控能力强,耐得住寂寞,吃得起苦,假疲劳期很快过去。有的人总是为自己找借口,自我原谅,被假象迷惑,知难而退,结果半途而废。假疲劳期就象是一个坎,越过了这个坎,就会柳暗花明,豁然开朗。今天走梯田,我同样经历了“假疲劳”期,上山下山各1次。因为事先有思想准备,挺住了,战胜假疲劳、真懒惰,衣衫换了2次,对生命力的感悟也加深了。

回头整理照片,又吟得五古三首:

“层叠阡陌上,曲线划碧空。喜走梯田埂,置身云雾中。”

“远望叠交错,近观海浪波。农人打谷场,笑语伴欢歌。”

“喜走梯田埂,情衷雾絮绕。小心真懒惰,警惕假疲劳。”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原] 喜走梯田埂 情衷雾絮绕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