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杂家文苑

陈迅工

 
 
 

日志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2018-06-10 07:30:15|  分类: 外 地 旅 游 [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北疆行之四边境大峡谷白哈巴禾木村

陈迅工/文图 [20180601~10]

“北疆山水美,山水美人文。追梦西域路,品读洗灵魂。”5月中下旬,敝人参加了顺辉户外组织的西域之北疆行,行旅精彩,收获颇丰。这是篇四。

中哈边界大峡谷,壮观瑰丽,宽阔深邃,中哈两国的界河——阿克(白)哈巴河就在这峡谷里悠悠流淌,河两岸和湖心岛上长满茂密的森林,其中不少是胡杨林。河中漂满枯木,河水乳白,局部结冰。沿着木栈道一直往下走,越靠近河谷地带,风景越发别致迷人。

白哈巴村被称为西北第一村,“西北第一哨”也设在这里。该村地处中国版图最西北角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境内,是保存最完整的图瓦人居住的村落,具有浓郁的图瓦人风情。这个原始自然生态与古老传统文化共融的村落,依山傍水地坐落在一条沟谷中,建在两条小溪之间的狭长台地上。与哈萨克斯坦大山遥遥相望,阿尔泰山上金黄的松树林一直延伸到白哈巴村里,村民木屋和牲畜的栅栏错落散布在松林和桦林之中,一派宁静,祥和的气氛

该村落的所有建筑几乎都由原木筑成,以外观古朴的小木楞屋为标志,具有欧式村寨的特色。房屋是清一色的尖顶木楞屋,墙体和顶棚用整根原木垒砌、拼接而成,顶部再用木板支撑成人字形的尖顶,可防雨防雪。顶棚和屋顶之间形成两头通风的尖阁,有利于是储藏和风干。家家户户好似工艺品陈列馆,炕上铺着花毡,墙上挂着刺绣的帐幔壁毯,地中央为精制的火炉。炊烟袅袅,牛羊满坡,树木苍翠欲滴,小溪淙淙流淌,好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山水画卷。人在村落里行走,好像进入一个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难怪被誉为中国最美八小镇之一。

在美丽的喀纳斯湖旁,也有一个玲珑精致的山村——禾木村,素有“中国第一村”的美称。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空谷幽灵,炊烟袅袅,牧马人在从林间扬尘而过……古朴的山村景致,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禾木村也是图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据说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一个。这里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充满原始的味道。炊烟在秋色中冉冉升起,形成一条梦幻般的烟雾带,犹如仙境。在其附近山坡上可以俯视禾木村和禾木河全景。

禾木村的标志性建筑是禾木桥,古旧而敦实。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一栋栋的小木屋。这些小木屋已成为图瓦人的标志,小木屋基本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大雪封山期的严寒,带有游牧民族的传统特征。房顶一般用木板钉成人字型雨棚,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单层原木堆成,既保暖又防潮。这些小木屋与成群结队的牧群,与雪峰、森林、草地、蓝天白云,一起构成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这里水源充裕,牧草丰美,绿色的大地上散布着一座又一座牧场。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撒在山谷里,大大小小的牛群、羊群像一簇簇野花点缀其中,时而能看到白色的毡房飘着缈缈炊烟,骑着马儿的牧民悠闲走过。

在禾木河对岸,我跟随队伍走了很久,一路风景如画。走到离雪山稍近的拐点,木栈道也到了尽头,开始向下延伸,向着一条缆绳曲线桥延伸,过了桥就是沿禾木河回返起点的路。此时,站在拐点上的我,意犹未尽,还想往雪山靠近。动员身边的同伴,可没人响应,我只得独自一人行动。因为折回的路线已成竹在胸,所以无后顾之忧。在草地上往雪山靠近的行进途中,也是移步换景的过程,虽然没有出奇的景致,但有跟别人不一样的构图。

大约走了20分钟,1公里的样子,我开始回撤,按既定路线回返。途中遇到一个名叫雨点的团友,看得出这是一个深度迷醉的发烧友。她摄影发烧,我徒步发烧,所以时而一起,时而散开,直到跟大队伍汇合。敝人向来方向感,辨认感极差,途中两次问路,一次是小学生,一次是骑摩托的小伙,他们都很热心的给我指引路径,认真的态度令人难忘。

白哈巴村位于哈巴河县,禾木村位于布尔津县,二者同属阿勒泰地区。喀纳斯河也属于布尔津县,是布尔津河的主要支流,而喀纳斯湖位于该河的上游。他们的隶属关系,相互之间的关系,我一直纠缠不清,整理图片时辨认了许久才大概明白。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北疆山水美 风景富人文(四) - 陈迅工 - 杂家文苑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